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武侠仙侠 全职仙师

第三百七十五章 自然(大结局)

全职仙师 天佑健儿 9413 2020-01-27 15:12

  

  正文第三百七十五章自然(大结局)

星河灿灿时光漫漫,转眼近二十天时间过去了。∈♀,

这二十天中包围菩提阁的祖神大修士又多了一倍,那大阵的威能也随之多了一些新的变化。

比如一些妄图破阵而逃的人纷纷被阵法击毙,化为一滩碎肉;再比如从菩提阁到凶兽之渊的传送阵受到了某种影响突然失灵;再比如红尘道长和鬼魅娘子的神奇传承在这种大阵下威力强了很多。

三十日的期限在迫近,恐慌的情绪在仙弃山脉蔓延,别有用心的谣言也在四处传播,原本和睦相处的菩提阁突然出了一些仇杀与夺宝杀人。期限虽然未到,但乱象却已经显现,而且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再将目光转向祖神大修士们布置的结界处,无论是岩石还是草木,无论是黄土还是白沙都是一片血红,连一点碎肉都没有。这些血迹来自于妄图出逃者,以及妄图议和者。自菩提分身以后,若有妄图靠近结界的都化为了一滩烂血。

但不知为何菩提阁上层似乎有一种特别自信,每日怡然自得并不担心,也并不忧虑,兴致好的时候甚至还会喝上两蛊茶水,还会谈论一些往事。

束手待毙吗?不,当然不也是。

高深莫测是菩提阁高层给所有人的感觉,本来乱象已生的菩提阁渐渐安静了下来,至少表面上安静了下来,再也没有杀人夺宝寻仇滋事的事情出现了。

因为菩提阁高层表现的高深莫测惹得圣女大人几次探访,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最后圣女大人终于沉不住气了,将拜土教多年积攒的大部分宝物与全部功法典籍风俗记载都送给了秦锋。委托秦锋,若将来拜土教灭菩提阁存的话,那么一定要让拜土教的传承保存下去。

以后的拜土教要改名,改成萨满教。作为一个个小小的崇尚土地自然的组织即可。不用在呼风唤雨,不用在叱咤江湖,也独得一分安静,那也正是拜土教的真谛。

秦锋答应了,不是为拜土教那大半积蓄,而是为了那纯净的传承。

他看过圣女交给他的东西。里面没有害人的巫术,没有诡毒的蛊虫。只有种植、祭拜等崇尚自然利国利民的内容。

现在面临着灭顶之灾,秦锋发现圣女也变了,变得超脱世俗了。这些天圣女也成天和赤耳厮守在一起。郑婉清看秦锋的眼神虽还有怨毒,但更多的时间依然再和韩凯厮守。

红尘道长与鬼魅娘子并没有因为灾祸的即将来临而悲痛,他们也幸福的享受着每天的时光,在做以前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情,有时候甚至会像小孩子一样打闹。也有时候会自己封了自己的法力,像个凡人一样放风筝。

到了这个时候。凡是超然世外的人们都有一种感觉,孤独灵感和小馆儿是他们的前辈,原来和自己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是这么的轻松愉悦。

这些事件中所有人都在改变,唯独孤独灵感和小馆儿没有改变,每天仍是吟诗弄月仍是论道谈玄。以前人们觉得生命中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怎么能浪费时间在这上面呢?现在的大家完全改变了想法。

比如一年不修炼可能会被别的修士超过许多,也没有一年的俸禄。而这个人一直梦想着要去登山,数十年后这个人已经老死但却没有见过大山是什么样子。因为他这一生太忙了,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一生都有忙不完的事情,一生都没有为自己而活。

其实,高深莫测的菩提阁高层并没有多好的办法,只是对前往凌霄宝地的菩提分身抱有一线希望,虽然这一线希望十分的渺茫。

他们想过若连高层都乱了手脚的话,那那些中层怎会不乱。整个菩提阁若乱了,那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这些天秦锋一家人几乎寸步不离,秦锋母亲好好的享受了天伦之乐,秦锋与武颜也好好享受了一下凡人夫妻的幸福生活,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秦锋在想人生不如意十之**。不如意是质量低的生命,而幸福美满是质量高的生命,现在的幸福温馨虽短但已经够了。

