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宫斗小说 十娘画骨香

月夜叹,胡不归 读者同人——薇风蜜事(作者:夕涯) 原作、指导:陌上人如玉 同人:夕涯

十娘画骨香 陌上人如玉 11366 2020-01-16 12:28

  

  风暮寒玩了两年公司总裁,觉得商战太没意思了,帮叶芷蔚把江山稳定下来后,他接受军队高层的邀约去部队当教官,今天刚去上任。

新任总裁叶芷蔚站在办公室落地窗前俯瞰着城市,有总终于当家做主的豪迈感。

之前风暮寒舍不得让她抛头露面、面对太多应酬,所以即便不是很喜他还是站在她的前方代她应对这一切。不过现在公司根基稳定了,加上风暮寒培养了不少好手可以协助她去处理这些,他才放心让她自己去玩。

傍晚时分,叶芷蔚心情颇好地打了个电话给她家老公。

电话接通,那边传来清冷的声音:“喂。”

叶芷蔚:“暮寒,下班了吗?晚上我在海盛楼定了大餐,给你庆祝新官上任啊~”

电话里风暮寒轻笑一声:“也给夫人庆祝升职?”

“……”讨厌,瞎说什么大实话!叶芷蔚装作娇怒道,“人家是真心想要犒劳你工作辛苦!”

“呵呵……好,我去接你,十分钟后你上楼顶。”

“好……咦?”叶芷蔚反应过来他是叫她上楼顶而不是下楼,想问清楚时那边已经挂了。

上就上吧,她可不会怀疑自己听错,也不会怀疑他说的话,反正上去就知道了。

叶芷蔚望着高楼耸立的城市被夕阳的余晖染上温暖的颜色,心情也随之柔和起来。

她忆起俩人在古代的时候,风暮寒曾经问她:“若为夫只为一介武夫,你可还愿随我一道?”

她记得她曾发出壮志豪言:“到时便我养你!”

如今,成为女总裁实现包养夫君的愿望就要达成啦!

她觉得去部队当个教官也就是发些基本补贴什么的,反正他也不是去赚钱的。

在如今这个和平年代没有什么战争,昔日的大将军一定是身手寂寞,跑去部队光明正大找人打架……呃不,练手了。

可惜青墨颜凌宵天他们都住得太远,不然肯定还像以前住在古宅的时候一样,每天清晨都要打上一两场才肯罢休。

她想像着风暮寒每天“练完身手”回家,像个退休干部一样悠闲地喝茶、养花、打太极,而她上班赚钱,给他订做帅气的衣服,带他看遍全世界风景……哎呀呀,想想不要太得意呀!哈哈哈哈~

叶芷蔚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上了楼顶,想到最后不由自主地叉腰大笑起来。

“在想什么?这么开心。”

“?”熟悉的声音响起,叶芷蔚四处张望却看不到一个人影,正疑惑着,天空中传来嗡嗡嗡的声响,抬头一看,妈呀,好大一只苍蝇,啊呸,是直升机……

擦!哪来的直升机!还是军用的?!

懵圈中的叶芷蔚,看到还在高空中的直升飞机打开舱门,她家那个一身桀骜的夫君戴着墨镜站在舱门口。

下一秒,他一跃而下。黑色长袍在他身后荡开仿若羽翼,在深蓝天空的映衬下,那个身影,仿佛黑夜的帝君降临……

叶芷蔚捂着胸口,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一方面看着这个危险的高度她担心得五脏六腑揪作一团,另一方面又是被他帅得无言以对。

想到都老夫老妻这么多世了,居然还是动不动就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真为自己的定力感到羞愧。

风暮寒轻盈地落到叶芷蔚面前,摘下墨镜,看着女子一张纠结的小脸,抬手执起她的下颚问道:“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很开心的样子?见到为夫不高兴吗?”

他们之间的交流大多还保留着以前的语言习惯。

叶芷蔚一把扑进他怀里,抬头嗔诉道:“你吓死我了!”

风暮寒凤眸微眯:“对为夫这么没有信心?为夫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叶芷蔚气嘟嘟的。这家伙!仗着自己轻功卓绝,时不时就秀一下神技,这在现代是犯规啊老大!犯规啊!!

