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武侠仙侠 符道圣皇

第五章 猎狩 下

符道圣皇 庄第 5766 2020-01-27 13:46

  

  readx;近了,更近了。笔%趣%阁www.biquge.info

周围的人都让开了一条通道,没有多想,他穿过人群,来到了她的面前。

刘紫梦看着姜淮,她向旁边躲了躲,她有自知之明,知道姜淮不是找她的。

姜淮来到尹小蕊身边,他看着有些懵懂尹小蕊,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与尹小蕊不过见过几次面,虽然自己心有所倾,但这不过是自己的想法罢了。

种种思绪划过脑海,许久,姜淮只能幽幽一叹,轻声问道:“你还好吧?”

尹小蕊眨着大眼,她心不解,但又有些懵懂,“我很好呀。”

姜淮闻言,脸上第一次露出微笑,他看着尹小蕊,就这么看着她,直到将她脸色看的有些羞红。

许久,他才想起来,这里是符霖阁,是被鬼噬宗扫荡过的符霖阁。

随后,姜淮面色恢复冷漠,他看着尹小蕊,又看看刘紫梦和远处被人忽略的霖诗雨,姜淮忽然对着霖诗雨招招手。

霖诗雨微愣,她脸上的尴尬刚刚消除,她看着姜淮的动作,犹豫半晌。

“这个臭男人,难道尹小蕊一个还不够么?”霖诗雨恨恨的咬着牙,刚刚自己自作多情简直丢死人了。

不过她虽然纠结,脚步还是不由自主的向姜淮移动。

“干嘛?”霖诗雨没好气的说道,因姜淮的缘故,半步遥上除了他,尹小蕊和刘紫梦之外,其他的都离他们有些远。

姜淮目光看着她,眼中带着杀气。霖诗雨与其对视,只觉得自己深陷深渊地狱之中,她吓得后退几步,脸上一丝汗水留下。

“怎么,怎么会?”霖诗雨大骇,她看着姜淮,心中所有想法全部烟消云散。

姜淮收回目光,他见霖诗雨来到,声音恢复之前的冷漠:“符霖阁已被鬼噬宗侵略,你带着她们,离开符霖阁,去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吧。”

霖诗雨没有答话,姜淮刚刚的眼神已经吓住她了。刘紫梦同样默然不语,早些时间,她还做过傻事,此刻唯恐姜淮提起。

尹小蕊更没有说话,她只是好奇的打量姜淮,回想之前姜淮的话,她心中似乎又明白些什么。

姜淮见没人回话,他回首看着霖诗雨,以之前霖诗雨的表现来看,她更适合带队。

“有阅历,有心机。”姜淮心想着,他一直霖诗雨,开口道:“二小姐,你做队长,带着她们离开这里,去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听到姜淮叫自己二小姐,霖诗雨忽然心中有些感触,当年南符苑的二小姐来到这里,变成了陪衬。

姜淮点头,他看着远处蹲在那里的狼咬眼,眼睛带着深邃与平静:“对,你带领她们离开符霖阁,去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说道这里,姜淮转过身来,他看着不远处一群莺莺燕燕,声音带着威压:“我让霖诗雨带着你们离开符霖阁。出了符霖阁,你们想走想留,没人阻拦。”

姜淮说完,他看着霖诗雨,又看了看尹小蕊。

随后,姜淮走到霖诗雨面前,他趴到霖诗雨耳边,低声的说道:“希望二小姐帮我照顾一下尹小蕊,我再次多谢。”

霖诗雨耳边痒痒的,姜淮虽然让她照顾尹小蕊,但自己的心却也暖暖的。

“你放心,我会的。”霖诗雨展颜一笑,她这一笑,美若天仙。

姜淮在这一刹那,失神了。霖诗雨的容貌,是他见过最美的一个。

姜淮深吸一口气,他准备给霖诗雨她们留一些防身之物,但是他灵识一扫储物手镯,发现自己的手镯之内,只剩下一张符纸。哦不,是符印,申寒大哥离开时送他的符印。

姜淮挠了挠自己的头,他看着霖诗雨她们奇怪的目光,脸上冷漠稍减:“有没有怒妖兽皮,或者苍狼兽皮。”

霖诗雨她们摇了摇头。

“那有没有符纸,符纸总该有吧,你毕竟是南符苑的二小姐。”姜淮开口说道。

霖诗雨点头:“这个我有,可可是这个有什么用,一个符纸威力最高也就凝气一层而已。”

姜淮懒得回答,他将霖诗雨手中的符纸拿过来,然后唤出春渺,凌空作画。

书是黄金屋,字是脊梁骨,画显精气神。

姜淮的动作,飘逸洒脱。霖诗雨望着姜淮,双眼及及。她内心深处,忽然一阵悸动。

不只是她,这里不少女弟子也都双眼放光,心芳跳动。

姜淮呼吸一口气,笔锋勾勒,华彩闪烁,他收好符纸,然后交给霖诗雨。

“这符纸,有凝气四层一击之威力,威力若是在强一点,以你的灵魂强度,恐怕会被反噬致死。”姜淮开口说道,他再次动笔,足足炼制八张符纸。

霖诗雨接过符纸,她双目微微眨动,“我知道了。”

