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玄幻奇幻 混元修真录[重生]

柳家姐妹

混元修真录[重生] 衣落成火 4988 2020-09-10 04:08

  心念电转间,叶殊已是应道“多谢风师尊,若天剑宗不嫌弃,晚辈倒想入宗为客卿,也不必与长澜别府而居。”

  风凌奚虽未明言邀请叶殊入得天剑宗,但他既然这般提了,所言自不是旁的宗门。有他在天剑宗里,叶殊去得旁处,又哪里能有天剑宗自在

  此时叶殊有情愿之意,他眉头一挑,欣慰开口“哪个敢嫌弃炼器大师你只管与为师一同回宗,便是有不长眼的啰嗦,你住在为师的山上,也没人敢来多嘴。”

  叶殊知晓风剑主素来果敢,既这般说了,就再不必他来多思。

  “如此,多谢风师尊。”

  风凌奚来寻弟子时步履匆匆,但如今寻得弟子,且弟子不仅结紫丹还修为大有长进,技艺出众亦结紫丹的弟子道侣炼器大师更有意同入他天剑宗,他自然风光得意,也不那般急切了。

  因此回去途中,一行人仍旧乘坐淳于有风的小行宫,慢悠悠地自海面而过。

  同时,也要见几个海域中的旧交。

  莫看叶殊与晏长澜落在海域中的时日不久,经历倒是不少,识得之人也不少,其中颇有交集的,有郑家之子、白氏之女、柳家兄妹。

  其中白氏凤瑶本是了却因缘的,不过后来风凌奚寻来,她有招待,如今找到了人,也当知会她一声,全了这一丝情分。

  除此以外,一行人又去了回北一岛,叫人往郑家送了一件法宝并一封简信。

  当日离岛时,叶殊与晏长澜尚不知要在海域上漂泊多久,因郑家子郑坤元有交好之意,遂留下三张传讯符,告知若有要事,可凭此物联络。而后风凌奚前来,由白府去问郑家要来一张,叫风凌奚、淳于有风得以与叶晏二人顺利见面,也是情分。如今叶晏二人将要离开海域,那传讯符自然是再联络他们不上,左右法宝于叶殊而言算不得什么,也就大方送出一件,并以简信告知他们远离此间即可。

  随即,一行人来到柳家所在岛屿附近。

  柳家兄妹有意投靠晏长澜,跟随叶晏二人回去内陆,二人同兄妹俩有所约定,此时也便到了践诺之时。

  风凌奚亦知此事,也无所谓过来。

  剑修若要全心修行,身边自然要有能打理琐事之人,早先爱徒不过筑基也就罢了,并不甚急,而今到了金丹境界,总要有些人手办事。

  风凌奚自己是个嫌麻烦的,倒也能给爱徒些人手,但自己给的未必顺手,爱徒自己遇见了,境界修为也过得去,就由得爱徒自己乐意罢。

  回去路途遥远,也不在乎耽误这一时半刻。

  柳家。

  柳彬宇正在静室内闭关,他倒不曾极力提升自己境界,只一直服用那早早买下的二品古蜂蜜。不仅化开暗伤,还能打磨法力,能将根基弄得更雄厚些、法力也更精纯些。

  同时,他的小妹柳翩然却不曾留在家中,而是到了兄妹俩大姐的夫家,探望大姐柳莹然。

  吴家。

  大房第三子吴峥后宅内,有两位美人,一个依偎在榻上,另一人则侧坐于地面的平整兽皮上,姿态都十分慵懒。

  榻上那女子姿容极为出众,是个外貌瞧着不过双十年华的绝代佳人,她面上带着浅笑,一双素手轻轻搭在腹上,像是在尽力呵护着什么,其眉眼之间,却有一抹似有若无的轻愁。

  侧坐的少女外貌更年轻些,身姿婀娜,娇俏动人,其姿色不在前者之下。此刻,少女眼中含怒,低声说道“姐夫又去吃花酒了竟半点不体谅姐姐辛苦,着实可恶”

