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宫斗小说 重生:溺宠太子妃

锦倾传奇【大结局】

重生:溺宠太子妃 端木初初 14880 2020-01-16 15:39

  

  舒太妃闻言笑了,虽然嘴角还下垂,但是眼睛是笑的:“当然,冉儿最是聪明,冉儿说的对极了。”

“那宁儿的父亲不是皇上,是不是?”东方冉又清楚地问了一句。

安倾然感叹冉儿的聪明,小小的年纪都能分得清楚这些,而且他刚才肯定是生宁儿的气了,自己的父亲位置和身份被夺,他当然生气了。

可是他能等到现在才问,又是正儿巴经地问,是安倾然没有想到的,他不过才四岁,一个四岁的小孩子,怎么会成熟至此?

舒太妃看了看冉儿身后的云启帝,不由地道:“君上,你瞧瞧,这么小的孩子就知道争权夺利的,宁儿一句玩笑话,他都能听懂,而且还质问我呢。”

云启帝沉声道:“你想多了。”

舒太妃闻言方轻咳一声:“冉儿,你也累了,你回去吧。”

东方冉看了云启帝一眼:“祖父,您累了,休息吧,冉儿明天再来。”

说完,还到云启帝的怀里亲了他脸一下。

云启帝看着跑跳出去的东方冉,脸上的神情缓合了些,笑了笑:“这才是我的嫡孙。”

这一句话让舒太妃的脸纠结了好一阵,换了几个表情之后,笑了:“君上,您累了吧,妾身给您熬的药已温了几次,可以喝了吧?”

云启帝摆了摆手:“我不想喝,头痛……”

“那臣妾给您揉揉肩,如何?”舒太妃说着近前。

云启帝摇了摇头:“不用,我想自己安静一会儿……”

舒太妃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脚步尴尬地停在那里,好在她反应够快,忙笑着道:“那臣妾再给您温药去。”

说完便走了出去。

她出去之后,叫过了自己的亲信,吩咐了几句,才安心地到偏殿休息。

***********************

康王府。

东方夜大发雷霆,沈之云不敢吱声,只是站在那里发听着,脸上赔着笑脸,但是太过尴尬,那笑意也维持不了多少。

沈之云见他气也消得差不多了,才开口道:“宁儿是个孩子,她说的话,没有人会当真的。”

“是呀,她说的不会有人当真,可是父皇已经怀疑了,他会撤掉我监国的身份。”东方夜缓缓地道。

“那……监国不过是监国,就算你现在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闲散的王爷,我们不是也一样有机会吗?”

“你胡说什么!”东方夜冷喝道。

“不用骗我了,我什么不知道?你准备的一切,连宁儿都偷听到了,还想避人吗?”

“那也是你说出走嘴的!”东方夜看着眼前的女人,“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愚蠢,我还真是没有发现!”

“我……”沈之云冷哼一声,坐回了椅子上,一脸不屑的表情,“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愚蠢?还不是你天天的在那美人的房间里?我就算是死了,你也不会第一个知道的吧?”

“你敢这样跟我讲话!”东方夜脸沉了下来,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蠢到这种地步,做了错事,还不许人说。

沈之云还要说什么,东方夜扬手一巴掌,将沈之云打倒在地:“这一掌,只为你的愚蠢!”

说完,扬长而去。

沈之云半晌才从蒙昧状态出反应过来,她看着一屋子的丫环,一阵的羞愧与气恼涌上心头,他竟然在这么多下人的面前打自己。

他只是因为自己的宁儿破坏了他的好事?

是不是,他现在有了儿子,还有安染月肚子里的女儿,还有严儿,他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和宁儿了吗?

她只是一味的生气,连安染月来都没有发现。

安染月还真是头一遭来看她,主要是心情不错,肚子里的胎象也安稳了,她想随意走走,却没有想到,她的时机不对,走到了这个院子,从外面就看出不太正常了,但她还是走了进去。

结果沈之云一腔无明之火全发到了安染月的身上:“你来做什么?看热闹?看热闹也就罢了,你还敢这么光明正大的看?”