几年前武颜修为进入结丹初期后再也忍不住对秦锋的思念于是到各处寻找秦锋,武颜的心思是秦锋被泣血宗追杀肯定躲在人迹罕至处,于是几乎走遍了齐岳国与周围各国的人迹罕至处。

在游历中武颜逐渐坚强也得到了一些奇遇修为提升到了结丹后期,再后来机缘巧合下得到了朱颜传承,而在朱颜传承这里还有点小小故事。

按照白骨道人传承的解释朱颜夫人比其的神通要高一些,但每次朱颜夫人胜了白骨道人后都认为白骨道人在让着她。朱颜夫人的传承中竟还有白骨道人传承的景象,当武颜看见白骨道人的传承之人是秦锋后才接受了朱颜传承。

接受朱颜传承的一项规定就是,白骨道人的传承之人必须和朱颜传承的传承结合。朱颜夫人的映像告诉武颜,如果白骨传承的传承和其他女人结合了的话,那就杀了白骨道人的传承,然后在自杀。

如此一来,白骨传承与朱颜传承都会恢复,会在未来遇到合适的传承之人。

武颜为了寻找秦锋吃了许多的苦,甚至面临着许多生死危机,所以见秦锋穿着大红袍还有美女相陪的时候以为秦锋在和人举行双修大典,立即怒从心起杀上前来。在万众瞩目下演了一场谋杀亲夫的好戏,好在没得手。

日月转轮光阴渐,转眼间又过去了几日。

这天,仙弃山脉外飘来了一片像银河般灿烂的彩云,菩提分身和妖女幸福的偎依在彩云前端。

妖女依依不舍的和秦锋告别,秦锋遥望着妖女回到独角老者的身边,然后驾着自己的彩云带着这次丰厚的成果向仙弃山脉中心驰去。

祖神们布成的结界依然存在,可随着菩提分身一挥手,百余道各色攻击从彩云后方奔涌而出。整个大阵一阵摇晃顿时被撕开一个口子,彩云随之飘了进去。

没过多久菩提阁修士们一个个欢欣鼓舞,他们终于有救了,这次他们阁主带回了一百余位后期大修士。

短暂会谈后,站在传送阵旁的菩提分身一挥手一片夺目星光飞出,原本失效的传送阵恢复了功能。百余位后期大修士纷纷传送进入。

对于这些后期大修士的来历大家都知道肯定来自于凌霄宝地,但秦锋没说,大家也就没问。

当日菩提分身越靠近凌霄宝地一种呼唤就越强烈,那是一种灵魂的召唤,在召唤的同时剑婴的右刃散发着耀目的光芒。到了最后已经不是妖女带他,而是他带着妖女。

刚到凌霄宝地还未来得及动手,那凌霄宝地就变哈成一个特大型的祭坛,整个天空都变成了银灿灿的星河。

至于凌霄宝中的大修士们一个个像木雕一样被排布成一种神奇图案,虽然不是很懂。但秦锋能看出来这是一种极为玄奥的星图。

于是始料未及的星瀚传承开始了,银河的星光灌溉而下菩提分身的实力迅速提升着,在他突破到后期的那一刻终于看见了妖女在一旁祝福的眼神。

于是,菩提分身一伸手将妖女揽入怀中一起接受传承,没多久他和妖女的修为都到了元婴后期巅峰。

星瀚传承结束了,他们的脑中出现了许多新东西,也出了许多新神通。

自从凶兽之渊的祭坛被秦锋吸收后,星瀚童子对凌霄宝地的后手已经开启。在这里修炼的修士不知不觉中失去了自我,被整个凌霄宝地的意识同化。直到菩提分身接受传承。菩提分身的意志就是凌霄宝地的意志。

而凌霄宝地也被秦锋收入了脑中与浮屠秘界合二为一,浮屠秘界成为了一个拥有灵气的小界面,还有放缓时间的功效。

经过星瀚传承秦锋也终于知道了浮屠录的来历,原来星瀚与浮屠本是两种规则。星瀚仗着实力强大不断的吞噬其他规则,浮屠与一些规则誓死抵抗,最终星瀚伤。浮屠亡。

浮屠规则虽亡传承却未亡,也就在这一界有了罗浮门这一宗门,有了龙鳞剑。

无论怎么说星瀚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强者,他不想将这些秘辛公诸于众,只想让星瀚安静的去。