看着叶芷蔚鼓起的脸颊,风暮寒忍不住抬手一戳,可想而知又打开了某只小狐狸炸毛的开关。

风暮寒眼底含笑,从叶芷蔚的随身包里拿出发带,将她一头长发随意扎起。

“走,去吃饭。”他环住叶芷蔚的腰,抱着她再次施展轻功跳上那架降低些的直升机。

居然连降落都不用,在半空悬一下就把人接走了!驾驶员表示很遗憾。

有人帮着关上了机舱的门,飞机直接掉头往远处飞去。

机舱里,风暮寒细心地帮叶芷蔚戴上头盔和耳麦。机上发动机太吵了,薇儿的小耳朵要保护好。为了方便交流,他自己也戴了个耳麦。

“风暮寒,哪里来的直升机?”

“单位配的。”

“……”

因为是通过耳麦的交流,全机组的人都能听到。

其他人听到这话,纷纷在心里默默吐槽:教官大人您能别这么风轻云淡么?上头可是做了特别指示,整个机组必须24小时待命,随时听候风教官的差遣……

叶芷蔚惊疑道:“现在部队待遇这么好?”

风暮寒嫌弃道:“一般般。”

叶芷蔚:“…………”你还想怎样?

习惯了风暮寒脾性的叶芷蔚很快就被窗外的风景吸引去,可是看着看着突然发现路线不对。

“咦,这不是去海盛楼的方向啊?”

“换个地方。”

“可是我订好了餐席,不能浪费。”

风暮寒看向前面副驾驶,副驾驶顿时挺直脊背,严肃回道:“报告长官!出发前我方已向海盛楼发出指令,将目标物转移至目标地点,预计半小时后到达!”

“嗯。”

叶芷蔚:……………………让我空中凌乱一下……

看样子她家夫君大人不管去到哪里,都是威慑一方啊……

不多时,直升机在一片海滩降落,盘旋的机翼卷起一大片沙土飞扬。

风暮寒皱了皱眉:“尽快在这一片建一个停机坪,具体我回头跟你们说。”

副驾驶:“是!”

叶芷蔚一脸懵:建停机坪做什么……

等机翼完全停下,外面不再飞沙走尘,风暮寒才让人开了舱门,牵着叶芷蔚走下去。

这是要在海边晚餐的节奏?叶芷蔚这般猜想着,却见风暮寒拉着她往海边的山坡上走去。

穿行在静谧的林阴小路上,叶芷蔚想起似乎许久未曾与风暮寒这样悠闲的散步了。

自从被茹小囡从消失的古代世界召到这里,解决了怨灵事件后,四灵星君和各自的爱人便融入了现代,按照各自想要的生活过得多姿多彩。

青墨颜和茹小囡以古宅为基地,开着一家影响力超越以前天荡兮月的阴阳师事务所,处理着各种不为人知的灵异事件。

司空琰绯和晗月仍以双阳市为地盘,逐渐扩大帮派规模,掌控了多家夜场、赌场的地下势力。后来竟然还开起了拍卖行,黑白两道通杀。

凌宵天这个当年嫌弃戏子身份的人,如今却已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了。苏白桐只想安安静静地经营一家甜品店,结果去年被曝出她是凌宵天的妻子后,大明星俨然成了甜品店的活招牌,店里生意红火,忙都忙不过来。

特别是苏店长每天亲手制作的甜品限量,预约订单排都排到半年后了。害得馋虫叶芷蔚每次想吃都得走后门,请桐桐另外给她开小灶。嘿嘿,谁让她们是亲家呢。

最好笑的是,总有一些眼红的同行和凌宵天的脑残粉到店里想来寻衅滋事,不过每次不是碰上店家歇业,就是店里突然加强安保,总之没有一次能够得逞。

叶芷蔚不止一次艳羡地想着:有未来眼真的了不起啊了不起~

而当什么都不会的叶芷蔚,重生回到这个熟悉的世界……

她既不是四灵星君,也没有什么特殊能力,一时不知道要做什么。

别人重生都是为了邂逅老公,她倒好,重生自带劲帅霸气的老公,人生还能有什么追求?

不过,这样的重生条件……好像也不差!

