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历史军事 我在大明开无双

二百五十三章 再走仙霞

我在大明开无双 戴小楼 5448 2020-07-25 08:02

  康飞倒也不是歧视女人裹小脚,首先,这个裹小脚也不是她们自己选的,再则说,即便自己选的,那也不是什么非死不可的原罪。

  五百年后他那个时代,连抽烟喝酒纹身的都敢说自己是好女孩呢对不对……

  只是,这一双小脚,未免不好赶路。

  一时间,他未免有些头疼。

  不过,头疼归头疼,礼节不能少了。

  当下他一个肥喏唱到地上,“小弟戴康飞,和卞狴犴卞二哥是八拜之交……”

  俞家小姐回了一个礼,却不知道怎么称呼他,未免有些尴尬。

  难道叫叔叔?哪儿有这般不自爱的大家闺秀。

  康飞看俞家小姐表情,就知道是自己疏忽了,当下膝盖一软,就往地上一跪,把俞家小姐吓了一跳,连脸色都吓白了。

  “不知道小弟可有那个福分,和姐姐姐弟相称……”

  古语说的好,嫂溺,叔可援之以手。但是,终究不如姐弟来得更加方便。

  即便五百年后,那个不要脸皮的时代,也多有人以这样的称呼欲盖弥彰,什么干姐姐干弟弟的……既然用的多,可见,是好使的。

  俞家小姐闻言便反应过来了,脸上未免露出感激之色,这时候,旁边一个一直默不作声的丫鬟才插嘴说道:“我家小姐闺名霜华。”

  康飞当下便喊了一声,“霜姐,小弟是个鲁莽的性子,以后,就要姐姐多加照顾了。”

  把俞家小姐接着了,康飞自然就不愿意多做停留,平湖是个小地方,来回走一圈,也不过半个时辰都不到,要说什么景致,什么名胜,也谈不上,再说,康飞也不好那个。

  当下他就买了两匹脾气温顺的老马,又买个车,自己亲自驾车,至于毛半仙,只能请他骑个大青驴了。

  胡宗宪站在楼上,看着康飞身影离开平湖县,未免叹气。

  这样的虓虎,自己却不能用,实在是……

  摸着下颌的短须,他未免就想,没有那等猛将,却也未必不能剿倭,历来剿匪,那自然都是剿抚并重……

  他打定主意,转身就看着矮大紧说道:“文长,你觉得,我若是招降一股倭寇……”

  矮大紧摸了摸头,皱眉不语。

  这招降,未必是合适的路数,别的不说,要是招降的倭寇又反了,那,朝廷怎么看?

  几个人商议了一番,到晚间的时候,有个长随进来,说是有明德先生的信。

  季明德接过来一瞧,未免就微微一笑,“是唐荆川……”说着,就拿起一枚裁纸刀,把信封上的印泥刮掉,展开后抽出里面信笺:

  书惠远及,以咳恙未平,忧念备至,感愧良深!食姜太多,非东南所宜,诚然。此亦不过暂时劫剂耳。近有一友为易【贝母丸】服之,颇亦有效,乃终不若来谕【用养生之法拔去病根】者,为得本源之论。然此又不但治病为然,学问之功亦当如是矣。

  承示【立志益坚,谓圣人必可以学而至。兢兢焉,常磨炼于事为朋友之间,而厌烦之心比前差少。】喜幸殊极!又谓【圣人之学不能无积累之渐。】意亦切实。中间以尧、舜、文王、孔、老诸说,发明【志学】一章之意,足知近来进修不懈。居有司之烦而能精思力究若此,非朋辈所及。然此在吾明德自以此意奋起其精神,砥切其志意,则可矣。必欲如此节节分疏引证,以为圣人进道一定之阶级……

  唐荆川的书信中,处处可见圣人之道大矣!不过,心学这时候虽然是显学,却也不是无懈可击,往往被人攻击为【迹近佛道禅宗】

  不过,那些就不在康飞书中交代了,他又不一生俯首拜阳明,心学有用,那么,自然可以请两个老师来教教,要是没用了,那自然扔掉,难道还顶在头上供起来不成?