安染月被骂得一愣:“你还好吧……我只不过来瞧瞧。”

“瞧什么?瞧什么!”安染月将碗往地上一摔,安染月知道情形不对,马上道,“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她逃也似的走出来,结果沈之云一个碗飞了出去,在她身后炸响,安染月吓地回头,小诺却被碗碎片溅到了腿上,拐了一下,往前一冲,扯到了安染月的袖子,安染月也跟着一个趔趄……

晚上的时候,沈之云就听到了消息,说安染月的胎象不对,所以东方夜也知道了沈之云的不妥言行。

沈之云直接被禁了足,东方夜说了,安染月的孩子若是有三长两短,他一定会让沈之云偿命。

沈之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如心灰。

自己绝非有意言行,他的眼里还有自己吗?哪怕只有一点。

自己算什么?

他的那些甜言蜜语算什么?

现在有了美人,又有了别的孩子,自己就什么都不是吗?

宁儿倒是没有跟着她一起被禁足,只是她吓坏了,现在都很少说话。

呆在沈之云的身边,大多数的时候,很安静,是不正常的安静。

她非常恨。

她当然知道东方夜的心思,宁儿那样说,倒不是因为她知道了什么,只是她问自己什么是监国的时候,她说等同于皇上,所以她小小的心灵才会有那样的印象。

沈之云被冷落,雷月珠倒没有怎么开心,在她眼里,东方夜现在的行为已经很让她生气了,反正他不是在美人的房间里,就是去喝花酒,自己刚生产完,他愿意去哪就去哪儿,反正自已的孩子是真正的世子,谁也动不了自己的地位。

她生了孩子之后,倒是变聪明了,也想开了。

安染月一直卧床静养,大夫说孩子很不好说。

安染月非常恨沈之云。

于是禁足期间的沈之云不太好过,吃用的都是短缺的不说,连热水都供应不上了。

她身为第一侧妃,竟然受到这样的待遇,真是让非常生气。

毕竟自己的哥哥还在帮东方夜的帮呢。

她要想办法去通知东方夜。

可是她也知道,这一切东方夜肯定也知道,他连理都没有理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她通知了东方夜,还真的送出了消息,毕竟看守也会给她一点儿面子,可是没有想到,东方夜根本就没有管她,还让她消停些。

东方夜的做法,让雷月珠也有些害怕,觉得他真的挺无情,所以,她也跟着消停了。

安染月也一样,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得罪谁,也被禁足,所以,反而不敢对沈之云怎么样了。

这下子寿王府倒真的安静了下来。

东方夜再一次和美人喝酒的时候,没有人说什么了。

那美人看着他,持着酒杯:“看来,未来的皇帝,已见风范。”

东方夜觉得眼前的女人是未来的皇后之选,有她在身边,哪怕每次只提醒一两个字,他就觉得完全不同了,她的建议往往非常有效,就象是安抚府内的女人们,若是在之前,他怕是得亲自动手,现在只关了沈之云,其它的都安静下来,这让他没有想到。

看来,女人还是最了解女人的。

****************

皇宫。

一个月过去了,东方锦整个人瘦了一圈,他一直守在安倾然的床边,床上的安倾然美丽依旧。

东方锦看到夜神医的表情就知道,安倾然醒过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些天,用过不知多少方法,都无济于事。

东方锦再不相信夜神医的话了,他自己一直在安倾然的耳边说着他们的往事,国事都不管了,他开始咳嗽起来,替他开的药,他都时喝时不喝。所以,整个人瘦了许多,再加上好久没有刮的胡子,整个人憔悴的如大叔一般。

花可人坐在院子里,满脸苦色,她没有想到两个人原本准备好的二人世界,就被困在了宫中,当然,她委屈的成分少,担心的多,不知道这样下去,皇后要醒不过来,俊庭会很伤心,而她也会难过,虽然和安倾然相处的日子短,但是这个皇后一点儿没有架子,更体会民间疾苦,所言所行,她都喜欢。

她这些日子也是尽力了,只是……

她正悲伤地想着,突然地屋子里一阵大乱,有人喊皇上吐血了,有人喊皇上昏过去了,所多人出来一起喊夜神医,她也跟着冲了进去,不过,她看到的景象让她呆住了,所有的人也都愣了:此刻床上的安倾然正被东方锦搂在怀里,她有些迷糊,但仍旧开心地喊着什么,好像是回来了,活过来了,之类的意思。

这些话,不是该这些服侍的人喊出来的吗?

