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历史军事 抗战韩疯子

745 囊中羞涩

抗战韩疯子 深思文学 4564 2020-07-25 18:05

  大多时候倾诉者的幸福的确要比倾听者的幸福来得更为强烈。

  李瑞生这话匣子在韩烽的诱导一经打开,便再也停不下来了,直到把他在小学里的见闻以一个孩子的视角讲完,已经差不多接近十一点了。

  疲惫终于战胜了兴奋,李瑞生打着哈欠上了床,临了还没有忘记道:“冯叔叔,你答应好的,明天可要接着给我讲一千零一夜。”

  韩烽笑道:“当然,赶快睡吧!”

  两人一起躺在还还算宽敞的床榻上,李瑞生很快便进入了梦乡,平躺着的韩烽静静地望着头顶上的瓦片,从李瑞生的嘴巴里,他了解到不少关于着伪满洲国的事情。

  这也是韩烽为何执意要与李瑞生同宿的缘由。

  伪满洲国当局是如何从思想上束缚诱导民众的,从这些还在上学的孩子们身上能够得到最明显的体现。

  阴谋自然是看出来了,小鬼子打着东亚共荣圈的鬼把戏,以各种手段宣传本国的文化,这是打着同化伪满洲国民众的主意。

  像瑞生他们这样的小学生必须要学日语也就算了,平日里还得学会画曰本地图,了解曰本文化,甚至去背诵日本的相关地名。

  李瑞生甚至还给韩烽讲过这样一个例子:

  日语老师甚至会在学生们放学的时候堵在教室的门口一个一个轮着询问中国学生,比如随便指着天花板、玻璃、窗户,然后大声的喝问这是什么。

  如果回答的稍微迟疑,或者是用中国话回答的,那可就遭了殃了,不能回去吃饭被饿肚子不说,有的时候还会被体罚。

  可是你如果连忙用日语回答了,不管是对的和错的,日语老师们都会笑逐颜开,然后高高兴兴的送你出教室门。

  这种事情貌似有些荒诞,可韩烽却听出了名堂,这是训练学生们下意识的反应行为。

  如果一个中国孩子下意识的说的却是日语。

  这背后该暗藏多少耻辱,嘲讽和阴谋,简直就是一种文化的强制灌输。

  细思恐极。

  就算是出了学校,在整个伪满洲国似乎也同样如此。

  比如两个人无论是在政界还是商界军界上的竞争者,其他条件不分仲伯的情况下,如果其中一人会说日语或者说精通日语,那么他一定会被优先录取。

  就算是两个人打架被警察局抓去了,要是哪个开口的能说上两句流利的日语,立马就会获得警察局的好感,说不定不占理的那个反倒是占理了。

  没办法,曰本人虽然担任的是满洲国各个部门的副职,比如这警察局的副局长之类,可实际权力却偏偏就在这副职的手上掌握着。

  生杀予夺副局长说了算,好不容易来个曰本老乡,你指望他能够铁面无私吗?别扯淡了。

  在这样甚至有些严重扭曲的文化环境下,整个伪满洲国日语盛行,曰本文化盛行,哪个中国人要是不会说上两句日语,那可就别想在这儿轻轻松松地混下去了。

  另外就是曰本的阶级服从文化,在这儿整个伪满洲国同样表现的淋漓尽致。

  上级打下级,日本人打满洲国人,似乎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大街上打架的多半都是满洲人打满洲人,比如八旗子弟打平民,有钱的打没钱的,有权的打没权的。

  要么也是日本人打日本人,满洲人打曰本人是绝不可能出现的,一旦有发生,警察局绝对不会问青红皂白,第一时间就把那个打曰本人的满洲人抓去送到监牢里。

  曰本人打满洲人却是屡见不鲜的了。

  韩烽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应该感慨或者愤怒些什么。

  终了什么也懒得去想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

  ………………

  第二日天朗气清,是个不错的日子,韩烽起了个大早,瑞生却是吹牛皮了,差点睡过了头,要不是韩烽把他叫醒,可能上学就要迟到了。

  韩烽提议陪送瑞生上学,瑞生也没有拒绝,反倒是欢呼雀跃。

  这一幕看得何萍暗自惊讶,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只不过是一夜时间,韩烽和瑞生两个人的关系居然就如此亲近了。

  总归是好事,在这伪满洲国能和一个曰本人搞好关系,是大多数的民众都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瑞生一家能够生活的还算殷实,就连瑞生都有小学可以上,也多是得益于他父亲帮着做事的那个曰本上司。

  “那好吧,你们去吧,路上记得听冯叔叔的话。”

  “嗯嗯,妈妈,我知道了。”

  李瑞生的早餐一般都是在外面花点钱解决的,何萍连忙拿钱给韩烽,数量远比一顿早餐钱要多不少。

  韩烽笑道:“大姐,我在你们家住宿你不收钱我已经怪不好意思的了,一顿早饭而已,就当是我请瑞生吃了。”

  尽管……韩烽摸了摸自己的裤兜,里边只剩下最后几个叮当响的大洋。

  外边早已经热闹起来,韩烽带着瑞生在街边摊随便吃了点儿早餐,就把他送到了学校。

  返回准备去火车站看看火车票的情况的时候,路上遇到几个曰本人正在售卖他们的自行车。

  将近一米的高台,上面摆放着十几辆自行车,曰本人唧唧哇哇的说了一阵,韩烽离得远,只能听个大概,无非就是王婆卖瓜,说他们的自行车如何如何品质优良之类。

  然后就看到那曰本人商人高高的举起自家的自行车从高台上狠狠的摔了下去。

  韩烽在好奇中大步走过去的时候,正听到那曰本人用稍微有些蹩脚的中国话说道:“我们的自行车,质量的,非常有保证的,车我摔给你们看了,现在请你们检查检查是否有零件上的损坏。”

  十几个民众围着那被摔的自行车到处摸了摸看了看,果然,把手、脚踏、链条、支架、轮胎……根本看不出任何被损坏的地方。

  那曰本人得意道:“我们大曰本帝国是工业强国,制造出来的工艺品的,不可能有残缺,请大家放心购买。”

  “先生,买一辆的,要不要?”那曰本人刚好望见韩烽。

  一辆自行车倒是也不贵,也就两百多块。

  按照一个普通小学老师一个月十几块钱的标准来看,攒个两年多工资也就能买一辆。

  呵呵,当然是嘲讽,在这个时期一辆自行车远远不是普通家庭能够担负得起的。

  至于兜里就剩下几块大洋的韩烽……韩烽干咳了两声道,当然不能在小鬼子面前落了面子:“哦,不用了,家里的车库都快停满了。”

  周围人一怔,也知道韩烽是在开玩笑,随即爆发出一阵哄笑。

  那曰本商人笑道:“那位先生家里的车库都停满了也不愿意买我们家的自行车,看来是我的刚才摔得还不到位,我的再摔一次给大家看看。”

  韩烽:“……”

  这铁憨憨的小鬼子,老子要不是囊中羞涩,就拿钱砸死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