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宫斗小说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番外—红颜凋零玉凉国(本文终结)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草斋 4806 2019-11-18 19:11

  

玉凉国的后宫里一片莺声燕语,一片歌舞升平。到处能看到妖娆曼妙的舞姿迎风翩然,到处能听到悦耳的丝竹之音歌颂着升平天。

贺兰腾侧卧在柔软的虎皮裘榻上,邪肆的眸子微微眯成危险的弧度,眼底却流淌着无尽贪婪与**。眼前风光无限,一个个妖娆的女子,笑靥如花。那玲珑曼妙的身段,婀娜多姿的俏丽身姿,若隐若现的雪肌冰骨,构织成一幅幅美丽而撩人心扉的画面。

果然是:民间饿殍路边骨,皇城歌舞笑依旧。不道朝野多非议,只要美人媚君心。

一声高呼,萧贵妃到!

翩然风姿是何人,绝色红尘妃子笑。她是萧云蕾,也是后宫之中唯一的贵妃娘娘。位份之高,仅次于皇后。不过,萧云蕾何其聪明,怎么会让别的女人凌驾在自己之上。她已不是昔日任人凌辱的平阳王妃,她是玉凉国贺兰腾的贵妃。

容貌依旧,多年未改,举手投足间尽显妩媚之色。

踏着细碎的步伐,纤细的腰肢轻轻晃动着妖娆的幅度,眉目含情,莞尔一笑风韵无限。萧云蕾一身嫩绿色的素装,外头衬着雪白的真丝,裙摆的金色溜边瑞云暗纹与地面摩擦,发出轻微的窸窣之音。

“臣妾参见国主。”萧云蕾笑靥如花。

贺兰腾含笑起身,陡然伸手将她拽入怀中,温热的气流吹在她雪白的脖颈处,“好香……”一刻,略带粗糙的手骤然扯掉她的外衣,掌心不断揉搓着她雪白柔嫩的双肩。

萧云蕾媚眼如丝,吐气如兰,“国主,让臣妾好好伺候你,如何?”

掐起她精致的颚,贺兰腾迎上萧云蕾迷离的眸子,“你这小妖精,这样子的魅惑,果真是我见犹怜。”

“国主不喜欢臣妾吗?”萧云蕾笑得撩人心肺。她看到属于男人的**,也看到了自己多年来一直坚守的成功。

“你是本王的贵妃,本王如何能不喜欢?”贺兰腾贪婪的嗅着她身上缭绕的香气,仿佛一闻到这些味道,整个人都被萧云蕾摄去了魂魄,身心都有些飘飘然。

萧云蕾甚是满意这样的结果,明亮的眸子流光微转,“可是国主,丞相说臣妾是红颜祸水,又道国主因女色误国。长此去,臣妾可真要成了祸国殃民的妖孽。若是哪日国主听信谗言,岂非要杀了臣妾?”

“丞相那老匹夫,本王会替你收拾他。不过是跟太傅一般的场,抄家没族。以后谁敢亵渎爱妃的贤德与美貌,一并流放极地。如此,爱妃可满意?”

“谢国主。”萧云蕾主动吻上他的唇,那一股柔情直接将贺兰腾融化。一个翻身,他已无法遏制,将萧云蕾压在了身。

四屏退,所有人都退出大殿。这样的场景已然多次,谁也见怪不怪。萧贵妃承宠不衰,多年来独占后宫。说来也奇怪,贺兰腾竟对其多年不倦,仿佛萧云蕾身上果真有什么东西,每次都能让他欲罢不能。

这样的戏码,萧云蕾百试不厌。整个玉凉国已然怨声载道,因为萧云蕾,多少朝廷重臣被贬,多少人因此人头落地九族皆灭。因为歌舞升平的需要,玉凉国内这几年的赋税是原先的十倍之多。放眼望去民不聊生,卖儿鬻女的比比皆是。

如今一纸圣谕,萧云蕾被册为玉凉国的王后,三日后便是登基大典。

伫立城头,望着城内繁华城外民生凋敝,灵音面无表情。风过耳鬓,衣袂翩然。远远眺望故国方向,眸色微凉。

萧云蕾长袖一挥,身旁的宫人们随即都退尽,只留她们二人并肩而立。

“恭喜你,终于要做王后了。”灵音看着萧云蕾脸上的喜悦慢慢褪去,在她脸上浮现着凝重的冰冷。

“你知道,我要的从来不是这个。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萧云蕾目光坚定,但难掩眼底的疼痛。

“可是这些人,难道就该死吗?”灵音有些哽咽,满城皆知,丞相府抄家灭族,何其凄惨。终究,她们是罪魁祸首。

萧云蕾没有说话,只是与她一般望着大毓朝京城的方向,那里有她的父母亲人,有她真正的家。一个,永远都回不去的家。

灵音目光哀戚,容颜凄婉,“有时候,你我就像史书中的妲己。妲己是妖,所以祸害朝纲。可是我们是人,为何也要做这些吃人的事情?为何要分大毓,为何要分玉凉?都是同样活生生的性命,为何偏偏要有杀戮?非要你死我活才算是对的吗?”