她一直昏迷来着!

所有的人见状都悄悄地退了出去,想来皇上也不会有什么大事。

终于,东方锦稍稍松开了手,让安倾然缓了缓:“倾倾,你终于醒了……”

声音嘶哑,几乎还颤抖着。

安倾然眼角有泪流下,那全是欣喜惊动的泪,刚才所有的事情她都记得,一个月了,她还是回不到自己的身体里去,只能心疼地看着东方锦一天天的憔悴,她多想告诉他,保护好他自己的身体,如果自己真的不行了,他还要照顾他们的孩子。

可是他什么都听不到,只一遍遍地回忆所有的往事,就在刚才,他突然地捂着心口,嘴角滴出了一滴血,落在了她的额头上,她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额头一热,她就醒了过来。

她知道,是他的血,唤醒了自己,破了自己身上的诅咒!

皇后无恙,皇上身体也迅速康复,太上皇大宴群臣。

再次见面,安倾然便有了另样的感觉,但是她知道,太上皇也是为他自己的儿子着想,换个角度,怕自己也会如此。历经又一次的生死劫,她反而看开了很多事情,她都不会太计较了。

监国是东方夜,东方锦醒来之后,也收回了权力,一切看起来,都恢复了正常。

醒来后的安倾然珍惜一切,朝中的大员纷纷送来贺礼,而京城大户夫人们也都是进京祝贺,正好连两位孩子的庆生礼一起办,后宫的热闹自不必说。

*********

康王府。

东方夜坐在美人房间里,沉着脸:“你师父怎么说?”

“师父说……”美人的脸上一次失去了镇静,显然这件事情也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她犹豫了一下,“至亲至恨之人的骨髓伤她,却不想,至亲至爱之人的血又救了她,师父说,他们此劫已过,命盘转动,我们已失去了机会,唯一的机会。”

东方夜闻言啪地拍桌而起,手指着她的脸:“当时,我说要直接杀了安倾然,再派人,你们只说等,现在倒好,她没死,东方锦也没有死,还生了一对龙凤胎,又说时机过了,我……”

他说着上前,一把掐住了美人的脖子,手上用力:“到底是谁的错?让我信你们!你们呢?天命呢?凤命?”

美人起先很慌乱,慢慢地眼神平静下来,只是直直地看着他,也不说话,倒是东方夜自己缓缓地松开了手:“算了,你们真的以为我只能靠你们?没了你们我就什么都办不成了?”