后来,因着风暮寒想要了解叶芷蔚穿越以前的生活,所以他们来到她曾经工作过的海滨城市,过起了朝九晚五的金领生涯。

当然,风暮寒不可能让叶芷蔚去给别人打工,于是,他自己开了家公司……

虽然名义上风暮寒是公司总裁、叶芷蔚唯一的顶头上司,实际上他只是在给她保驾护航。

叶芷蔚回到商场简直如鱼得水,玩得不亦乐乎,他也就乐得奉陪。

这两年他们辗转在大大小小的谈判桌、决策会、堪比昔年奏折山的文件堆里,甚少有这样闲暇的时刻。

这个时候安静的林间漫步,倒让叶芷蔚的心里生出些久违的浪漫。

头顶的树叶稀稀朗朗地遮挡着天空,耳边是海浪拍岸的涛涛之声,左手被握在宽大又温厚的掌心里,身边是这个无论何时何地都让她感到安心和可靠的人……

只要被这双手牵着,不管前方通向哪里,她都无所畏惧。

叶芷蔚不禁凑过去,另一只手也环上来抱着风暮寒的胳膊,依偎着他向前走着。

风暮寒低头看了一眼,唇角微扬,脸上尽是柔和之色。

不一会儿,前方的林子中探出一座建筑的房檐。那房檐,像极了古代建筑那种飞檐翘角。

风暮寒带着叶芷蔚绕出山林,一套新中式豪宅座落在眼前。

那是一套将古式建筑韵律和现代材质构造巧妙结合的三层别墅,除了之前看到的古建特色飞檐和瓦当屋顶,还有几处中式花窗、走廊上的木雕栏杆,栏后却是整片的落地玻璃推拉门,墙上装饰着时尚精致的壁灯……

风暮寒带她走了一圈,她看到竟然还有前庭和后院,移步换景特有古典园林的韵味。

站在一楼古典大气的挑高客厅里,叶芷蔚憋了好久,终于问了出声:“爷,这里是……”

风暮寒:“新家。”

叶芷蔚:!!!

您怎么总是一声不吭地让人猝不及防!

风暮寒解释道:“你前世的公寓生活咱们体验得差不多了,市区中心还是人太多,不方便。”

不方便?什么不方便?市中心的房产宣传都是以生活便利为噱头的,您这么说对得起周边那些商业综合体吗?

而且他们住的那个公寓小区,已经是公寓中的豪寓了好吗。

风暮寒目光幽幽地打量了一下叶芷蔚,叶芷蔚瞬间懂了,条件反射地双手护在胸前。

风暮寒笑了下,好似满意她的悟性。

“还有……你跟我来。”他又拉着叶芷蔚往楼上走去。

来到三楼穿过主卧,站在与主卧相连的宽大阳台,眼前所见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海面。视野广阔无边,山风扑面而来,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与放松。

风暮寒观察叶芷蔚的表情,看她一副喜欢的样子,心下安慰。

他握着叶芷蔚的手,认真地说道:“你之前不是说,想要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叶芷蔚:“呃……”我是在念诗啊我的爷……

不过,当了半辈子现代人和两世古代人,今天发现,像这样古色古香的房子,反倒让她生出“家”的归属感呢。

想必,他也是一样吧。

而且,依山傍海,她也确实挺喜欢。

叶芷蔚目光晶莹地望着他:“所以你很久前就在建造了?我们的新家……”

风暮寒:“嗯。虽然之前就在准备了,不过,今日才算正式到手。”

叶芷蔚不解。

而且建造豪宅这样的大动作,她作为公司的财政大臣,居然一点察觉也没有!

要不然,就是风暮寒还有其它的经济来源?

啊啊啊他居然还有这么多的私房钱!!

看着叶芷蔚变来变去的小表情,风暮寒就知道他家女人又在发散性思维了,手一抬按在对方的小脑瓜上,仿佛按下什么暂停键似的:“放心,没花一分钱我的财政大臣。这个是……”

风暮寒顿了下思考要怎么说明:“这是为夫今日工作的报酬。”

“爷您可不可以说清楚一点……什么样的工作,报酬会是一栋别墅啊?!”

“准确来说不是这个别墅,而是这片山头……”风暮寒扬手朝外一挥,“以后,就是我们的。”

说完随手拍在栏杆上,似乎带着点小懊恼:唉,这个江山有点小。

叶芷蔚已经蹲靠在栏边上无言以对。

“他们很久前就在联系我,这里,就是我加入他们的条件之一。当然,为夫答应他们的事情今日也解决了。”

“你今天到底干什么去了……”叶芷蔚扒着栏杆无力地问。

“去部队,练新兵。”

“什么部队啊……”

“特攻部队。”

“!!!”

叶芷蔚深深吸了口气。扛住!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今天……就做训练?怎么练的呀?”