  他和唐荆川老哥哥,在一起,也多是喝酒吹牛逼,不至于去探讨什么心学学问。

  反正。

  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要是抓不到老鼠了,那自然就不是好猫。

  一路无话,再次重走仙霞关驿道。

  不似和向鼎向大爷一起走驿道的时候,向大爷喜欢寻幽访胜,六百里加急一两天就能走完的,他能走一个多月,这,上哪儿说理去?

  考虑到俞霜华姐姐身子羸弱,康飞未免放缓速度,怕把俞霜华姐姐身子累着,那反倒不美了。

  即便如此,也就不到十天,便把仙霞关驿道走完了。

  虽然用归心似箭来形容似乎不大恰当,可是,康飞这时候的确心情有点小激荡。

  到了瓯宁县县城门口,康飞未免就扭头对马车内说道:“姐姐,前面便是瓯宁县了,咱们这下可算是到家了……”

  车里面俞家小姐心情一阵激荡。

  当初,她和卞狴犴也算得是两情相悦,后来抗父命不尊,从康飞口中得知卞狴犴一直未娶,要说她心里面不感动,那肯定是假的。

  可着整个大明朝去找,这样的男子能扳着手指找出来十个么?

  一时间,车里面俞霜华忍不住,就伸手挑起半截车帘往外面看去。

  在城门口的时候,康飞瞧着门口收税的,未免觉得奇怪。

  他之前没事出个城什么的,那城门口收税的都认识了,怎么突然就换了人了?

  换上来的税吏也不认得,长得黑黑的,鼻孔还朝天,最关键是,身上居然还穿着个儒衫。

  你穿儒衫便罢了,怎么头上还裹着个诸葛武侯的头巾?

  那税吏一下就把康飞的马车拦住了,康飞看看后面毛半仙,就等毛半仙上来付钱。

  不曾想,那税吏一张嘴就是五两银子,把康飞吓一跳。

  五两银子,这厮不是疯了罢?

  钱不是没有,但是,不能这么给了,莫名其妙给五两银子,那不成傻逼了么!

  当下他未免就把脸一沉,坐在马车上说道:“这建宁,还没人敢收我五两银子的进城税。”

  那税吏闻言,顿时一笑,“这位小哥,你这个话,未免太也吹大了,不瞒你说,这五两银子进城税,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康飞被他这话说得气乐了,心说你这么屌,你家里面老子娘知道么!

  他未免一撇嘴,就从马车上面站了起来,“我要是不缴呢?”

  那税吏一瞧,当即伸手进嘴巴里面就打了一个唿哨。

  随着他的唿哨声响起来,从后面巷子里面呼啦一下钻出来几十个土狼兵。

  康飞瞧着未免一皱眉,心说田姬这个家当管得太不像话,回去要好好教育教育了,得把田姬双腿吊起来采蘑菇……

  他心里面正在盘算,那税吏这时候未免就冲着他笑,“这位哥子,银钱都是身外之物,何必呢?”

  毛半仙这时候赶紧上来,就对康飞说道:“都到门口,何必惹这不痛快?真有什么麻烦,俞家小姐脸上须不好看。”

  康飞一想,这要是打起来,万一磕了碰了,算了算了,谁让老子带着女眷呢!

  当下他又坐了下来,毛半仙大声就道:“五两,五两……”说着,就拿出五两银子来。

  那税吏瞧了康飞一眼,再看看毛半仙,然后伸手挖了挖鼻孔,说道:“我说的是每个人五两。”

  这话一说,连闯江湖许久的毛半仙都有点吃不住。

  王八蛋,你这个未免也太狠了罢?二十五两,够一户普通人家嚼谷两年的了。

  康飞那属狗的脾气,能吃了这个闷?当下未免沉声就让丫鬟带着俞小姐往车里面坐稳了,随后,就从车上跳了下来,劈手就把那税吏的衣裳领子给拽住了。

  那税吏犹自不知死,反倒威胁康飞,“我们永顺土司的狼兵,那是要去浙江抗倭的,收点银子怎么了?我劝你识相一点,把银子缴了,大家都好看,若不然……”

  他说着,看了马车里面一眼,就说道:“让女方守了寡,岂不是糟糕??难道,还要我来帮你照顾小寡妇不成?”

  说着,自觉有趣,忍不住嘎嘎笑了起来。

  康飞正纳闷,怎么土狼兵还在当地收税了?听这厮说话难听,顿时脸色一沉,劈脸就甩过去一个大嘴巴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