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其它小说 我怀了男主的孩子[穿书]

第99章 番外二

  赵文勋五岁的时候, 已经是个小大人的模样。长相上完全承袭了赵时律, 还带着婴儿肥的脸上能瞧得出长大后的俊美。

  作为赵沈两家第四代唯一的孩子, 他自然是万千宠爱集一生。或许是因为赵时律没有长在赵家,韩数也没有长在沈家的缘故,赵沈两家的长辈对小火车简直疼到了骨子里, 说他是两家人的眼珠子也不为过。

  上至两位老爷子, 下到家里的佣人司机, 无一不对他喜爱至极。

  在今年之前,韩数都比较忙, 不仅要拓展自家品牌服装的线上市场, 还要准备公司上市的事情。大美已经并到沈氏, 成为子公司。

  为了上市,前期她和公司的高层做了相当多准备工作。

  直到上市后, 她才松了一口气, 没有以前那么忙了,也有更多的时间在家里陪家人陪孩子。与此同时,收到了家里长辈们或明或暗的示意,是不是该给小火车添个弟弟或妹妹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 孩子是不会嫌多的。

  婆媳二人闲暇说话的时候, 赵远芳又提到了这个问题, “我身体还行,还能帮你们带孩子。小火车明年就要上小学了, 你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再要一个。咱们家院子大, 够孩子们跑的, 小火车一个人也有些孤单。”

  韩数没有说话,先是沉默了一会儿。

  她和赵时律都是独生子女,再生一个是完全可以的。

  可是从她个人的情感来说,她是不愿意生一个孩子来分薄自己对小火车的爱。小火车是她两世好不容易来的孩子,她是怎么疼爱都不够的。

  小火车对她的意义不一样,可以说如果没有儿子,她重生在任何一个时间点,她都不会有现在的幸福。

  就算是另一个孩子也是她和时律的孩子,她还是不想再生。

  “妈,我…不是很想再生一个。公司现在虽然走上正轨了,但是事情不会少。我常常觉得陪小火车的时间都不够,恨不得每天能再多挤一些时间出来。如果生个老二,我的精力肯定更不够,时间也不够。”

  “妈明白你的意思,我不是催你们,就是给你们提个建议。当然生还是不生,还得你和时律做决定。我们做长辈的,无论你们做什么决定,都会大力支持。不过你亲爷爷以前好像提过,想让你们再生一个,随沈家的姓。”

  韩数能理解沈爷爷的想法。

  “这件事情,我会和他好好谈一谈的。”

  “行,你们自己看着办。我呀,其实每天能看到小火车,就高兴得不得了。人生在世,不能太贪心,这样已经够好了。”

  说实在话,赵远芳确实算得上最开明的婆婆。韩数一直对她心存在感激,婆媳的关系处到她们的样子,是一种福气。

  “谢谢妈。”

  “一家人,谢什么。”

  赵远芳说着,笑了起来。

  岁月很厚待她,比起很多同龄人,她看上去要年轻许多。这几年日子过得顺遂,儿子媳妇孝顺,孙子又听话懂事,她心宽了,心情好了,全都显在了脸上。

  韩数做为晚辈,其实是很希望她能再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看她和张叔相处的样子,虽然不是爱情,却已经成了亲情。

  或许这未偿不是最好的结局。

  张叔的期待不会实现,埋藏在心底的爱情也不会开花结果。可是对于他来讲,能这样近距离地陪在心爱的女人身边,可以照顾她,也是一种梦寐以求的结果。

  不是每一份爱情都会得见天日,也不是每一份爱情都会得到回应。

  不能相爱,相守也是另一种圆满。

  赵远芳见儿媳不说话,问道:“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韩数笑了一笑,“没,我在想下次去沈家时,怎么和我爷爷说这件事情。”

  “你爷爷是个开明的,他不会说什么。”

  韩数当然知道长辈们的性,其实家中的长辈个个都是开明的。就连那个生母,近几年她们淡淡地相处着,倒像是成了朋友。

  这样不亲不近的处着,对她来说,是最舒适的距离。

  再次去沈家时,和沈爷爷说起了这件事情,表达了她不想生二胎的想法。沈老爷子先是没有说话,好大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

  “我尊重你的决定,只是这样的话的,以后小火车就要辛苦一些。毕竟两家公司都是上市公司,都要他来接手。”

  关于这个问题,韩数有想过。

  其实人性是很复杂的,尤其是豪门之中涉及到继承权的问题。就算是兄弟姐妹之间,也会因为利益而反目。

  如果毫无异议,其实未偿不是一种好事。

  “这个我知道,以后的科技更发达,公司的事情处理起来更快速便捷。即便是管理两家公司,借助高科技工具,再加上有得力的助手,也不是什么难事。”

  沈老爷子点点头,“你们年轻人看得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得到了沈爷爷的支持,韩数松了一口气。爸爸那边不用担心,只要是她的决定,爸爸永远都是无条件支持。

  对于外孙,爸爸是疼到了骨子里。

  她不过是偶尔再小火车去看他,他就在学校的宿舍里准备了堆成小山的零食。为了讨好外孙,只要是有孩子的同事都被他请教过。

  听韩理偷偷讲过,他们同学都私下议论。说三清教授从天上下了凡间了,仙气少了,反倒是多了许多烟火气。

  不过,同学们更喜欢这样的沈教授了。

  这话,她当然不会告诉爸爸。

  晚上她哄儿子睡觉时,听到小火车提起了这件事情。

  “妈妈,我想要个妹妹。”

  她很惊讶,以为是长辈们前段时间在他面前提过,小家伙记住了,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爸爸妈妈只要你一个孩子,不好吗?”

