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宫斗小说 斗龙榻:俘虏王妃

第243章 大结局

斗龙榻:俘虏王妃 蓝姒 5188 2019-11-18 19:11

  

阳光很好,照在她近乎透明的脸上,似能看到皮肤的经络。

楚寒抬手在她脸上,轻轻抚摸着,幽眸里蕴着爱怜与疼惜。

他突然俯身将她抱进怀里,低低道:“月光,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好起来?你不能再这样去了,玄澈说过,你一直这样的话,对你腹里的孩子不好。”说完,他轻叹了口气,将她从秋千上抱来,走回,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大手在她越来越大的肚子上,轻轻抚摸着。

蓝月光越来越瘦,但她的肚子却似乎没有受到影响,一天一天的在长大。好在,他喂她吃什么,她都会吃,否则她肚里的孩子不可能长得这么好。这是不是说明,她就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没忘记孩子?

这个发现,令他感到既惊又喜。

将巴轻搁在她肩上,自言自语的说:“你不是喜欢女孩吗?如果你生的是女孩,就让我保护你们两个……”

坐在他怀里的蓝月光,手指动了动,但楚寒没注意到,自顾自说着两人以前说过的话。

×××

皇宫。

清晨,一声惊恐惶惑的声音从寿阳宫中传了出来,“皇帝驾崩了——”

随着这声惊喊,所有听到的宫人,纷纷惊恐跪。

……

寿阳宫中。

地上已跪了一地的宫人,还有闻讯赶来的夜帝的一众妃嫔。

媚妃跪在众妃嫔间,看着龙榻上已没了声息的男人,心里如擂鼓。虽然憎恨这个男人,但到底是自己亲自动的手,心里略带着不安。想不到一包药粉就将这个男人给药死了!但想到这个男人是想要让她陪葬的,不禁又恼恨起来,幸好她先手,否则……

她心里冷笑了声,夜帝恐怕做梦也没想到,他竟会死在自己亲生儿子的阴谋吧?

昨晚,她便按楚翼交待的,对夜帝投毒,那毒当真是高明,无色无味,就算用银针试,竟然也试不出来。

她眼睁睁看着夜帝将那有毒的汤膳喝了去。但他并没有马上毙命,直到她离去后很久,宫人才发现的不妥,然而那时已经太迟了,没有人会怀疑是她动的手脚,因为夜帝近日来的身体状况的确欠佳,渐渐有颓丧之势,所有人都暗地里猜测,他活不了多久,而她只是让他提前驾崩而已。

她正想着心事,这时接到消息的众王爷也来了,脚步纷杂,她循目望去,只见太子楚翼,率先从殿外走了进来,欺霜赛雪的容颜,此时有些紧绷。媚妃在想,他会否为自己父亲的死,而感到一丝悲伤?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注视,楚翼的目光不经意的瞥了她一眼,随即看向龙榻上的夜帝。

整个宫殿笼罩在一片悲伤的气氛中。

楚翼嘴角微微勾起,目光扫了一圈殿中众人,心里讽刺,又有几个是真心为夜帝的驾崩而难过的?他,亦不会。

走向夜帝龙榻的脚步忽然顿住,他倏地朝媚妃的位置走去,在所有人的惊诧声中,他突然从旁边一个禁军统领的腰间,猛然抽出佩剑来。

“父皇生前最是宠爱媚妃娘娘,此时父皇已去,你便去陪他吧。”声音冷厉如霜,在冰冷的宫殿中乍然响起,媚妃眼中猛然露出惊恐之色,只说得一声,“楚翼,你好狠……”便猝然倒地。

这一切的发生,不过在眨眼之间,众人甚至没看到楚翼是怎么出的手,只看到他手中高高扬起的剑,顺着剑尖还滴淌出鲜红的血渍,一道鲜血从媚妃美丽的脖劲中,喷洒了出来,蜿蜒了整个白玉石地砖。

这一突变,殿中众人心里大骇,却是什么也不敢说,一时之间,整个大殿陷入了一种沉闷仿佛窒息般的氛围里。

媚妃躺在那里,原本勾魂摄魄的媚眼,此时瞪得大大的,似死不明瞑目般,向着楚翼的方向。

楚翼扔了手中的剑,朝龙榻上沉睡的夜帝走了过去。

嘴角的笑意在加大,但此时谁也没注意这个温雅的男人的变化。

×××

夜帝驾崩,由太子楚翼登基为新帝,太子妃不知何故,竟突然疯了,自是难以母仪天,后位暂时虚悬。

……

百集谷中,楚寒从魅影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只是微微惊讶了一,却并没有多大情绪波动。

“你走吧,以后没什么事,不用再出现了。”他对魅影命令道。

“是。”魅影看了他一眼,没有迟疑,很快便消失在里。

楚寒微微陷入沉思,幽眸的神色复杂难辨。

他,竟然死了!