与此同时。妖女和独角老者也在进行着谈话。

“大父,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妖女问。

“孩子,大父知道你不舍,但这是宿命啊。”老人的眼里满是沧桑,似乎从恒古活到现在的沧桑。

“可妖女还是不愿。”圣女的声音很小,很伤心。

“这片大陆的发展大父已经给你说过好多遍了,今天再给你说下其他界面的事情。

道衍化出无数的规则,规则之间又互相抵触、相融、吞噬、改变,但他们始终是道。当人修炼到某个极致时,同时知天命也能化身为规则,化身为规则也就意味着陨落。

比如罗刹代表着邪恶,罗刹本身以个体而存在,而是一种思维、一种思想存在。比如你我脑中任何一个残忍邪恶的思绪都和罗刹有关,但罗刹实际又不存在我们身边,罗刹代表邪恶的规则越强大人们邪恶思想就越多。

再比如修罗代表着厮杀,修罗强大了那么人们就会有许多厮杀争斗的念头,人们厮杀争斗的多了修罗也就强大了。

比如,人们觉得佛门是清静之地,但却不知道佛门的香火之争更甚于人类的战火之争。

而佛门的战场却是人间,人们的慈悲多一些、邪恶多一些、自然多一些、狡诈多一些?这些都是规则的较量,而人类的思想与行为都是神佛交战的工具而已。”独角老者解释道。

圣女没有说话,但脸上却是似懂非懂的表情,原来这就是规则。化身为规则自身便不会存在,但又无处不在。

“世间的人、事、物都是有限的,当有些规则占用的多了,有些规则自然就占用的少了。

比如战争多了和平就少了,战争规则就吞噬了和平规则。在过渡的时间。往往会有新的规则产生,所以这么多大修士不能突破不是修为不够,而是契机不到。”老者又解释道。

圣女还是似懂非懂,她现在感觉自己的一切似乎都被规则控制,无论怎样也摆脱不了那种感觉。

“规则如此繁复,界面也是亦然。

所有的界面亦是由道产生。有初世、盛世、末世。每一个阶段都会换一个统治者,当然也有许多许多例外,就像是一个规则被另外一个规则吞并一样。

本届即将处于盛世阶段,而太古神泥则是一个契机,只要我们利用好了就能获得这个界面永远的居住权!”说到最后,独角老者的声音骤然发颤起来。

“原来如此。”圣女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结合以前自己的理解思考,总算是对这个世界更了解了一些。

说完后独角老者闭目养神,妖女亦闭目养神等待着最终的决战。

菩提分身带来的那些援兵独角老者自然知道。但这并不能改变战局,只是让胜利的脚步缓慢一些而已。因为每一名祖神的实力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都有能力击杀一位后期大修士的能力,而普通后期大修士之间的战斗,一方面想逃另一方无论如何也是杀不掉的。

但,纰漏就是纰漏。独角老者再怎么深谋远虑也没想到,那些在凌霄宝地中修炼的修士经常与同阶交流切磋,其实力早已不是普通大修士了。

一个月的期限如期而至,围着仙弃山脉的结界也终于消失。

祖神们在独角老者的召唤下纷纷聚集在一起。而在另一边一百余名元婴后期带着一百多只凶兽也在菩提分身的带领下严阵以待。

除了实力极强的一些元婴中期外,其他元婴中期及以下修为的全部被安排到了后方。这种级别的战斗已经不需要他们参战。而在两败俱伤时,那些力量却是一股奇兵,一股反败为胜的奇兵,这支奇兵由秦锋本体带领。

一直胜券在握的独角老者眼角狂跳,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如今两边大修士的数量竟然是相等的。如此一来。即便能将其全灭自身也会损失三分之一左右。

独角老者看了看一脸漠然的妖女叹了口气不再多言,毕竟还是难为这孩子了。

“杀!”

