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宫斗小说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番外-弄痕千燎之逍遥谷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草斋 3655 2019-11-18 19:11

  

逍遥谷。

没有江湖的纷争,也没有国家的战火,唯有古木参天,唯有山泉叮咚。精致的两层竹楼依山而建,坐落在谷内正中,仰头看上去,四周皆是悬崖峭壁。也不知多少人从上头落,多少人命陨于此。

鸟语花香,空气格外清新。

“爹,娘呢?”角落里突然蹿出一个孩子,虎头虎脑的模样,不是千云又是何人。说话间,千云已经走进厨房。但见他一子跳上板凳,像个猴子般蹲着,这样的举动竟有些滑稽。

正在厨房里忙着炒菜的男子转身,却是当年与弄痕一道跃望月崖的千燎。此刻的男子,身无戾气,只有满脸的慈爱与幸福。原本肃杀的眸子,浮起迷人的温柔,“许是又去了谷口。”

说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烧野猪肉出了锅。

千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直勾勾等着油光水滑的肉,“爹,看上去好好吃哦!”

千燎得意的笑着,放手中的锅铲,一把将千云抱起来,“这是专门为你娘做的。这些日子,你娘担心着若姨娘,都瘦了一圈。所以爹亲自上山为你娘打了头野猪,这样便能给你娘补补身子。”

“爹,若姨娘还会回来吗?”千云眨巴着迷人的大眼睛。

轻叹一声,千燎摇头,“爹不知道。”

“那爹知道什么?”千云最爱究根问底。

千燎放他,拿起筷子夹了块肉塞进千云嘴里,用这种方式堵住臭小子的嘴,才是最直接的办法。抚着孩子的额发,千燎笑得很轻柔,像是三月的阳光,和煦得能够温暖一切,“爹什么都不管,除了你和你娘。别的,爹什么都不在乎。”

语罢,千燎大步朝外头走去。

熟悉的身影伫立在谷口,视线远远眺望着,保持这个姿态已近一个时辰。

微风浮动,千燎忽然从身后抱住弄痕,温热的气流吹在她的耳际,“回去吧,我做了红烧肉,云儿都馋极了。”

弄痕低眉一笑,嫣然无方,“快些松手吧,若是云儿见了,怕是要与你吃醋的。”

千燎笑得更是魅人,眉角稍稍往上挑起,这样的容色是从前那个无极山庄庄主从未有过的。这样的风华迷人,“阿痕,你我何时能过一过两人世界?晚上把云儿送去清风阁如何?”

“哪有父亲这样嫌弃自家孩子的?何况清风阁是……”

不待弄痕说完,千燎突然扳过她的身子,炙热的吻深深吻去。含住她微凉的唇瓣,千燎的吻带着霸道不断灼烧她的理智,若非身在野外,千燎真想当便狠狠要了她。弄痕的脸颊染上绯红,柔嫩的颜色是致命的诱惑。

松开她,千燎低眉去看软瘫在怀里的女子。这样微喘的气息,伴着幸福的温热。多年前,当那柄剑刺穿身体的瞬间,他以为他们是诀别。可惜,上天给了他另外的机会。他的心脏在右,巧妙的龟息**,让他成全她的同时,得到重生的第二生命。

弄痕抬眼看他,泪眼迷离,笑颜如花。那年她险些杀了毕生挚爱,险些毁去了今日的幸福。如今,幸福何其容易,她竟触手可得。

“孤弋会照顾好云儿的,何况她还是云儿的师傅。”千燎笑着拥她入怀。

眉眼微垂,弄痕有些生涩,“当年是我废了她的武功,现在还她【天意诀】,也算是缘分。只是没料想,她与云儿之间竟有这样微妙的关系,也肯收云儿为徒。”

“当年若不是她来找我们,恐怕我们就算没被摔死,也会重伤不治。所幸孤弋念着同门之谊,只是她这样闭关清风阁,怕是要孤独终老了。”千燎微叹,“让云儿多去陪陪她也好。”

凉风秋意,树叶嗖嗖落,踏碎了满地的斜阳。

举目去看远处的夕阳晚照,这样和煦,这样的暖色暖人心。他们等了多少年,为的不就是今日吗?

许是有些凉意,弄痕打了个冷颤,往千燎的怀里缩了缩。

“回去吧,倾城不会回来了。”千燎眸色温柔,轻轻吻着她的额头,“你为她耗尽了毕生功力,如今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傲世风华的独孤弄痕。阿痕,你不会后悔吗?多少人嫉妒你精湛的功夫而不得,你却轻易的化去。”

“为了倾城,值得。”弄痕笑得微凉,“何况有你在,功力于我又何用?”