“这话我们从来没有说过。”美人仍旧骄傲依旧。

东方夜现在看着她美艳的脸,突然说不出的厌烦,一甩手走了出去。

第二天,美人不见了。

没有人看到她离开,她就是突然不见的。

东方夜也不关心,好像从来都没有过这个人一样。

沈之云被放了出来,她乖了不少,事实上,以前她也是乖巧的,不过她的心思可是收敛了,觉得东方夜不比以往,现在的他,可是很精明的,一点儿都骗不了的样子。

所以,安染月的肚子得以一天天见长,并没有其它的意外发生。

雷月珠很开心,因为美人跑了。

她再没有敌手了。

儿子长得很漂亮,只是她有点生气,为什么东方夜给所有的孩子都办了寿礼,却不给自己这个正宗的嫡亲世子办满月宴呢。

问了他,他说,皇上皇后身体康健,宫中刚办了宴会,现在他也办,不好。

不好在哪里,雷月珠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

总之,自己的儿子就是没有办满月礼。

东方夜她见面的机会都少。

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孩子三个月的时候,东方锦与安倾然到月华寺还愿。

同时拜祭了空大师。

安倾然心里总是隐隐的觉得,大师的圆寂,同她有关,很多事情,大师本不必做的,如果不,也不会泄露天机。

她知道,这里面一定有关连的。

所以内疚了很久,东方锦也给了空大师塑了真身,但她还是于决定亲自拜祭一番才是。

月华寺。

安倾然每一次来,都是不同的感慨。

自己重生之后,每一步都与月华寺干系重大。

这一次,心情最是沉得,给大师上了香之后,安倾然悲伤地道:“大师,之前倾然未听大师所言,心中存着戾气,惹下了无数的祸端,自此后,再不会,在大师面前许下誓言,倾然定当慈悲为怀,以天下苍生为重,再不会擅造杀孽。”

佛前灯光冥灭,仿佛大神慈悲的眼神,安倾然头磕了下去,再起身,眉眼间涌着全是安宁平和之气,再无半点不平,也有一线悲苦。

尘归尘,土归土,大师或者有自己的另番际遇,而自己也将和东方锦一起幸福生活到老。

是的,她觉得自己与他已是血脉相融,他的血唤醒了自己,他们的心灵也是相通的,再没有什么可以分开他们。

东方锦也是拜过了了空的金身。神情虔诚,面带微笑,仿佛大师的音容笑貌都在眼前,他们又可把棋好言志,大师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言偈语,大智慧,大光明。

两个人因为担心孩子们,所以并没有在月华寺过夜,而是连夜往回赶。

大队人马行到山脚下的时候,山路上有一堆山石,劫住了去路,侍卫们去搬石头的时候,突然地两边山坡上出现了无数的箭雨,更有燃着火油的箭射到了东方锦和安倾然乘坐的马车上,瞬间燃起了火,东方锦立刻将安倾然护在怀里,跳下了马车,旁边的侍卫们将他们围成了一个圈,护在了里面,安倾然并没有慌张,这样的经历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过很快她发现,这次与往次都不一样,这次的规模最大,很有行军打仗的感觉。

幸亏东方锦带着五百御林,她当时还觉得有些大张旗鼓了,但是也是为了对了空大师的尊敬,她也就没有反对,却不想,这会儿有了用处。

那些侍卫只是一时间被箭雨突袭没有反应过来,片刻慌乱之后,立刻缓过神来,拿出盾牌,组成人墙,又有侍卫冒死往山林里冲,损伤虽然大,但好在人数多,很快便听到了短兵交接的声音,箭雨也弱了下来,最后消失了,东方锦将安倾然一直护在身前,镇定指挥。

很快,火光起,照亮了林间的一切,那些伏击的个个是好手,御林军两个打一个,才免费支持,但很快也现了弱势。

东方锦冷笑,看来这场好戏,人家准备得很久了。

安倾然有些技痒,踢倒了两个近前的黑衣人后,竟然要往上冲,被东方锦拦住了:“你小心。”

安倾然冷哼了一声:“我们现在日子刚刚过得好一些,谁来羡慕妒嫉恨了?”

东方锦搂紧她不禁一笑:“那又如何?我保证,这一次,会揪出幕后的凶手!”

他好像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安倾然觉得,他一定知道背后之人是谁。

打斗继续,有几次险象环生都被东方锦破掉了。

持续了一夜,在东方露白的时候,基本结束,东方锦与安倾然在剩余御林军的护送下往京中赶,而剩下的人开始打扫战场。

很快回了京,太上皇也知道了他们遇袭的事情,非常愤怒。

其实,大家想一想,现在希望东方锦和安倾然死的,怕是只有两股势力,一是寿王一党,很可能余孽报仇,但是他们的寿王寿王妃,不是都在吗?连东方润都还活着,若是想报仇不如说是死灰复燃贴切些。