萧云蕾回眸看她,鼻子酸涩,眼底浮现氤氲的雾气。凄然笑着,如血色残阳般微凉,“我们没有选择。就像我们生来就是大毓的人,你是皇室,而我的父亲是大毓朝的丞相。所以……我们只能做妲己,也只能是妲己。”

深吸一口气,灵音的泪无声无息落,“我累了。真的身心俱疲,再也斗不动,再也不想承欢在那个男人身。云蕾,我好累。”

“很快,一切都会结束。很快很快!”萧云蕾低声重复着,眉目微垂,脸上尽是倦色。

“很快是多久?”灵音看着她,极为认真,轻轻拂去脸上的泪。

鼻间轻哼,萧云蕾挺直身躯望着青龙关的方向,“三日后,册后大典。”

灵音低头轻轻哦了一声。

“我已安排妥当,到时候我们多年的筹谋都会实现。”萧云蕾眉梢微抬,仿佛带着些许畅快。

如释重负般呼出一口气,灵音望着她,眉目淡然,“可是,我们还回得去吗?”

萧云蕾的脸色骤然凝住,眼底漾开无边的凄凉。

却见灵音黯然转身,不断的低语呢喃着,“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低头注视自己白嫩纤细的双手,萧云蕾忽然苦笑几声。手心微颤,她早已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双手染血,视人命为草芥。灵音说得没错,她这些年所做的,就是祸害玉凉国的朝纲,残害忠良,逆我者死。

举目去看遥远的故土,脑海里不断盘旋灵音最后那一句话:回不去了……

一声轻叹,一身荣华。一声王后,一场千岁阴谋。

金殿之上,贺兰腾居高临笑着,摊开的掌心像她温柔的伸着。萧云蕾凤冠在身,珠翠嵌在云鬓上,凤屐轻轻落地。凤袍逶迤拖地,在文武众臣仇视的目光中,萧云蕾笑颜如花的走上金殿,并肩坐在贺兰腾座旁。

她是王后,即便招人恨,她还是高高在上的王的女人,一个堪与贺兰腾并肩的女人。

外头忽然战鼓喧天,朝廷顿时炸开了锅。只见外头的军士着急忙慌的跑进来,扑通跪在贺兰腾跟前,泪眼汪汪,“国主不好了,外头、外头打进来了。青龙关的大毓朝军队已经夺取了皇城,现在……现在已经攻入了皇宫。过不了多久,就该打到这里……”

还不待军士说完,所有人像没头苍蝇一般,几乎都乱了套。闹哄哄的,每个人开始为保全自己的性命而四散奔逃,原本繁华而奢靡的宫殿,顷刻间成了地狱般惊悚。

灵音伫立原地,唇角露着释然的轻笑,羽睫微扬,如出尘脱俗般散发着隐隐的翩然。自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白色瓷瓶,猛然间一饮而尽。手一松,瓷瓶砰然落地,碎得四分五裂。她嫣然,一如当初宫闱里不谙世事的年轻少女,风华无限。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灵音看了惊愕奔来的萧云蕾一眼,身子重重倒卧在地。

“公主?公主!”萧云蕾赫然泪如雨,“公主,你为何要这么做?为何要这么傻?我们就要成功了!我们就快要离开这个非人的地狱了,为什么你就不肯再等一等?”

“云蕾,我们回不去了。”灵音笑得凄美,“质本洁来还、还洁去。我的心,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国,可是我的身体早已不属于自己。云蕾,回不去了,真的……”

萧云蕾哭着抱着灵音逐渐冰冷的身体,“我知道你累,可是我也好累。为何……为何你不能等到最后的胜利?为何不能再看一看自己的国土?我们做的这一切,不都是为了这个吗?公主?你好傻!好傻!”

