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历史军事 孤岛谍战

第五百五十章 另有一套

孤岛谍战 可大可小 3675 2020-07-26 16:00

  胡孝民知道赵仕君的钱袋子,其实掌握在他夫人叶淑英手里,赵仕君有的时候用钱,也需要看叶淑英脸色,所以他的钱是悄悄送给赵仕君的。

  胡孝民的做法,让赵仕君很满意。他有的时候,也要到外面吃点“独食”,手上没几个钱,实在不方便。

  叶淑英在76号并没担任具体职务,可她通过叶耀先,掌握着总务处,也掌控着整个特工总部的钱袋子。

  对忻中奎的行动,胡孝民也不关注,整个情报处,所有副组长以上的干部,他都一一谈过话,除了忻中奎之外。

  至于忻中奎与冈田新大郎商量的行动,他更是不关心。李林木每天都会向他报告一次,冈田新大郎的进展,他都不需要了解。

  冈田新大郎的行动,调用了三个日本分队,再加上警卫总队第一行动大队。日军的布置胡孝民不知道,警卫总队的总队长是吴世强,他又不会瞒胡孝民。

  两天之后的上行,由警卫第一行动大队押着“马宁一”,乘坐一辆大卡车,后面跟着一辆囚车,准备去麦根路与中山的小树林。那里是76号的刑场,所有需要处决的犯人,都在那里归西。

  三个日军小分队,早早埋伏在了小树林里。警卫第一行动大队的人,在大队长章国震的带领下,换上便服,在刑场周围活动。

  只要军统三大队敢劫法场,保管叫他们有来无回。

  然而,三大队并没有在刑场动手,第一行动大队的卡车,刚开到麦根路时,突然遭到了炸弹攻击。卡车底下被人扔了两枚手榴弹,两侧各有六七个人,各拿一支二十响的快慢机。

  近距离进攻,这种快慢机跟冲锋枪一样,两侧的子弹如水银泻地一样,密密麻麻射向车上的警卫。

  十几名警卫,机灵的趴在地板上装死,敢反抗的,只有一个下场:死。

  后面的囚车见势不妙,想掉头离开。早有准备的军统,根本没给机会,为首的李林木两枪就把司机干掉。然而,正当他准备打开囚车时,里面突然发生爆炸,整辆囚车被炸飞,周围的军统行动人员差点受伤。

  李林木的任务本就不是救人,大手一挥:“撤。”

  这次的行动人员,都是三大队行动一队的人员,与雪狼和雪松都没关系。今天的行动,他们都不知道,出动的是整个行动一队的人员。

  只要让日本人知道,军统出手就行了,行动是否成功,并非李林木所考虑。

  在距离几百米外的一栋临街茶楼二楼的包厢,化了装的胡孝民,拿着一个望远镜,仔细观察着现场。

  整个计划由他制定,他也早早到了麦根路,等着李林木的行动。看到李林木的行动很顺利,所有人员全部安全撤离,他才走出去结了账。

  冈田新大郎和忻中奎,一大早就到了中山北路与麦根路的小树林附近,冈田新大郎找了家餐馆,准备早餐和午餐一起吃了,点了一大桌子吃的。

  忻中奎陪着冈田新大郎,他可没心思吃东西。军统的人不动手,他的任务就不算完成。李林木如果不来,他的任务只能算失败。

  忻中奎突然一惊,慌忙问:“冈田少尉,你听到了吗?好像是爆炸声?”

  冈田新大郎的注意力,都在桌上的生煎包子上面,侧耳一听,疑惑地说:“是吗?”

  忻中奎猛地站了起来:“还有枪声!”

  冈田新大郎不慌不忙地说:“不要中了军统的调虎离山之计。”

  “马宁一”已经被他亲手处决,不管军统耍什么花样,他都早已立于不败之地。

  忻中奎突然说:“会不会是囚车?”

  冈田新大郎突然丢下手里的包子,肥大的身躯勉强从凳子上起来,顾不上擦拭满嘴的油,惊呼道:“不好。”

  囚车有一卡车的警卫护送,应该说是安全的。可又是爆炸,又是如豆子爆裂般的枪声,那一车警卫,还真有可能出事。

  冈田新大郎和忻中奎赶到现场时,看到那辆囚车燃起熊熊大火,而卡车也被炸毁,车上躺着一车厢的尸体,剩下的人坐在地上,眼睛如死灰般,刚才的战斗时间很短,却让他们终生难忘。他们都是阎王爷高抬贵手,死里逃生之人。

  中岛信一也很快赶到了现场,他仔细勘察着现场,冈田新大郎拖着肥大的身躯,费力地跟在后面,此时的他,再也不敢想什么美食。

  整个计划由他一手制定,除了他和忻中奎之外,就只向中岛信一报告过。当时中岛信一提醒,这是情报处的行动,是否要向胡孝民通报。

  冈田新大郎从保密角度考虑,觉得暂时可不通报。一旦胡孝民知道,泄密的可能性又会大大增加。

  行动倒是保密了,可他却忘记了,军统三大队是知道囚车押送路线的。李林木与忻中奎商量,如何在麦根路的刑场救人,却没告诉他,准备在半路上动手。

  如果知道军统会在半路动手,说什么也要再增加一倍的兵力。

  中岛信一看完现场后,停了下来,背着手死死地望着冈田新大郎,冷冷地说:“冈田新大郎,你觉得,这次的行动,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

  胡孝民突然走了过来,朗声回答道:“应该由忻中奎承担!”

  冈田新大郎连忙说道:“不错,应该由忻中奎承担一切责任。”

  他也有责任,可主要责任是忻中奎。要不是他把囚车的路线告诉李林木,军统会在半路伏击?他提前除掉了马宁一,让军统不可能得逞,按说还有一点点小功劳呢。

  忻中奎原本在一旁默不作声,听到胡孝民的话,马上跳了起来:“胡孝民,你不要血口喷人!”

  胡孝民冷冷地说:“情报处的工作,你不向我这个处长报告,就已经是大错特错。擅自向冈田少尉建议,更是错上加错。幸好马宁一没被劫走,否则你现在跟夏宗江一样,也要进看守所。”

  胡孝民的话,令忻中奎顿口无言。他原本以为,这次十拿九稳,哪想到李林木另有一套方案,根本没在刑场动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