当然,另一股便是东方夜。

安倾然也是这样想的,而且她觉得东方夜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有前一世的了解,她觉得他绝对不是一个能甘于寂寞之人,更何况前一段时间,自己和东方锦生病,让他当监国,他肯定尝到了江山在手的甜头。

两天后。

大堂之上。

太上皇也在,太妃也在,东方夜跪在大殿上,脸上竟然是淡定。

太上皇脸上可全是怒气,太妃已是满脸死灰色,额头上的冷汗不断地往下流,她声音都颤抖了,坐在太上皇的身边,她突然地起身,跪在他的面前:“君上,夜儿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还请君上饶他一条性命。”

东方夜自己没有求情,只是倔强的跪着,所有的证据都在,证人,证言,还有在他家里起出来的龙袍玉玺,他想否认也否认不了,所以只是木然以对。

东方锦看着太上皇:“父皇,康王谋逆之事如何处理?”

“康王?咳咳……你还管他叫康王?”太上皇突然地脸色苍白,咳嗽起来,手指着东方夜,“裭夺他康王封号……”

接下来的话,他在犹豫,眼睛却是看着舒太妃,舒太妃生怕他一个走嘴,要杀了东方夜,忙道:“君上,求您看在臣妾只有这一个儿子的份上,饶他一命,把他贬到边关也好,贬为庶民也好,只是他是我们唯一的儿子,求君上开恩……”她见云启帝生着怒气,没有说话的意思,忙对着东方锦道,“皇上,求你了。”

“你是太妃。”东方锦并没有因为她是太妃而谦卑,仍是站在那里淡淡地道,“这件事情,太上皇说的算。”

太妃闻言脸上露出了悲伤与焦急,她又回头去求太上皇。

东方夜突然近前,扶着太妃的手臂,眼底终于有些动容:“母妃,儿臣的错,与母妃无关……父皇,儿臣的一时糊涂,请父皇不要牵连母妃才好。儿臣愿意领一切罪责,只求一死。”

“皇儿,你别开口,娘来求你父皇。”舒太妃看着他,眼神里带闺着无奈与心疼。

云启帝终于皱着眉头:“东方夜贬为庶人,收回国姓!”

闻言,东方夜脸色惨白,被收回姓氏,比斩首还要屈辱。

东方夜被贬到边关,太上皇到底念及他是自己的儿子,所有的家眷都可以随行,雷月珠沈之云等人,一路上叫苦不迭,几乎撑不住了,安染月早产,生了一个女儿,皱皱巴巴的,如一只小猫,一路上一直在哭,东方夜家财被没收,所带之物,只够糊口,所以连给孩子请大夫的银子,雷月珠都不愿意出,怕被他们用完了,自己和孩子没的用了。

这一行人,在路上还遇到了劫匪,又遇到了小偷,总之,苦不堪言,东方夜看着憔悴的妻子还有啼哭不已的孩子们,不禁才悲从中来,怀念起以前的做康王的逍遥日子。

人就是这样,不失去,根本就不珍惜。

康王势力尽去,太上皇的身体却已是强弩之末了,这样的刺激之后,最后一根弦断了,追随云皇后而去,太上皇出殡当日,太妃服毒自尽,追随太上皇而去,东方锦念在她对父皇还算有真情,便随太上皇的棺椁一同下葬皇陵,当然,她被葬在了妃陵,而太上皇与云皇后合寝,父母安于一处,东方锦心事也了了。

太上皇殡天之后,东方锦撤去了对东方润的禁足之令,东方润自已处理掉了寿王府,搬去与父母同住,很少再回京城。

安倾然还去看过他们一次,回来很是羡慕妒嫉,他们的园子修得很是世外桃源,依山而建,宅子不大,三进,后面有山,院中还引了泉水,绕宅而出,院内住了许多稀有的花树,比宫里的还要稀有。

寿王夫妇与儿子媳妇住在一起,再无遗憾。

第三年,楼挽月又生了一个女儿。

而安倾然自己则不想再生,配了药,还真的可以避孕。她还送给了东方若雪等人,表舅和花可人已经成婚,但是他们没有时间生小孩儿,花可人把她的药给偷去了,结果表舅对安倾然很是不满意。硬是把她的配方要了去,研究解药。

至于解药什么时候能配出来,夜神医也没有把握,而且逼着安倾然一起和他配解药,否则就让东方冉跟他到无情谷里接班!