可是,傻的又何止灵音一人。

蓦地,视线落在大殿里焦灼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的男人。即便她在这般哭,即便灵音死在大殿之上,冷漠的男子没有半分怜惜。他想的,是自己的荣华富贵,是他的万里江山和歌舞升平。

嗤然轻笑,萧云蕾放死去的女子,起身一步一顿走向贺兰腾。

突然之间,寒光掠过。贺兰腾骤然眯起眸子,还不待反应,袖穷匕现。他听见锋利的刀刃划破肌肤的身影,冰冷的触觉从胸口传来。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杀气腾然的萧云蕾,贺兰腾瞪大眸子,鲜血沿着刀锋坠落。

“贺兰腾,你可知我有多恨你!每每在你身承欢,我都倍觉恶心。恨不能吃你的肉,喝你的血。”萧云蕾笑得凛冽,眸色如霜,“贺兰腾,除了苏城池,我最想杀的人便是你。终于,我一步步将你固若金汤的玉凉摧毁,你可知如今的玉凉只是个虚有其表的空壳。大毓朝的军队之所以长驱直入,只因所有能抵御外敌的军将,早已死在你的刀口。你是自作自受,你是活该!”

匕首狠狠抽离他的身体,萧云蕾面色无温,眼睁睁看着贺兰腾临死还瞪得斗大的眸子。他应该会死不瞑目,因为贺兰腾至死都不会明白,为何独独对萧云蕾这般痴迷。殊不知在萧云蕾的所有香料中,有一味足以让世间男子痴迷上瘾之物——摄魂香。一旦他闻了,便会上瘾,便会时刻惦记,便会再也难以戒掉对她的迷恋。

所有的人,上至官员,至宫婢太监,顿时惊叫着逃散。

萧云蕾目色凝滞,脸上带着未干的泪痕,痴痴的最在正殿的阶梯上。手中的匕首咣当落地,鲜血的颜色映衬着迫人的寒光,仿佛她眼底的流光,让人惊悚,让人心疼生怜。殿内两具尸体,一个是了无生趣,选择自尽的灵音公主。一个是暴虐无道,最后死在自己新后手中的玉凉国至尊男子。

公主,也许你是对的。

我们……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起身,萧云蕾的胸口袖口染着贺兰腾的鲜血,她却早已不在乎。自望月崖一战后,萧漠南便重新与她联络,也是她给了大毓军队最真实的地图,他们才能长驱直入,直取玉凉国皇宫。

外头的刀戟声愈发响烈,她知道,她没给自己的父亲丢脸,没给国公府丢脸。只是……爹爹,蕾儿回不去了。蕾儿的身子脏,回去只能给父亲给国公府抹黑。若是就葬身此处,也许萧家会以蕾儿为荣。

萧云蕾忽然跪地,朝着门口狠狠磕了几个头,顷刻间泪如泉涌,“爹娘在上,蕾儿不孝,就此叩别。愿有来世,蕾儿再侍奉双亲,再不离分。”

抬眼,已是泪流满面。

修长而微白的手,轻轻拿起如血红烛,释然的燃起殿内的帷幔。低眉笑着,嫣然若素,眉眼间何等绝色。萧云蕾俯身坐地,紧紧搂着灵音的尸体。周旁大火腾起,不断燃烧,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她觉得身心从未像此刻这般舒畅过,累积了多年的爱恨离愁,终于可以彻底的爆发出来,终于不用再强颜欢笑。所有的苦难,到此终结。

也许,就像灵音说的,她们的身子只能留在这里,她们最后能做的,只是魂归故土。

大火充斥着曾经繁华而奢靡的宫殿,熊熊燃烧的罪恶就此消逝,不复存在。

指尖拂过灵音冰冷的脸颊,萧云蕾笑得轻浅,莞尔如当年,“公主,我们回家了。”

玉凉国的大火蔓延,整整烧了一天一夜。待大火熄灭,所有的一切都已化为乌有,什么都不复存在。大毓朝正式夺取玉凉国,划归大毓国土。只是那场大火后,谁也没能找到萧云蕾和灵音公主的尸体。

慕容元策感念萧云蕾与灵音的贞烈,追封萧云蕾为贞节夫人,追封灵音为节义公主。词位在大毓境内设庙供奉,长明灯不熄,永世受人敬仰。

忆往昔,朱颜音容笑语花,十指纤纤弄涟漪。如今繁花凋零自流水,不知来日归何处。皇朝更替,多少离愁说不清,多少爱恨诉不明。惟愿相爱复相守,不负千古白首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