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宫斗小说 妻心如故

第189章 严青菊X纪显 九

妻心如故 雾矢翊 5621 2020-01-10 01:25

  自从潘姨娘的事情被揭发后,镇国公府安静了很久,直到过了一个年,严青菊嫁进镇国公府几个月,肚子没有消息传来时,镇国公府又开始蠢蠢欲动。

  严青菊不以为意,她嫁入镇国公府的第二个月,纪显在一次和她聊天后,突然将一些人脉交给她。虽让她莫明其妙,不过纪显此举反而给她行了个方便,不说外面的事情,就是这个镇国公府,有了这些人手,她也能治得服服帖帖。所以,见那些人似乎太闲了,严青菊想了想,便捅了件事情让她们急去。

  丹寇看着严青菊轻描淡写地将事情吩咐下去,不由得望了望屋子上方的承尘,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的投诚实在是平生最明智的举动。

  不必说,纪老太君和纪老夫人、镇国公夫人等又有得忙活了,这原因还是纪老太君娘家的侄孙引起的,纪老太君一急,纪老夫人只能服其劳,而作为纪老夫人的侄女的镇国公夫人同样被使唤得团团转。再说二少奶奶,这位妯娌现在对严青菊这大嫂可是避之不及,自然不会过来自讨没趣。

  “我娘家素来安份,怎么可能会扯上年前刺杀秦王的事情上去?这是污蔑!而且这件事情不是已经结案了么?现在又挑出来做什么?”纪老太君急得说话都不利索了,“快去叫显儿媳妇来,让显儿走动走动,免得秦王知道后要生事……”

  严青菊被叫来后,见到纪老太君屋子里一团乱麻,十分恭敬地行礼请安,等听到纪老太君的话,她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曾祖母,这事情孙媳妇一个内宅妇人,不好和夫君开口啊,夫君素来不喜欢内宅妇人插手外头的事情,且这事涉及到了年前秦王遇袭一事,事关重大,若是一个不小心,镇国公府也牵涉其中……”

  严青菊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在场的女人哪个不懂其中意思?就算不懂的,也可以自己脑补。

  只有跟着严青菊来的丹寇努力地维持丫鬟该有的表情,心里已经裂了。什么叫睁眼说瞎话,她现在是见识到了。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给敌人捅了个大娄子,敌人还要过来求她帮忙,再一翻推托,以最无辜的姿态面对世人的指责,没有受到一点影响,真是……

  纪老太君气得打了个哆嗦,颤巍巍地指着她道:“我何时叫你插手了?不过是让你去和显儿说一声。”

  严青菊爽快道:“既然曾祖母这般说,青菊就和世子爷说一声,只是这事情还是世子爷说的算,青菊不能保证。”

  纪老太君只能无力地挥挥手,让她离开。若不是纪显是个天生煞星,对血脉亲人没有丁点情份,她何须要借这女人去和纪显说?可恨的是,明知道纪显可能会乐得看她们倒霉,无奈之下,也只能找他帮忙。

  当然,纪老太君或许忘记了,若非当年他们对待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太过冷血无情,也不会造就一个煞星回来搓磨他们。

  出乎意料的是,纪显听到这事情,却答应帮忙了。

  纪老太君的娘家与镇国公府的联系已经很淡了,虽说是姻亲,但若他们出了什么事情,也殃及不到镇国公府,所以纪显出不出手帮忙都无所谓,但是他却出手了。当然,别以为他会这般好心,这男人一肚子的阴谋诡计和坏水,不取些报酬怎么可能?

  所以,当严青菊见他心情大好地回来,眼睛一转便知道他在纪老太君那里得到了什么好处,微笑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纪显大步走过来,一把将她抱起,粗糙的大手捏着她的下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大笑道:“真是知我者夫人也!”

  严青菊现在已经不太怕他了,当初这男人闯进她的闺房时给她的那种压迫之下产生的害怕淡去了很多,只是有时候面对这种与他近距离的亲昵依然有些不太习惯——既管她已经去习惯它。

  “爷说什么呢,妾身不明白。”她眼睑微垂,笑得分外的柔软可人。

  纪显笑看着她这副无辜的姿态,突然觉得这世界上没有哪个女人比她更让他觉得顺眼了,明明坏到骨子里,外表却能无辜清纯得让人心软,一个矛盾体。

  纪显也不揭穿她的伪装,只道:“要不要爷再给你些人手差谴?”