这个消息来得太过突兀,以致于他有片刻的凝滞。

一只手抚了抚脸,将脸上不该出现的表情抚去,转眼间,他的脸上仍然一片冷冽。

幽眸闭了闭,心里并没有太多感觉,只是这样也好,他早便该死了。

蓝月光在他怀里,杏眸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男人,见他微有异样,突然伸手抚上了他的眉眼。

楚寒怔了怔,随即幽眸划过喜悦,将她在他脸上游动的手,抓握在手里,冰冽的脸上染了激动的笑意,“月光,你终于肯理我了?”

但蓝月光只是看着他,却并不说话。

楚寒说了很多的话,想引起她的关注,但只刚才那一之后,她又归于平静,仿佛刚才,只是他的错觉般。

“月光,你要怎样才肯放过自己?那并不是你的错,你却要如此折磨自己。”他苦苦一笑,将她牢牢揽进怀里。

……

日子依然平淡的过着,而蓝月光也还是一样,一心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

晚上,楚寒烧好了水,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褪去,看着她美丽的身子,他幽眸微微一滞,却什么也没做,只是将她抱进热水里,帮她洗浴身子。

他发现蓝月光自从不说话之后,他的话变得越来越多。他微微一叹,将衣袖卷得高高的,一只手拿了布巾帮她洗擦身子,动作很轻柔,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

“以前为了惩罚你,总是喜欢让你替我沐浴,看到你窘迫,我才会感到一丝快意。”顿了,他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以前无论我怎样对你,你都不会有丝毫的松动,那时我以为你这人的心是不是铁石做的?我做了那么多,你都不为所动。”

说完,他自嘲一笑,看着她的眼睛,却注满了温柔。

蓝月光的眼睛眨了眨。

×××

春天来到,许多动物都自冬眠里苏醒过来,开始出外觅食。

这天,楚寒带着蓝月光一起去山里狩猎。

将她放在一棵大树上,他才在四周走动,寻着动物的踪迹。

但他并不敢走远,只在一转身便能看到蓝月光的地方,打着猎物。

这天的天气异常好,阳光明媚,将整个山头照耀得暖烘烘的。

蓝月光坐在树上,虽然没有说话,但杏眸却一直追随着楚寒的方向。

冬天过后,因为饿了一个季节,动物都异常凶猛。

楚寒提着弓箭,很轻易地打到了一些小猎物。

走到一处花丛的地方,见花儿开得异常鲜艳夺目,想起很久以前,蓝月光说过想在院中种一些花草的,便蹲身,想拔一些花回去种。

然而,他刚伸出手去,却蓦然听到身后蓝月光一声惊恐的喊声:“相公,小心——”

他一喜,没想到蓝月光会喊他,但回过身一看,脸上的喜悦生生凝结住,幽眸变得危险冷邃。

只见在他五步远的地方,站着一头黑熊,此时正呲牙咧嘴的看着他,他心只微微一惊,刚才只顾着想蓝月光的事情,竟然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一头危险的熊在后面。

黑熊想是饿极了,此时以极快的速度,朝他奔过来。

他没有动作,目光却瞥向蓝月光的方向。果然见她脸上染了惊慌之意,他心里微微一荡,原来在他有危险的时候,她才会从自己的世界里苏醒吗?