姜淮再次深深的看着尹小蕊一眼,他转过身来,大步离开:“**上已经没有鬼噬宗弟子了,你们速速离开,莫要耽搁。”

自始至终,姜淮都没有和刘紫梦说过一句话,不是他记仇,而是他的心,已经不在这里。

儿女情长对他来说,太过奢侈,能见到懵懂时期,心中那片柔软之地,便已知足。

他的目标,他的任务,他所肩负的责任。

姜淮看了一眼自己胸口的玉佩,他嘴角带着一丝苦涩,这便是他的目标,这是他的动力。

“妹妹,等着,很快你就重见天日了。”姜淮不再回头,他大步走去,走到狼咬眼身边,他一把抓着狼咬眼,踏剑而行。

姜淮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而霖诗雨望着他消失的地方,久久才回过神来:“尹小蕊,你好幸福。”

“我不知道。”尹小蕊摇头说道,她和姜淮,不过见过两次面而已。虽姜淮如此,但她心中没有其他想法,只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许久,霖诗雨这才开始组织她们这群女弟子,下山逃离符霖阁。

......

冥血阵中,一个个血红色虫蛹遍布在密稠的血海之中,这血海有诸多修者尸体所组成。这些尸体经过一种秘法,加上一些佐料,便成为最好的养料。

蓬勃有力的心跳响彻冥血阵,这群进入冥血阵的弟子,最次的修为也是凝气八层。

幕飞南的的意志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他只知道,自己在这冥血阵中多坚持一刻,那么他的修为便会多增长一丝。

疼苦,燥热,膨胀。但是幕飞南却觉得自己飘飘的,他像是翱翔在暖洋之中,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

一丝丝的血肉精华不住的飘进幕飞南的身体之内,幕飞南体内的冥气也在飞快的增长。

筑基一层,筑基二层,筑基三层......

彷若世界没有边际,天空没有苍穹。

苍远的思绪才是天地的尽头。

天空之上,闭眼养神的白玉道君忽然一动,他看着冥血阵中一个个虫蛹,眉头微微皱起。

“这冥丹计划,果然凶险无比,我已经百般小心了,他们还是丧失了自我。”白玉道君自言自语:“修炼一途还是要靠自己一步一步的走,拔苗助长是不可取的。”

白玉道君伸出一只手,他正要将这群人捞出来,忽然心中一动:“我费尽心思,造就这么大的冥血阵,是万万不可浪费的。且看他们极限在哪里,倘若他们自灭,这依然可以转换为养料。培养下一批弟子。”

想到这里,白玉道君停下动作,他让这群人自生自灭,若是有本事,自己清醒着出来。

天起微风,雪花减弱。

纵然外边寒冷,漂泊,但是这冥血阵中,依旧热浪滚烫。

让人心怦动的冥气缓缓的注入到血色虫蛹之内,这些血色虫蛹吸收之后,似心脏般的在跳动。

忽而,一个血色虫蛹猛烈跳动两下,一声声声嘶的叫喊从血色虫蛹中散发出来。

彭!

一声剧烈的声响惊动白玉道君,白玉道君俯视着冥血阵,只见那跳动的血色虫蛹爆裂开来,里面那具模糊的尸体也随之爆裂,炸开。

这具尸体刚刚炸裂,冥血阵中便有一道血光闪过,那个来不及逃离的灵魂直接被碾压至碎,融入冥血阵中。

血肉模糊的尸体,也被冥血阵侵蚀,便为养料融入在其内。

白玉道君叹了口气,他盘坐在天空之上,闭眼养神。

......

符霖阁,符霖七峰。鬼噬宗通过墨令来到符霖阁的弟子不多,除了那些修为高深的弟子进入冥血阵或在冥血阵外等候,剩下的弟子寥寥无几。

姜淮行走七峰,只要是他看到的鬼噬宗弟子,全部被他所斩杀,而符霖阁中尚且苟活的弟子,几乎无一。

石娃,冯屠,幕飞南......这些他所认识的弟子,他全部没有发现。

似乎全部被鬼噬宗的弟子所害。

姜淮杀意肆意,他的实力不知不觉中,便已提升到了凝气八层。他体内的那股热流,依然在缓缓的滋润经脉。

“似乎留在符霖阁中那些鬼噬宗弟子已经清理干净了。”姜淮疑惑的说道,莫非就靠这些不过凝气期的弟子便将符霖阁给攻破了?他不这么认为,或许真正的敌手隐藏在符霖阁的一角,只是他没有发现而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