风暮寒扬了扬眉,冷笑道:“还有什么训练方式,比实战更有效?”

叶芷蔚把头低下,默默面壁思过。

她家夫君怎么可能乖乖地做一个普通的教官!!

敢情他上任第一天就带着一支特攻新兵去出任务,完了还让人家拿出一座山加豪华别墅做为报酬!

可想而知这个任务得有多难搞!

而他一天就给搞定了……搞定了……定了……

难怪待遇那么好给他配备了直升机当代步,还有一支特别听话的机组成员……

可以想像风暮寒今天的表现是得多么地大放光彩!

这简直是…………放虎归山!!

风暮寒好笑地把叶芷蔚拉起来,揶揄道:“叶总裁变成山寨夫人,有点不高兴啊。”

叶芷蔚心里绕来绕去,皱着眉头说出她的不安:“如果是在这样的位置,岂不表示你又要与危险为伍?”

他们好不容易来到和平的年代……

风暮寒既欣慰又无奈:“为夫什么仗没打过,这些小打小闹,为夫还不看在眼里。”

她知道啊……可知道并不代表不担心啊……

“好吧,说实话……”风暮寒耐心地开解她,“这个时代的武器和战斗方式跟我过去的习惯有很大的不同,为夫还需多加了解,直接进入军方是最快的途径。只有真正掌握到手,为夫才安心。”

在新的世界,也要掌握足够的强大,确保能够护得了你,才能够安心。

“而且,这个时代的人太过依赖科技,体能差太多了,近身格斗的话,还没有人是为夫的对手,就算是子弹也不一定近得了身。”

被他这么一说,叶芷蔚宽慰了些。

她晓他的自负,而他偏有自负的资本。

她也知他,作为曾经保家卫国的大将军、守卫天下苍生的皇帝,“守护”已经是一种刻在他灵魂里的本能。

更何况他是白虎星君之命,原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却也是因为“保护”而出现了。

而今,他以自己熟悉的方式来守护这个世界,感受着存在于此的意义,确实能让他,更安心一些吧。

叶芷蔚抱着风暮寒,靠在他胸前喃喃道:“我知道,我的大将军,遵从你的使命感吧。”

风暮寒轻笑不语。

或许守护天下是一种本能,但他也曾生出屠尽苍生的疯狂之心,只因那个时候的世界,对他的薇儿没有善意。

但既然这里是一个比较和平的世界,不会轻易就打打杀杀,而他们在这也过得很开心,那么由他护下这一方平安,又有何妨?

今天他出任务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个城市的最大毒瘤拔去了,减少薇儿生活所在的安全隐患。

那些愚蠢的商业对手,总以为在背后做的动作他都看不到吗?看以后还有谁给他们胆子闹妖。

风暮寒一边幽幽地想着,一边听着叶芷蔚嘱咐他出任务一定要小心、任务完成要报平安之类的,他都一一应了。

忽地又想起什么好笑的事,风暮寒说道:“该小心的是今天收的那帮小子们,战力太差,明天开始要强化他们的体能训练了。”

风暮寒说的强化那就是地狱式训练了,看风暮寒的表情,好像找到了新玩具似的,叶芷蔚不禁为那帮特攻兵默哀了三秒。

能够进入特攻部队已经是很优秀了,可惜他们碰上了个极其严厉的魔鬼教官。嗯,再默哀三秒。

前院那边传来声响,叶芷蔚疑惑地转过头,风暮寒轻拍她:“没事,应该是海盛楼送来的餐席到了。”

叶芷蔚瞪着眼睛指了指站在这里能见到的下面那条来时的路。

“傻瓜,这是后门。他们开车来,从前面进来。”

“所以说风暮寒,带人家看新房,为什么要走后门啊?”

风暮寒一把将叶芷蔚搂进怀里,在她耳边幽幽道:“因为为夫许久未曾走后门了……”

叶芷蔚再次化身惊疑的小兽,嗅到了什么危险的气息,可是已经失了先机被抓住了。

“你不是说要犒劳为夫?”风暮寒掀开阳台的薄帘将叶芷蔚往主卧里带,顺手扬起一股风关上了房门。

“薇儿,正餐还需准备一会,我们先用下餐前甜点如何。”

“诶?!唔……”

所以主卧才是你的目的地对吧!

被吻得意识迷乱的叶芷蔚迷迷糊糊地想着:唉,夫君大人这么厉害,她那包养夫君的豪情壮志,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