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武侠仙侠 醉狂江湖

(三)

醉狂江湖 黄泉瓜子 3593 2020-01-27 13:40

  

  站在张云天背后的数十名银甲武士迅速前冲,手中的黄金盾牌立即把张云天护在中心处,甲胄在夕阳的余晖下闪闪发光,远远望去犹如一片钢铁城墙般。

陈丹生一剑刺在两块盾牌中间的缝隙,那城墙居然纹丝不动,看来这些武士之间的配合已经相当娴熟,互相的默契也十分惊人,就在陈丹生愕然之际,无数暗器从城墙的间隙中掷出,在空中形成了一片网状,这等阵势普通的高手根本无法阻挡,而陈丹生也感到相当棘手。

用来当做肉盾的马大通浑身顿时中了几十枚毒镖,嘴角黑血狂吐,眼看是救不活了,陈丹生只能一脚将其踢开,这时强弓劲箭随即赶到,无数箭矢从四面八方而来,他虽持剑左右挥舞,但还是没能护住周身,一轮箭雨下来小臂和右肩处同时中箭。

陈丹生忍着疼痛将身上的箭矢斩断,以免影响自己后续的行动,但是想要拔出来却是休想,这些翊翎箭箭头上有四处倒勾,强行拔出非得要撕下一大块血肉才行,在持续作战中无异于自杀的行为。

形势突然急转直下,现下连陈丹生自己都没有把握能够全身而退,擒贼先擒王的策略已然被识破,难道今日就要力战而亡吗?

数息之后第二轮箭雨便要随之而来,陈丹生没有时间再作考虑,立即向一侧的弓手方向冲了过去。前方不远处便是密林,只要进了树林之中,便能跟张府的大军捉迷藏,最不济也能跳入洛水之中脱身。

但真有这么容易吗?

斩杀了三两名弓手之后,陈丹生已然被后排的刀盾手团团包围,在他跃起之时曾看到外围还有数百骑兵在四处游走,而自己跟树林之间最少还有三里地,仅仅依靠人力的话又怎能比得上骏马的速度,况且马儿要起速得不少时间,到时候箭矢招呼上来,他便成了活靶子……

“杀!”

陈丹生大喝一声,剑花随即在周身四散而开,数十名军士手中的木盾顿时被切开,连带着自身都被开肠破肚,翻滚飞退之中又连带引起了一阵拥挤,包围圈暂时松动了不少,陈丹生哪里还敢迟疑,用长剑挑起掉落地上的箭矢,又向四周打了出去,同时身子前冲,硬生生要杀开一条血路来。

四周的大军正好合围上来,被几十支劲箭再次射的慌乱不已,一番交战下来,陈丹生虽然受伤不轻,但张云天的手下已经死了不少人,这些可都是府中的精锐,府主大人哪能不心疼,他如今对陈丹生恨之入骨,就算这厮逃脱,也要向各大门派发去悬赏令,务必让对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但陈丹生今日能不能脱身还在未知之数,对他来说眼前是杀不尽的敌人,而自己的真气消耗甚剧,伤口处也在不断流血,身体不是铁打的,陈丹生已经非常疲累,但他必须撑下去,只要稍有松懈,背上的一刀一枪就是前车之鉴。

生死之间,陈丹生终于再次看到了外围的骑兵,看来突破在即,而张云天手下的大军也已经变阵,刀盾手慢慢在四周合围,而五百骑兵则已经远离大军,在数百步开外游弋,长弓手则再次布好阵型,只要陈丹生落单,那么上千支劲箭正等着招呼他哩。

“舅父大人,你看远处是不是水牛?”

此时站在乱葬岗山包上的都督韩涛疑惑道:“如此多的水牛到此处来相当奇怪,其中莫非有人故布疑阵?”

张云天道:“看来是这小子的同伙无疑,你立即派三百骑兵过去驱赶,如遇抵抗格杀勿论!”

“是,府主!”

韩涛接令而去,张云天一脸冷若冰霜,今日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府中三大剑客简直是酒囊饭袋,他此刻最希望的是这一役能快点结束,如果传了出去,被其他三大家族笑话事小,如果他们以为自己势弱,联合来攻的话,可能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不保……

“禀告府主!”

“说!”

斥候下跪道:“逆贼已杀出重围,两百骁骑正在前方两里处拦截,请府主示下!”

“没用的东西!”

张云天淬了口吐沫道:“弓箭手立即放箭,给本府射死这个胆大妄为的逆贼,还有尸首务必保持完整,本府还要将其悬挂城头十日,以儆效尤!”

“是!”

斥候才刚下去不久,一片黑压压的箭雨便朝着落单的陈丹生而去,旷野之中一览无余,陈丹生根本无处可躲,他不得不停下转过身去,密云剑随即在身前乱舞,此时真气严重透支,他已经使不出太多家传绝学来了。

眼看武林中又要少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陈丹生突然大喝一声,他身前的大地随之震动起来,几条绿色的藤蔓拔地而起,并互相缠绕,不多时便在他面前结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无数箭矢落在大网之上,因为藤蔓的弹性而没有射穿,陈丹生暂时得以苟活,但他实在是太累了,身躯摇摇欲坠,恐怕一个普通士兵便能要了他的命。

远处的骁骑见状纷纷拔刀冲了过来,这可是立大功的机会,刚才的犹豫顿时烟消云散,喊杀声不绝于耳,大家把这逆贼看成了升官发财的敲门砖,个个精神抖擞,而陈丹生少有傲气,他不会容忍自己死在这些无名小卒的手中,低头看着家传的密云宝剑,陈丹生凄然一笑便要反手自刎。

“兄台,如何这般想不开!”

一颗小石子带着话音随即赶到,把陈丹生手中的宝剑击落,陈丹生愕然望去才发现冲在最前头的那位骑士有些面熟,此刻他也无法反抗,只是盯着那双清澈的眼睛发呆,而那神秘的骑士则吹起了一声长哨……

原来另一个方向的数百头水牛已经冲破了骁骑的防守,也不知是不是人为,那些水牛的尾巴上居然冒起了火苗,火势也越来越大,这下可惊怒了这些大家伙,水牛们顿时慌乱的往前冲去,途中根本不知疲倦,在它们的冲击之下,处在山包之间的张府大军被冲得支离破碎,不少人更是自相践踏而亡。

听到长哨声后,其中数十头水牛顿时向陈丹生的方向而来,而牛尾的火势也正好熄灭,但是发狂的牛根本不管这些,还是拼命的往前冲,许多骑士一看便要躲避,但是刚才的冲刺大家已经混在了一块,哪里有那么多空间挪腾,这下两百骁骑顿时人仰马翻,连带着后排的同伴也纷纷绊倒,最前头的那位骑士则抄起将要倒下的陈丹生便送到了马背之上。

张云天在山包上眼睁睁看着陈丹生被人救走,而自家也是损失惨重,气的他一口气喘不上来气,竟吐出一口鲜血,人也向后倒了下去……

“府主,府主,舅父……”

身旁的下属见状顿时大乱,大家搀扶起张云天便往城中赶去,这时追杀逆贼已经没有意义,但如果府主死了,那阜阳城将万劫不复,所有人心中都想着自己的小九九,人心难测,张家因此事恐怕会急速衰弱下去……(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