首页 网络 宫斗小说 姜了

新文

姜了 荒芜人烟 1938 2020-01-09 23:37

  江山不及你美

  简介:我站在高坐前,勾起浅笑:恭喜武安君守得云开见月明,占了我北凌半壁江山。

  鲜血染红了他的盔甲,他颤栗地红了眼尾:我从未想过称帝,我不怕天下骂我乱臣贼子,不怕死了下地狱,我只怕你,只怕…你不要我……

  001:死在我手上

  满朝文武在烟波台高声齐喝,呼唤皇上万岁,公主千岁,我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总算没有辜负皇祖父和皇祖母的厚望,江山守住了。

  举起酒盏刚要和文武百官同饮,只听砰一声,一个满脸是血,身穿红衣玄甲手持利剑的男人仗剑跨进烟波台。

  欢呼声戛然而止,满朝文武呼作一团,纷纷向我和皇上靠拢,把我和皇上围在其中。

  男人浑身散发着浓重的血腥,铿锵有力步伐,带着杀伐果断之气,一步一步的走来,身后蜿蜒血迹蔓延。

  皇上有些抖的拉住了我手臂,我拍了拍他,拨开文武大臣,笑着迎他入座,端来酒水,说此次能保住我北凌全都是他的功劳。

  酒盏刚举到他的面,他挥起长剑,劈落我手中的酒盏,赤红的眸子盯着我,粗粝低沉的嗓音像是许久没有喝过水般,“吴山峪关一月零二十天失守,翼青两州十天前失守,皇城最后一道防线中州城,两日前失守。”

  我脸色惨白,堪堪后退跌倒在地,怎么也不相信两个时辰前,军报来禀,羌无,吐蕃已退兵,十六诸候皆回封地,九王也各回其职镇守九州。

  “为什么?为什么不信我?我写给你的折子呢?你为什么不看?”男人嘴角微动,嗓音里如同野兽般隐忍嘶鸣:“没有援兵,没有粮草,我方将士,不光拿命去抵御外敌,还要拿命对内。燕王,齐王,晋王已兵临皇城下,你还在这里高呼万岁?千秋万代?”

  我昂着头,在他满是血雾的双眼里看见我如跳梁小丑般可笑,张了张嘴,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了出来,“武安君,国……国破了吗……”

  男人见到我的眼泪往下,赤红如野兽般的双眼出现了仓皇慌乱。

  刹那间他单膝仗剑跪在我的面前,他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擦在我的眼角。

  我望着他眼泪流的汹涌,模糊之间看见了他的左眉峰里藏着一道细小的疤痕。

  我刚要伸手去摸,他扣住我的后颈,把我拉向他:“阿姊,国破了,与其让你死在他们的手里,不如死在我的手上……”

  他说着举起手中的长剑,对着我的心口就来……

  我猛然惊醒翻起,手中的佛珠掉在了地上,心突突的跳着,那人为什么会叫我阿姊?

  这是我第二次做这场梦,第一次是十天前,在皇宫的佛堂,梦里的他没有叫我阿姊,只有满脸的血腥和悲愤绝望通红的眼。

  “公主您醒了?”一声慈悲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开:“可是在佛前梦见什么了?”

  我咽了一下口水,环顾了一下四周,捡起掉在地上的佛珠。

  大报恩寺的住持站在佛烟袅袅之中,捧着一盏香炉。

  我缓了缓心神,跪于佛前,双手合十,佛珠压在双掌之间,看着面前慈悲的大报恩寺的住持道:“很可怕的噩梦,不敢回想。”

  “梦境皆为心中所想所怕,心中无畏,方可大无畏!”大报恩寺的住持把手中的香炉,摆在了我的面前:“这是您让贫僧看护的五线香。”

  燃烧的五线香烟熏的我眼睛泛红。

  视线慢慢的模糊起来,正当我想着是不是要去找寻一下梦里的那个男子时。

  “公主!”

  我的贴身女官浮光破门而入闯入佛殿,慌张的对我执手行礼:“公主,御前骠骑都尉卫长峰求见。”

  卫长峰一身金衣金甲,满身风雪紧跟其后,跪在我面前,抱拳道:“公主,皇上病重,请速速回宫!”

  我骤然站了起来,裙摆不小心带翻面前的香炉,五线香落地即灭,三长两短,大凶之兆!

  我张口问卫长峰道:“本宫离开皇城,皇祖父还好好的,为何突然间病重?”

  我叫萧幸,小字安安。已故皇太子之女,当今皇上的嫡长孙女。

  父亲早亡,皇祖父便跳过众王叔早早册封了我二弟萧子望为皇长孙。

  皇祖母把我们姐弟四人从东宫接到中宫亲自照料,皇祖父为了萧子望,把曾经教导父亲为君之道翼青州大儒重新请出了山。

  也因此导致了众位皇叔表面认同萧子望,暗地里有夺位之兆。

  尤其是镇守北方的四叔燕王,南方得五叔齐王,西方的七叔晋王,和东方的十六叔厉王。

  他们这几年一直在招兵买马,又因是戍边王爷,根本无法遏制。

  卫长峰道:“臣今日在京城之中,查找倭寇暗桩时,宫中御前太监许承恩,找到臣,让臣速请公主回宫!”

  “速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