  不要的人是傻瓜,严青菊马上应了。未嫁人时,她原本只是个安份守已的闺阁姑娘,又因为是庶女,手里的银钱都少得可怜,哪有什么人手为自己办事。出嫁后,家族所给的陪房为她打理陪嫁产业还好,但是想要做些什么事情,明显就不够用了。幸好,她出嫁时,由于有三姐姐的干涉,倒是嫁妆丰厚得教人羡慕,也因为有底气,才能这般快就掌控住镇国公府,进而养得起自己用得顺手的人。

  见她连迟疑都没有就答应了,纪显越发的确认这女人表里不一。

  等纪显兴奋过后,严青菊为他沏了盏茶,笑问道:“爷怎么会答应管这事情?”虽然知道他的选择,她还是想听听他的想法,摸清楚他的行事,才能让自己以后对上他时能立于更有利之地。

  是的,即便是亲密如斯的丈夫,她依然没有办法将他当成唯一的依靠,与他心心相印。

  纪显端起茶盏,高深莫测地看着她,“夫人既已知道,又何必多此一举相询?”

  严青菊仿佛被他的语气吓着,垂下了头,双手绞着手帕。

  纪显依然无法避免地心中一软,便道:“同住一个府里,他们也挺烦人的,给他们找些事情做也好,省得成天盯着砚墨堂要生事。老太君答应了我提出的要求,你便不用理会他们。还有,那个金氏,你寻个时间将她送走罢。”

  严青菊忍不住抬头看他,目露惊讶,若是再送走金氏,他身边只剩一个妻子,难道不怕人说么?

  纪显没有解释,只是看着她,有些意味深长。

  一月底时,听说端王妃有身孕,严青菊高兴得比自己怀上还要兴奋,马上大包小包地去端王府探望。

  可谁知她从端王府回来,却让纪山去打探英国公府的大姑娘石清瑕。

  纪显得知这事,眉头微微动了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自己娶的这个妻子,未免太在意端王妃了,即便出阁时再亲密的姐妹,出阁后各有各的家庭,哪个女人不是扑到丈夫身上的,怎地他的妻子反而一心一意地惦记着娘家的姐妹?

  直到不久以后,纪显终于明白,心肠再狠的人,心中也有一个愿意为了她而宁愿手沾鲜血也要她活得幸福安康的人,而端王妃在他的小妻子心里,便是这样的存在。

  得出这个结果后,纪显心里不是滋味。

  而这时候,严青菊嫁给他已经一年有余,甚至为他生了个儿子。

  纪显抱着出生起就有些瘦弱的儿子,看着昏睡过去的严青菊,心里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儿子会这般瘦弱,有一部分原因是严青菊怀他时忧思过重。而让她忧思过重的原因便是端王妃遇袭早产,听闻端王妃遇袭难产时,她连续几天没有休息好,若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正为了心爱之人魂不守舍。

  心里怎么有些憋屈呢?

  不过想到严青菊生产,他在外面没法赶回来,差点让府里的那些人作夭成功,还是端王妃派了个会武功的丫鬟来镇着才守住砚墨堂。如此一想,他的脸色有些发青,阴森地望着东西方向,得抽个空将他们都料理了,省得留着膈应自己。

  直到怀里的婴儿发出嘤嘤的哭泣声,纪显方回过神来,低首看着儿子像小猴子一般又红又皱的小脸蛋,心道:儿子,你有一个狠心的娘,可能一辈子你爹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又能做到何种地步。

  新生儿的出生,让砚墨堂充满了喜悦的气息。

  严青菊对养儿子十分尽心,她的三姐姐告诉她,孩子喝母乳好,能形成抗体,她便努力地调养身体,多喝能产乳的各种营养汤,无论再苦再累都亲自照顾儿子。

  这般用心照顾,等孩子满月后,终于有了正常婴儿的模样,看着也壮了许多。

  这是纪显的第一个孩子,同时也是嫡长子,纪显对这孩子寄托了很多的希望。可能是镇国公的所作所为伤了他的心,甚至扭曲了他对父子关系的某种认知,即便寄托了无限希望,他教养儿子的方式也略为奇葩。

  这是严青菊的观察所得,甚至有一段时间差点被这男人弄得想要废了他。

  当然,夫妻嘛,总少不了一些摩擦。而严青菊与纪显的夫妻生活,一开始便是自然不过的相敬如宾,如同这世间很多夫妻一般,男主外女主内,合作无间,不像夫妻,反而像是搭伙过日子的。而让他们以夫妻的方式相处,是从他们有了孩子开始。

  有了孩子以后,夫妻间便开始出现了以往忽略的很多摩擦,甚至夫妻间也出现了一种磨合期。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扔的火箭炮,破费了,谢谢~~=3=

  感谢13、jc、球球、梅子、moon扔的地雷,谢谢~~=3=

  13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3-0100:06:45

  jc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3-0100:19:16

  球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3-0104:24:19

  球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3-0104:24:37

  球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3-0104:24:43

  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5-03-0111:39:41

  梅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3-0111:50:15

  moo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3-0119:48:26

  ——————

  咳,可能下章就将严青菊的故事完结了,明天窝尽量多更点吧。

  ...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