祖神在独角老者的指挥下纷纷向敌人发出远程轰击,而大修士与凶兽也在秦锋的指挥下向祖神们发出远程轰击。看来两边都是打的一样的主意,只要有冒失者冲上来肯定化为在瞬间化为齑粉,绝无一生生还的希望。

焰火、冰雪、剑气、法宝……

各式各样的超绝攻击在半空中撞击着。撕咬着,吞噬着。地面为之颤抖、风云为之变色、天道为之逆改……

那滚滚轰击的巨浪反扑过来,地面上顿时刮起了飓风,耸立了数十万年的山石被刮断、天上的云层被刮走可以直接看见耀目的星空、站在前面的修士因为气浪的波及顿时七窍出血……

天崩地裂神道翻覆莫过于此,无论是独角老者还是秦锋都极快的命令手下退后,因为两人同时攻击的中心处看见了可怕的存在。

虚空中出现了一个快速旋转的漩涡,倾倒的山峰被吸入、断流的河流被吸入、被震散的云层被吸入、就连离得近的后期大修士也被吸入……

秦锋带领着人类与凶兽快速撤离着,独角老者亦带着祖神们迅速撤离着,一场大战顿时消弭。

三日后整个仙弃山脉不存在了,全部被吸入了这个巨大的空间裂缝,这个空间裂缝吞噬了整个仙弃山脉也终于停止了扩张正在慢慢的收缩,相信过个几年功夫就会消失。

这时,菩提分身和妖女遥遥望着正在收缩的空间裂缝,里面的火山还在喷发、一种种神奇的植物在生长、地壳也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除此之外还给人一种感觉,一种新生感觉,空间裂缝中的界面好像一个新生婴儿般那么纯净。

秦锋和妖女互相偎依看着空间裂缝的时候,独角老者踩着一朵彩云飞了过来。

“血阁主,我们不用打了。

这是一个新生世界,本祖会带着联盟中的所有人进入这个新生世界。”独角老者带着几分激动说道。

活了几万年的他久经世事早已练就了一颗沉稳的心,就算对这个血阁主取凌霄收凶兽都能安然处之,但现在对这个空间裂缝却不能安然处之,这个好处实在是太大了。

按照之前的计划就算是统治了本界神国联盟也会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创,而这个新生世界无论从资源、还是统治难度来说都是上上之选。在空间裂缝完全收拢之前,他一定可以让神国所有人进入其中,许久延续他们的传承。

毕竟,他们这些万年的谋划,屈辱也只是为了得到一片可以生存的土地。

……

五年后,空间裂缝只剩下方圆十几丈大小还是缓慢的收缩着,看样子要不了一个时辰就会完全消失。

而在此时此刻这里正进行着一场盛大的欢送仪式,菩提分身最终决定陪妖女去新世界共度余生,秦锋本体则在本界照顾母亲、弟妹、武颜。

至于菩提阁他已经交给了赵天宏,因为进阶后期的本体也不想再坐这麻烦事太多的位子,且他本身就不热衷于权势。

菩提分身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却留下了许多千古丹,也就是能让人增加一千个古稀之年的延寿丹药,偎依着和妖女一起走进了空间裂缝,开始了他们的幸福生活。

菩提分身走后,秦锋本体和家人回到了齐岳国京城,过着凡人似的生活,弟妹也不在热衷的坚持正义。当然,在进入凡人世界前已经杀掉了曾偷袭母亲的千毒岩松,而千毒阴雪因被罗刹夺取神智被妖女发现同样被灭,脸带罗刹规则也受到了很大打击。

红尘道长鬼魅娘子开始到处游山玩水逍遥今生,在修行界留下了许多传说。甚至许多修士举行双修大典时,都要让司仪说上一句红尘道长与鬼魅娘子为证,某某某今日结为伴侣,相伴终生云云。

孤独灵感和小馆儿有了千古丹获得了长久的生命自然也到处游历,让众人重吃惊的是两人最终化身归规则,成为一种稀有的出尘规则。

而天道盟统一南疆的计划也终于在赵天宏这一代完成,而现在的南疆没有了凌霄宝地的存在,赵天宏的势力再也没有遇到过挑战。赵天宏统治南疆后也撂挑子不管,常年和刘琳厮守在冰凤城。

经过这次事情圣女似乎也看开了许多,着力将拜土教改为萨满教,又秘密培育了一支力量一直守护着萨满教的传承。此后,圣女也做了甩手掌柜和赤耳远走高飞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踪迹。

菩提本身本想在临走前除掉郑婉清,但妖女阻止了他。妖女告诉他因爱生恨,也会因爱消恨,赤耳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吗?既然郑婉清和韩凯现在一起很好,那就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当劫后重生,一场落幕,意味着新的开始。该在一起的在一起,该来的来,该去的去,不在执着,不在昧于因果而落雨因果,飘然得道法自然之玄妙真谛,如此,谁说不是全职仙师呢!

(完)(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