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武侠仙侠 尘翳

第一百九十一章 灵界通道

尘翳 鲁班尺1 4384 2020-01-27 13:44

  

  担当老和尚的那幅所画之残月,民间谚语有云:“上上上西西,下下下东东。”意思是,上弦月(新月)、上半月、上半夜,西边天空西边亮;下弦月(残月)、下半月、下半夜、东边天空东边亮。所以,画上对应的是农历二十二、三日的下半夜,表明灵界通道只有这个时间才会开启。

莫残和小山鬼提前一天便登上了玉局峰,尽管山上溯风凛冽天寒地冻,好在自己内力深厚又穿着那件毛皮坎肩,因此并不觉得有多冷,小山鬼则皮糙肉厚更是满不在乎,在尘世禁锢了整整一千五百多年,马上就能够返回去了,灵儿自然是异常的兴奋。

峰顶杜鹃灌木林环绕下的“龙池”依旧是波纹不兴,潭水黑幽幽的,就像是一面镜子,倒影着夜空,令人顿生惶惑之感,以至于分不清天上地下。

莫残当年就是在这潭水底下发现穆先生尸体的,如今青灰色岩峰石屏下的墓穴已经覆盖了厚厚白雪,一晃他已经死去五六年了。时过境迁,现在换成是莫残前来探索玉局峰灵界通道了,穆先生若泉下有知又该作何感想呢。

这些日子,从灵儿的口中对灵界有了大致了解,那里幅员辽阔无边无际,也有太阳月亮和昼夜更替,山川河流以及花草树木一样不少。灵儿本身是妖兽,已经修炼至“炼精期”末的第九期,化掉了喉间梗骨因而能口吐人言,只是不小心被灵气旋涡卷入通道中而误闯尘世。当然这种情况是极其罕见的。

据牠所知在灵界的人类也有种族之分。巨人族逾两丈多高。而侏儒族则不足三尺,但普遍的则和尘世人类差不多。据闻还有一种“尸人”,十分隐秘和诡异,灵儿也没见过。

灵儿说那里的灵气非常充足,动植物的寿命极长,以至于人类与妖兽都热衷于修炼,有朝一日能够升入仙界。有许多的修仙家族存在,也有一些散修炼气士在独自默默苦修。修仙家族之间以及他们与妖兽之间时常爆发冲突,场面血腥惨烈,互有胜负。

莫残也问过有关妖兽修炼的情况,灵儿说,在尘世很多功法都是以“七”层为最高等级,在灵界则是以“九”为极限。例如,牠修炼的“炼精期”就相当于人类修真的“炼气期”,至于修真等阶,牠只知道人有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以及元婴期化神等等九个阶段,妖兽也同样有相应的等阶。只是名称不同,当年灵儿已经修炼到了“炼精期”最高的第九层。

牠所属的灵猿家族生活在灵界中州。据说那里的修仙家族共有“乾、兑、离、震、巽、坎、艮、坤”八大派别,每一派下面又统领八个小的分派,就如同尘世八八六十四卦一样。

“哪一派别修炼功法最高?”莫残当时问牠,自己那块玉简心法是属于“艮山派”的,不知道算不算是上乘。

灵儿回答说,各派都相差无几,因为五行相生相克,并没有优劣之分,而是靠修行人的悟性。

“那么‘尸人’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灵儿听说那是灵界之人死亡后因某种奇遇而产生尸变所形成的,戾气极重,他们隐匿在人迹罕至之所秘密修炼,十分的凶残可怕。

“主人,你将来万一遇上‘尸人’一定要避开他们。”

还不知能不能进入到灵界呢,想那么远干嘛,莫残心中暗道,尘世之人拼命想要往灵界跑,灵界的人和妖兽又刻苦修行想去仙界,那么仙界的人呢,真像赖卜说的“其大无外”永无止境了。

不管怎么说,既然灵儿能够从灵界通道进来尘世,那么自己也完全有可能来回穿梭,将爹娘以及金丹子夫妇带去灵界。

一连两天过去,玉局峰上没有任何异常,莫残不由得忐忑不安起来,今夜就是农历二十三,指明时间的最后一天,若是错过了就要再等一个月之久了。

“望夫云”往往都是在白天里出现,夜间则极少发生,起码莫残就没听说过。

“灵儿,若是今晚仍没有标识出现,我们就只有等下个月再来了。”莫残有点沮丧。

大约子时过后,两人正在紧张的观察着东方夜空,残月如钩繁星点点,偶尔有一两颗流星划过。

就在这时,月光下的夜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朵白云,就在玉局峰的山顶上徘徊。蓦地,由白逐渐变暗,越升越高拉出一条长长的黑影,形如一身材窈窕的女人披头散发罩着一件黑色丧衣,“望夫云”终于现身了。