日子过得热闹而充实。

后宫里的女人们,在太上皇殡天之后,就全被放了出去,有许多女子安倾然亲自做主,许配给了年龄相当的贵家公子,大多都有了极好的结局。

张容华不愿意回娘家,要以容华的身份修行为国祈福,安倾然知道她是真的爱上了东方锦,心里替她悲哀,但是又不发让她留在宫里,孤独终老。便设了一个计,给她找了一个年貌相当的公子,让他们生米煮成了熟饭。后来张容华生了一个儿子,过得也挺开心。

安倾然觉得自己的招术虽然下三烂一点,但是好用就好。

************

时光荏苒。

转眼已是十年后。

御书房内。

一个挺拔俊美的少年正坐在龙案之后,十五六岁的年纪,脸上已现了威仪,他手里持着朱笔,刚要落笔,突然房门被撞开,冲进来两个小孩子,一个男娃,一个女娃,都是粉雕玉琢,其中一个装粉色裙装的小美人却发出了男孩子的声音:“皇兄,东方安她没有姐姐的样子,欺负我,你瞧她把我打扮成了一个妞儿!”

身后穿着男装的却正是东方安,她把弟弟东方倾打扮成女娃之后,觉得非常有成熟感,一脸的笑意:“皇兄,我觉得东方倾性子有些弱,适合这女装。瞧,多好看呀!”

她还伸手勾了勾他的小脸儿,一副调皮的样子。

东方冉看着落在折子上的那个大红点儿,叹了口气,将笔放下,半晌道:“你们的事情,自己解决就好。”

“好。”东方倾反身对着东方安就是一拳,那拳头虎虎生威,很是厉害。

却不料东方安一个反身后空翻,躲过了他的拳头,然后一脚踢了过来,东方倾也是躲了过去,但由于穿着裙装,躲得不够利落,将裙子扯破了一块……

东方冉打着呵欠,看着打了半个时辰仍旧没有分出胜负的两个人,摆了摆手:“外面的地方大,你们出去打,打完后再回来汇报战果,如何?”

闻言两个人倒停了手,东方安叹了口气:“皇兄,你说父皇母后什么时候回来?他们都走一个月了,每年都出去一次,也不带我们。”

“是呀,好无聊呀,皇兄,你说父皇母后他们现在在哪里呢?”

“在峨眉山。”东方冉淡然地道。

“在峨眉山?做什么?”

“在学打坐……”

“打坐?非得要去峨眉山学吗?”东方倾无奈地喊了出来。

“他们当然不是为了去学打坐才去的峨眉山……他们是要二人世界呢!”东方冉将朱笔恨恨地丢下,嘴角突然扯出一丝邪气的笑容来,“你们两个过来,我跟你们商量一件事情,等他们回宫,我们这样……”

两个小鬼听完,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一脸的坏笑:“这样?可以吗?”

另一个小鬼回答道:“怎么不可以?也该我们出去三人世界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风景秀丽的峨眉山上,安倾然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东方锦也打了一个,炎炎烈日当空,这是怎么情况?

“难道有人在想我们?”安倾然疑惑地道。

东方锦点头,将娇妻搂在怀里,笑得得意:“肯定是……”

却不知,他们回去后,会有什么样的招式等着他们呢。

不过,这也许是另外一个故事了,锦安传奇到此为止,接下来,江湖上关于那些年轻人的传说,那又是怎么样的精彩,不得而知了……

------------

全文到此,彻底完结了!有人说,锦和倾倾都不像最初那样了。初初想说,婚前婚后这是两个世界。只有婚了,才知道将会如何。

最后,谢谢亲们的支持,如果亲喜欢初初的文,可以去看看初初的新文《逼婚总裁:代嫁小小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