  小家伙的神情和他的爸爸有些像,只是给人的感觉却是阴阳两个面。她的记忆中,时律以前总是阴沉沉的,又不爱讲话。而儿子恰好相反,开朗阳光,像个小太阳。

  “我有很多很多的爱,我想和妹妹一起分享。曾祖父爱我、曾外祖父爱我、外公爱我、外婆爱我、奶奶爱我、张爷爷爱我、爸爸爱我、妈妈也爱我。这么多的爱,太多了,我可不可以有个妹妹一起分享?”

  他掰着小手指头,一个一个地数着,认真无比。

  她的眼眶瞬间湿润,这个孩子……

  有人说世界上的孩子分为两种,一种是来讨债的,一种是来还债的。以前她觉得自己是个来讨债的孩子,可是她的孩子,却真真是个来还债的。

  怀孕的时候,她就没受什么罪。

  生产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

  他一生下来,就乖巧的很,不怎么闹人。才长大一点,不过是五岁的孩子,就知道要把爱分给别人。

  这五年来,因为这个孩子,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圆满了。他像一颗开心果,把她的生活变得充满欢乐。

  他又像一道阳光,温暖了她的整个人生。

  这么好的孩子,怎么爱都是不够的。她轻轻在他的额头吻了一下,他的身上还带着奶香气,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可是妈妈只想爱你一个宝贝。”

  即使另一个孩子也是她亲生的,她也不愿意。

  小家伙眼睛忽眨着,有些困惑。过了一会儿,他又高兴起来,伸手搂着自己妈妈的脖子,“那妈妈就爱我一个人吧。”

  他像刚才妈妈做的一样,也亲了妈妈一下。

  “妈妈,我爱你。”

  突然看到走进来的男人,他声音更大,“我也爱爸爸。”

  韩数转头,看到赵时律走过来。五年过去,这个男人越发的有魅力,那清冷禁欲的气质,修长挺拔的身材,还有举手投足间满满的绅士风度,无不令人倾心。

  “回来了。”

  “嗯。”

  赵时律应着,躺在床的最外边。

  当爸爸和当妈妈的分别睡在儿子的两边,小小的人儿被他们保护在中间,赵时律清越的声音不徐不疾地讲着故事。

  时不时的,小火车会提出一些奇怪的问题。

  赵时律耐心地回答着,父子二人的互动听到韩数的耳中,只觉得是世界上最动听人的话。五岁的孩子,对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好奇。小小的脑袋中有着丰富的想象,提出的问题她都不保证能答得上来。

  这个时候,有个无所不知的丈夫是多么省心的事情。

  小火车听完了两个故事,心满意足地搂着自己的爸爸的,不到一会儿就睡着了。夫妻二人隔着儿子的睡颜对视一眼。

  等儿子睡得香沉,二人轻轻地起身,关门出去。

  回到他们的卧室,韩数把儿子今天说的话给丈夫说了一遍,“我实在是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你不知道我听完他说的这番话,我差点泪奔了。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我不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不想再生一个,来分我对他的爱。我只爱他,我只想爱他。”

  她的情绪有些激动,眸中有泪。

  赵时律搂过她的肩,下颔抵在她的发间,“我明白,我也爱他,我也只愿意爱他一个人。”

  如果不是这个儿子,他和她又怎么可能会走到一起?如果不是儿子,她不会嫁给自己,不会给自己机会。

  对于儿子,他何尝不是倾注了全部的爱意。

  两天后,在一次赵沈两家的聚餐上,夫妻二人就二胎的问题表明了明确的态度。长辈们都很开明,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不过有小火车这样的乖孙子,也确实不需要再苛求。

  何况生不生是年轻夫妻的事情,他们既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一定有他们的道理。

  吃过饭后,小火车在院子里跑开了,韩数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像一辆火车头一样精力旺盛地爬高爬低。

  玩得累了,他才坐到妈妈的身边。

  韩数给他擦了汗,让他喝了水。

  “妈妈,爸爸为什么也不想要妹妹?”

  小家伙年纪不大,确是个会听事的。刚才吃饭的时候大人们说话,他听懂了。昨天妈妈已经和他说过不想要妹妹,他倒是没有惊讶。

  只是奇怪,为什么爸爸也不想要妹妹?

  妹妹应该很可爱的,不过爸爸妈妈不想要,他也就不要了。

  韩数仔细替他擦着手,然后把他搂在怀中,爱怜摸着他的头,“因为爸爸和妈妈一样,都只想爱你一个宝宝。”

  小家伙似懂非懂,眯着眼笑了起来。小小的人儿,这么一笑,恰似万束阳光洒在人的心上,让人心情豁然开朗。

  她心一软,这个孩子带给她太多的感动。只要是看到他,她觉得人生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不重要,

  这是她的宝贝,视之为生命般的存在。

  亲了亲他的脸颊,满满的幸福感。

  宝贝,愿你一生健康平安,快快乐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