千燎心疼她刚毅过后的柔弱,“放心吧,我已将大半的医术交与鹿儿,想必她会治好皇帝。再者皇帝见了倾城,堪比世间任何药石。”

“鹿儿是个好孩子,却也可怜。若非我在山上遇见,从狼口里救她,她必定……”弄痕笑了笑,想起当日鹿儿的狼狈。一个从望月崖上坠落的女子,一个为了采药为生的孤女,就这样拜了弄痕为师。

可惜弄痕武功尽失,只能让千燎教授鹿儿医术,却也不教她功夫。到底是弄痕自身经历的缘故,女子家学了功夫,难免会太刚毅。

“放心吧,鹿儿会照顾好倾城的。何况还有我特意为她研制的清心丸,她凭着惊人的求生意志昏迷了一年多,为的不就是回去见她的丈夫和儿子吗?如今她见到了,想必更会保重自身。假以时日,鹿儿必能清其体内余毒。”千燎直接将她拦腰抱起,笑得有些邪肆,“她还是大毓朝的皇后,而你,就是我的皇后!逍遥谷千燎,唯一的女人!”

弄痕一惊,“快些放,若是教云儿看见……”

千燎骨子里的霸气与邪魅倾巢而出,“让臭小子去找他师傅玩去。我已等不及了!”语罢,径直抱着她向竹楼走去。

树荫后跳出怒气冲冲的千云,稚嫩的脸庞浮起如千燎般冷凝的霜色。蓦地,他狠狠跺脚,“去吧去吧,你们都不要云儿,云儿去找师傅!哼!”

语罢,千云快跑开。

红颜娇媚似昔年,一颦一笑是嫣然。不道倾城不倾国,只缘执手尽白头。弄痕,无论外头如何风花雪月,我却只愿与你看云卷云舒,静水深流。十指紧扣,是不变的三生印记,烙属于彼此的气息,绵延至千年万年。

此后,我便守着这个逍遥谷,守着你守着云儿,生生世世。

阿痕,你可愿意?

燎……我愿意。

清风阁。

千云狠狠用身子撞开清风阁的竹门,立时扑倒在地,摔得极为难看。竹门吱呀吱呀的晃荡着,仿佛遭受重击,险些支离破碎。

孤弋很无奈走到千云跟前,低头望着他抬起愠色而狼狈的眸子,“云儿,你打算撞师傅多少扇门才能甘心?”

好吧,这孩子莽莽撞撞的,已经撞坏她不三次的竹门。再这样去,她这辈子啥事都不用做,光顾着做木门算了。

轻叹一声,孤弋俯身将千云搀起,怜爱的拍去他身上的灰尘,“都这般时候了,你不在家好好吃晚饭,到这里做什么?”

千云赌气般撅着嘴唇,“爹娘只顾着亲亲,都不要云儿了。”说完,竟带着哭腔搂住孤弋的脖子,“云儿要跟师傅在一起。”

孤弋笑得有些疼,眼底掠过一闪即逝的伤。

深吸一口气,孤弋将他抱到自己的练功榻上坐着,“爹娘最爱的是云儿,又怎会不要云儿呢!师傅虽然喜欢云儿疼云儿,但如何能替代得了父母之爱?”

千云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师傅也不想要云儿了吗?”

孤弋疼惜的望着孩子稚嫩的脸庞,近两年她习得天意诀,已经重续了断裂的经脉。如今小有所成,终于恢复了原先的三层功力。假以时日,她必能超越从前。

蓦地,孤弋灵眸微转,“云儿,你想要弟弟妹妹吗?”

“嗯?”年幼的孩子显然被孤弋的突然一问给怔住。

“你要是再不回去,你爹娘可要给你生好多的弟弟妹妹,到时候可真的不会疼你了!”孤弋吓唬般,说得极为认真。

千云霎时瞪大眸子,“真的?”

孤弋煞有其事,“那是自然,爹爹抱着娘亲,就会生出弟弟妹妹的。”

一瞬间,千云吓得哇的哭出声来,“云儿不要弟弟妹妹,云儿要爹爹要娘亲!”紧接着,带着泪跑出了清风阁。

站在门口,微冷迎面有些寒意。孤弋的眸子带着刻骨的疼,低眉间眼角闪过一丝璀璨的盈润。一刻,微凉的嘴角忽然牵出一抹迷人的笑靥。她突然很想知道,当千燎与弄痕亲亲我我之际,千云冷不丁闯入,大声喊着“不要弟弟妹妹”的话语,他们夫妻两个该是怎样的吃瘪!

顷刻,孤弋扑哧一声笑场,顿时有种说不出的身心愉快。

真好,偶尔让云儿给他们捣点乱,说不定会成为她以后的日常娱乐。既然无法取代弄痕成为千燎心中的那个人,不能成为他的妻子,那就让他日子也过得刺激一些。总不能便宜了弄痕,不能便宜了千燎,不能让他们过得太舒坦了。若是如此,长此以往,他们岂非都会忘记,还有孤弋这么个人的存在?

这样,也算是给自己一些活去的理由,一个可以慰藉孤独灵魂的借口。

转身瞬间,容色微黯。所幸,还有云儿长伴,所幸她终不是一个人……身后的竹门,轻轻合上,任凭外头月冷风清,都与她无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