心里震惊着,但同时也感到一种无以名状的喜悦,面对凶狠的黑熊,他仿佛没看到般,幽眸深深看向蓝月光的方向。

蓝月光的确是看到他有危险,才忍不住惊喊出声的,那种担心,仿佛是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毫不犹豫,便那样喊出声来了。

这时见黑熊已经朝他跑去,而他却仍没有动作,以为他是吓到了,顿时惊得花容失色,想也不想便从高高的树上滑了来。

看得楚寒一阵心惊肉跳,她那么大的肚子,竟全然不顾危险地从树上爬来。

眼看黑熊已经近在咫尺了,还亮出了锋利的爪子,他幽眸一凝,腰剑软剑倏地拔出。

“轰”的一声巨响,在山谷间乍然响起,蓝月光往前跑去的动作,蓦然止住,目光看去,只见刚才还很凶猛的黑熊,一眨眼间,已倒在了地上,她看到楚寒收回软剑,幽眸也往她这边看来。

眼前忽然一花,他已掠到了她面前,大手扶上她的肩,幽眸划过担忧,“月光,你没事吧?”

蓝月光愣愣回神,摇了摇头,“没事。”刚才那危险的一幕,还在心头,使她犹有余悸,她以为、以为……

她杏眸忽然瞪着他,怒道:“你是故意吓我的,对不对?”语气中含了一丝委屈。

楚寒低叹一声,将她揽进怀里,“如果不那样做的话,你是不是还打算将我隔绝在你的世界之外,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有多想你,但你却一个字也不说,你知道我有多担忧焦急吗?”

蓝月光心头微震,安静的伏首在他胸前,感觉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仿佛是做了一场梦般,虽然她一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楚寒对她所做的一切,她都知道,并感动着。

想到这里,她抬头看着这个似乎瘦了好多的男人,心里划过温暖的感觉,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抚摸他的脸,触手的扎刺,令她微微哽咽出声,“对不起,我再也不会了……”小手环在他腰际,紧紧圈住。

她真的很傻吧,但兰茵的话,的确让她感到痛苦又自责,北国会覆灭,是因她而起。

她在想,如果当年公主和雪太子没有将她带回皇宫,那么北国是不是就不会灭亡?

兰茵说,想让她痛苦,她那样做的目的,的确成功了,她是很痛苦,也很自责,一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将所有人摒弃在外。

可能是腹中的孩子,并没有让她绝望,所以这段时间,她虽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不言不语,但对楚寒为她做的一切,她却清清楚楚,刚才黑熊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一幕,使她冲破自己给自己的枷锁,毅然喊出声来。

想起他刚才面临的危险,心里犹在颤抖着。

“嗯。”他重重点了点头,将她紧紧揽进怀里。

×××

又是一年的春天,冬雪融尽,万物复苏。

院里的花,开得正好,在阳光,显得很是灿烂。

内却传来孩子的哭泣声。

“快点起来,孩子哭了。”一阵羞恼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又急又气。

“那就让他再哭一会儿好了。”男人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慵懒,对孩子的哭闹声,仿佛没有听到般。

“唔……”女人突然呻^吟出声,在男人强势的进攻,缴械投降,内传来一阵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半晌,女人突然将身上不知魇足的男人,狠狠推开,有些狼狈地从他身爬床来。

可能是跑得太急了,脚刚触到地板,双腿蓦地一软,险些栽倒。

男人有力的手臂从过后将她牢牢抱住,声音里透着未退的情^潮,“月光,再来一次。”

蓝月光脸一热,毫不犹豫地推开了楚寒的手,啐道:“不要脸,你没听到孩子在哭吗?”

楚寒无奈,有些不情愿地起身,“我去抱他好了。”

隔壁传来他抱怨的声音,“臭小子,每次都坏你爹的好事。”

蓝月光坐在床上,听到他的声音,心里有些好笑,同时又有些羞涩。

不一会儿,楚寒便把儿子抱了过来,嘴里低斥了声:“那么大了,还会尿床,真该揍他一顿。”

他嘴里说着凶狠的话,但动作却很娴熟地在替孩子换裤子了。

看着这一大一小,蓝月光嘴角微微勾起一个美丽的弧度,杏眸异常温柔。

楚寒坐到她身边,怀里抱着两人的孩子,大手倏地将她也抱进怀里,柔声说道:“月光,你看,以后,是我们两个保护你一个。”

“嗯。”蓝月光点了点头,靠在他胸膛上,伸出一根手指逗弄着他怀里,正睁大眼睛,骨碌碌看着两人的孩子。

房里弥漫着温馨幸福的气氛,生活虽然平淡,但两人却很幸福充实。

两人倏而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本书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