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武侠仙侠 偏执独占

第90章 豌豆看世界

偏执独占 江有无 9380 2021-06-04 21:59

  清晨。

  挂钟敲了五下。

  豌豆懒洋洋地睁开眼。

  今年,它已经十七岁了,放到猫里算得上极长寿的年纪。平时在院里晒太阳,那些个路过的流浪小年轻都得规规矩矩喊一声爷爷,然后才敢离开。

  什么爷爷!

  重新闭上眼,在沙发上懒懒打了个哈欠。

  豌豆十分不满。

  不掉毛也不生病,一吃能吃一大碗,前两天还一巴掌拍飞了一只吓到主人的壁虎。

  以矫健的身手来看。

  它明明正当年。

  然而或许真的是年纪大了,闭着眼,却怎么都睡不着。

  吹了下胡须。

  轻盈地跳下沙发,豌豆打算将平时巡视的时间提前几个小时,就当锻炼身体。

  悄无声息的。

  它来到一楼的儿童房。

  这俩熊孩子!

  门没关,用爪子扒拉开门,探头一看,豌豆就气着了。

  过分宽阔的单人床上如今正睡着两个小男孩,五官几乎一模一样,不熟悉的人打眼看过去,根本分辨不出谁是谁。

  睡在左边的那个姿势规矩,老老实实地躺在自己这边。

  而右边的那个则远远没那么安分。

  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占据绝大部分位置,把自己的哥哥硬是逼得蜷缩起身子。犹嫌不足,不知道梦见了什么,一边吧唧嘴,他一边去抢哥哥身上的被子。

  贺瑜你住手!

  愤怒地喵了一声,豌豆跳到床上,冲着他抢被子的小手就是一巴掌。

  天天欺负你哥还没完了!

  这俩兄弟是双胞胎,主人刚刚怀孕时,它还很期待,毕竟这样一来,家里最小的就不是它了。

  千算万算。

  豌豆哪里想得到主人生下的不是软绵绵的可爱宝贝,而是折天闹地的混世大魔王。

  随了父亲的脾气。

  哥哥贺瑾倒是个沉稳内敛的性格。

  然而不知道贺瑜究竟遗传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基因,还不会走路就学会了胡闹,待到稍大一点,拔花摘草拆家具根本不在话下,简直是个人型自走破坏机。

  家门不幸。

  豌豆还被揪过两把毛。

  因此,它看贺瑜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明明主人都说过,上个月过完六岁生日,已经是大孩子,他们要分开睡的!

  想都不用想。

  一定是贺瑜半夜又偷偷溜进贺瑾的房间里。

  然后把自家哥哥挤得睡没地方睡盖没被子盖。

  作为爷爷.......啊不长辈。

  豌豆自觉要替主人教育这个不听话的小家伙。

  于是,收起爪子,他用肉垫又拍了贺瑜一把。

  “啊......”朦朦胧胧睁开眼。

  就看见眼前有个毛茸茸的白团子。

  还没睡醒,贺瑜一把将豌豆搂紧怀里,“豌豆你来了......”

  滚开!

  愚蠢的人类不要碰我!

  你口水要沾我身上了!

  毛都炸了起来,试图挣脱。然而贺瑜人小力气大,挣扎半天挣脱不开。

  豌豆只能生无可恋地喵呜一声。

  太惨了。

  这哪里有当长辈的尊严。

  好在它这么一叫,被挤到床边快要掉下去的贺瑾悠悠醒转,扭头看见自家的猫被搂得直翻白眼,连忙拍醒贺瑜:“松手!松手!豌豆要被你闷死了!”

  还是当哥哥的好啊。

  终于逃脱贺瑜大魔王的魔爪。

  心有戚戚,不敢上前,豌豆躲去贺瑾身后,试图寻求庇护。

  “别睡了。”摸了摸豌豆的头,下床穿好衣服,贺瑾把贺瑜从床上拎下来,“快起床快起床,再不起床就晚了。”

  豌豆:“?”

  扭头看了看窗外蒙蒙亮的天,它匪夷所思。

  这俩祖宗平时都睡到□□点才肯起床,今天怎么突然转了性?

  凭借多年前在家属院和老鼠们斗智斗勇的经验。

  豌豆敢断定。

  这其中必然有诈。

  不动声色地摇了下尾巴。

  它决定静观其变。

  看看这兄弟俩到底想做什么。

  “好困......”眼睛根本睁不开,洗完脸,贺瑜依旧是没睡醒的模样,闭着眼往门外走。

  直到“咣”一声撞到门框。

  才猛然醒转过来。

  “哥。”那一声撞得太响,豌豆不由抬爪揉了揉自己的鼻尖,接着就瞅见贺瑜看向贺瑾,“妹妹说了,她也要参加。”