  这二位姑娘,年长的为柳家长女柳莹然,而年轻些的自然就是柳翩然。

  多日前,柳翩然得了一株焕颜花,她原是想要自己服用,但后来思及自己与兄长要去内陆的,留下长姐一人在吴家挣扎,岂能安心故而不多时就来探

  访,不仅带来了不少一品古蜂蜜,还有这一株焕颜花,都送给了柳莹然。

  依照柳翩然之意,这株焕颜花自然是柳莹然用来送给吴家能掌事之人打点一番为好,柳莹然坚持不允,以她看来,纵然打点过后一时能照拂几分,可吴家琐事甚多,也帮不得她几时,还是留给妹妹为佳。

  柳翩然思来想去,硬是塞给了柳莹然吃下。

  她想长姐不肯用来打点,不如就给长姐吃了,叫长姐能容颜焕发,更增丽色。姐夫是个爱美色的,本是个庸人,不堪与之为伍,但长姐已落在后宅里,难免要顾忌他几分。待他见长姐美貌,多来几回,对长姐也无有坏处。

  事后柳莹然果然引得吴峥常来,痴缠半月,引得后宅诸多妾室美人好生嫉妒,不过吴峥到底是个惯没耐性的,半月一去被妾室勾上几回,就又去了她们处,只是比起从前来,到柳莹然房中略勤些罢了。

  期间柳莹然服食柳翩然留下的一品古蜂蜜,将内里很是调养一番,不知怎地竟然再次有孕。如今虽未显怀,却也能察觉到那胎儿壮健,来日该是资质不坏。

  柳莹然本就有个双灵根的嫡子,现下胎儿虽不知男女,却也早早透露出灵性,还是颇得吴家长辈看重的。加之她那金丹境界的弟弟、时常来探望她的妹妹,都叫她地位更加稳固了。

  这一回,柳翩然抽空过来陪伴有孕的长姐,听闻姐夫吴峥全不顾妻子心情,难免不快。

  倒是柳莹然,见妹妹替自己抱了不平,那抹轻愁反而散去,冲她宛然一笑“你在意他做什么如今我有古蜂蜜为资粮修行,还有一双孩儿,日后修为精进,孩儿们也出息,管那姓吴的弄什么把戏呢倒是你,日后要随大宗弟子而去,要多加谨慎才好。”她伸手抚了抚柳翩然的发顶,柔声叮嘱,“你多日来总要夸赞晏前辈与叶大师,我虽未见过他们,却也听出他们实在是极为出众的男子。但你且切记,他们既为道侣,情意深厚,你跟随弟弟好生办事便罢,可莫要因着情窦初开,错放心思。”

  柳翩然面上一红,也没怪长姐不信自己,只讷讷说道“姐姐多虑了,若你真瞧见那两位,便知道旁人定是插足不去的。”

  柳莹然温柔一笑“如此便好。”

  其实并非她不信自家妹子的品行,而是少女之心本就莫测,那两人又是世间少有的出色男子,若不多叮嘱几回,叫她时时留意着自控,哪能就确保不动心呢一着不慎心思成空也就罢了,就怕生出心障,忘却自我,做出清醒时绝不会做之事,到时前程也要尽毁,就悔不当初了。

  柳翩然朝着柳莹然处靠了靠,面上俱是依恋。

  柳莹然又细声叮嘱“便不提动心不动心的,替人做事也不比在家中,你须得多加仔细,不可胡闹脾气,恶了那两位前辈,可知道么”

  柳翩然应声“是。”她又急切对柳莹然说道,“我与兄长去了内陆,恐怕便轻易回来不成,姐姐你要好生照顾自己,莫再因着那闲人生闲气,自己的身子才是最紧要的,可知道么姐夫若要出去,姐姐也别去看他,还有侄子与你腹中这个等着你看顾,可不能太劳神的。”

  柳莹然心中满是暖意,也应道“我知道。”

  姐妹俩喁喁细语,都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嘱咐。

  突然间,柳翩然只觉怀中微热,不由停止了脊背。然后她慌忙从颈间摸出个荷包,取出了一张光华流转的灵符来。

  此物,正是叶大师留下的传讯符。

  叶大师曾有告知,这传讯符一旦发热,便是他在召唤。而他兄妹两个再激发此符,就能探知与之相对的另一张灵符所在。

  到那时,寻去就是。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35349675扔了1个地雷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鼓鼓叨叨扔了1个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