此时远眺洱海,白浪翻涌,耳边依稀听到阵阵的涛声。

两人顿时紧张起来,莫残左手握着蛛甲护身符,右手持金刀斩鬼符严阵以待,小山鬼则弯弓搭箭,准备好火绒随时可以点燃引信发射。

忽然“龙池”中潭水四溅,蓦地冲天卷起一阵旋风,霎时浓雾遮蔽天昏地暗,满天的星斗全然不见了,衣袂猎猎,眼睛都几乎睁不开。就在这时,忽闻一声长长的吟啸,半空里灰白色的雾霾旋风中探出了一只鹰头,犀利的眼睛巨大而尖利的长喙,阴鸷的目光死死的盯在了莫残的毛皮坎肩上。

“灵禽蛊雕!”莫残大叫道,随手抛出蛛甲护身符,瞬间一道幽幽乌光将自己和小山鬼罩在了里面。

蛊雕“嗖”的拍打着翅膀从雾霾旋风中飞出落在了水潭里,看样子足足有两丈多高,潭水只没及牠的长腿一半。

“小心,这是炼精期妖兽!”灵儿惊呼道。

莫残此刻已经明白了,穆先生脑袋上的窟窿就是被蛊雕尖喙给啄穿的,但愿蛛甲护身符能够挡得住牠的致命啄击。

蛊雕伸出大如斗的脑袋探到了护身符乌光罩的外面,侧着头一只眼睛仔细的查看着莫残身穿的毛皮坎肩,鼻孔不停的嗅着,原本阴鸷犀利的目光慢慢的变得柔和了,嘴里轻轻的吟叫着,仿佛在呼唤着什么。

莫残低头瞥了眼自己身上的坎肩,心中暗道,蛊雕一定是认出了蛊雕仔皮毛,并且消除了敌意。

“主人,奇怪,这妖兽好像并没有要伤害我们的意思。”灵儿不解的说道。

“我知道,牠一定是蛊雕妈妈,看见了这件蛊雕仔毛皮做成的坎肩,索性还给牠就是了。”莫残脱下毛皮坎肩,丢出了护身光罩。

那雌蛊雕用长喙轻轻的啄起皮坎肩,眼睛里似乎噙满了泪水,发出一声长鸣隐身进了旋风里。

“徵宫羽,徵宫羽,商徵徵徵羽商徵,徵徵宫徵商角徵”莫残此刻提足了真气唱起了“临终偈”曲子,音质浑厚苍凉,穿透了雾霾旋风,在玉局峰顶久久回荡着。

此刻,潭水开始慢慢的泛起了涟漪,旋转的水流越来越大,不一会儿形成了两道水墙露出了光秃秃的潭底,摄魂眼下可以清晰的看见有一道透明的圆形通道,灵界之门开启了

莫残难以抑制内心的兴奋与紧张,他颤抖着声音说道:“我们进去吧。”

两人慢慢的挪动脚步,朝着通道走了过去,护身光罩也随之移动着。

透明的灵界之门仿佛是一道无形的禁制,将他俩阻隔在了外面,莫残赶紧继续唱起了曲子:“徵宫羽,徵宫羽”声音穿透并撕裂气禁,两人终于迈了进去。

曲终,耳边听到哗哗的水流声,两道水墙倾覆下来,潭水恢复了原样,而此刻雾霾旋风悄然不见,东面苍山脚下的洱海也风平浪静了。夜空中朗月繁星,碧空如洗,玉局峰上人迹全无,灵界通道重又关闭了。

若干年后,苍山上的“望夫云”年复一年的云起云落,可是再也无人知道玉局峰上的“龙池”竟然是另一虚空的灵界通道。

在一个初冬的夜里,鸡足山天柱峰下银丹洞的金丹子夫妇突然不见了,同时失踪的还有大理城富户瞎子莫文理和他的老婆素娘,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感通寺每隔七年一次的辩偈法会如常举行,来自四面八方的饱学之士仍旧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至今也未破解。

三百年后的今天,有游人来到圣应峰下感通寺,见一条小溪潺潺流淌,水质清澈甘甜,问当地村民得知此溪名为“莫残溪”,至于名称的由来,却无人知晓了。

(本书完)

ps:本书到此完结。谢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