  诶嘿。

  听见贺瑜这么说。

  豌豆又摇了两下尾巴。

  主人的几个孩子里。

  它最喜欢最疼的就是小妹妹贺芽了。

  容貌肖父,俩兄弟长得更像父亲,尽管不想承认,到底基因良好,连贺瑜这种熊孩子都生了幅讨人喜欢的英俊模样。

  而今年三岁的贺芽则和主人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从出生起就是粉粉嫩嫩的小团子。眉眼慢慢长开,随了母亲精致温柔的长相,肤色白皙,小姑娘又乖又软,一双大眼睛成日忽闪忽闪。

  简直人猫通杀。

  萌得豌豆心肝直颤。

  既然贺芽也要参与,身为从她躺在婴儿床里就守在一旁的忠实护卫,它肯定要好好看着她。

  等等。

  刚跟着贺瑾贺瑜迈出几步。

  豌豆十分困惑。

  这几个孩子到底在折腾什么?

  眼下太阳都没升起,这么早从床上偷偷爬起来,难道是想搞什么离家出走?

  最近陪主人看了几部电视剧。

  这种兄妹逃家剧情豌豆已经看多了。

  甚至都觉得腻味。

  别吧!

  然而这种腻味的桥段轮到自己头上。

  它只想喵喵喵。

  人家离家出走那是受了苛待,亲爸不疼亲妈不爱。你们仨爸爸是知名总裁妈妈是大学教授,每天零食都能吃到饱,晚上睡觉前必须要亲亲才肯睡,就这么向往外面随时可能被人毒打的社会吗?

  吓得不行。

  正准备掉头飞奔上楼叫醒主人。

  身子一轻。

  豌豆被抱了起来。

  “豆豆。”

  家里会这么叫他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贺芽。

  “豆豆。”明明只有大半晚没见,穿着卡通睡裙,贺芽小奶音萌萌哒,“我好想你哦,亲亲。”

  说着就在它头上吧唧了两口。

  血槽要空了!

  半边身子软下来,整只猫轻飘飘不知所以然。

  待到被抱进厨房。

  豌豆才回过神。

  呃......

  所以其实是白天没吃够零食晚上饿了吗?

  用爪子扒拉了两下脸,它跳出贺芽的怀抱。

  谨慎地盯着这几个崽儿。

  “动作要小一点。”作为哥哥,贺瑾最成熟也最稳重,“不要吵醒爸爸妈妈。”

  那当然了。

  豌豆想。

  半夜爬起来吃零食这种事肯定会被训的。

  “我明白!”声音不由自主抬高,下一秒意识到自己又在闯祸,贺瑜蔫了下来,“哥哥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你不把零食罐子拆掉就不错了!

  毫不客气。

  豌豆翻了个白眼。

  “那我......”年纪最小,连流理台都看不见,眨巴眨巴眼,贺芽撇了下嘴。

  眼睛泪汪汪的。

  眼看就要哭了。

  小芽儿别哭!

  急忙跳回她怀里,豌豆用头蹭她的小脸。

  等你哥哥把零食找出来,好吃的都是你的!贺瑜敢跟你抢,我就拿爪子呼他!

  “小芽儿你待会负责试吃。”急忙安慰妹妹,贺瑾看向贺瑜,“行了,你先帮我把面粉鸡蛋都找出来。”

  面粉鸡蛋?

  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被贺芽抱着坐在一旁,急得直挠脸,最后,豌豆终于看见了贺瑾手上的书。

  《不会受伤!孩子在家也能自己做蛋糕!》

  “???”

  它愈发困惑。

  明明一个电话打给秘书就能吃到新鲜蛋糕,为什么还要偷偷起来自己做?

  眨巴眨巴眼。

  想了下。

  豌豆豁然开朗。

  最近一直在外面开会议,直到昨天才急急赶回家。男主人这么着急回来,是因为今天是他和主人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

  一个值得庆祝的大日子。

  这几个崽子。

  不禁摇了摇头。

  豌豆终于安下心来。

  只要不是偷偷跑到外面去,什么做蛋糕做点心的,就由他们去吧。

  又低头沉思了一会儿。

  “诶......”贺芽怀中一轻,“豆豆你去哪儿?”

  当然是去给你们打掩护咯。

  轻盈跃上二楼楼梯。

  早就精通自己开门的豌豆轻车熟路打开主卧的门。

  许久不见。

  折腾大半晚,直到深夜才沉沉睡去。

  主卧还残留几分旖旎的味道。

  作为早就做过绝育手术的禁欲猫,脸不红心不跳。十分镇定,豌豆跳上大床。

  在睡梦中也不愿分开。

  眉目俊朗的男人伸手搂住怀中的娇妻。

  两人指尖紧紧纠缠在一处。

  “晚晚......”不知道梦见了什么,他低低喊了声她的名字。

  换来一声无意识的嘤咛。

  你们俩就好好休息吧。

  打了个哈欠。

  豌豆舒舒服服在床尾趴下,然后闭上眼睛。

  等它醒来。

  今天又是美好悠闲的一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