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都市言情 重生17岁:缘来妻到

第1324章 性感到爆炸

重生17岁:缘来妻到 夭北水 5836 2020-09-14 09:14

  艾小暖被吓了一跳。

  明明只有两个人,突然冒出来第三个人的声音,吓死宝宝了哎。

  “哎?怎么是很甜你啊?”

  唐很甜站在门口,表情有点不自然。

  不是她想看,而是艾小暖刚刚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关门,虚掩的门轻轻一推就开了。

  唐很甜是好心提醒他们呢。

  这下轮到艾小暖不好意思了。

  吐了吐舌,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我正好要走了哈哈,你们聊吧。”

  说着一溜烟跑走。

  何群都来不及叮嘱艾小暖路上小心一点哎。

  “师兄,我不是故意的。”这绝对是意外。

  “我知道。”何群无比淡定:“找我有什么事?”

  “萧雨涧想今天晚上就出院,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唐很甜一个人拿不住定主意。

  何群笑了笑:“我看过他的片子了,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问题,能留在医院观察最好,想出院也不是不行,看你是怎么想的。”

  “我当然是希望他可以留院观察。”唐很甜站在一个医生的立场客观的说。

  何群点点头,同意唐很甜的观点,但话锋一转:“但留在医院你们不太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啊……”唐很甜突然脸一红,猛地明白何群指的不方便是什么意思。

  艾小暖走了没一会,唐很甜和她一样滚走。

  当天晚上就帮萧雨涧办了出院手续,萧雨涧自然不肯回自己家,死皮赖脸跟着唐很甜去了她的家。

  她去厨房倒了杯水,出来看到萧雨涧正在脱衣服。

  因为肩膀受伤,脱得很是艰难。

  “萧、萧雨涧,你干嘛脱衣服?”唐很甜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洗澡。”

  萧雨涧说得理所当然。

  “可是你现在洗方便吗?!”

  “不方便。”

  唐很甜凌乱。

  不方便你洗什么澡啊?

  “我身上脏。”

  仿佛知道唐很甜心里在想什么,萧雨涧解释。

  萧雨涧和候言打了一架,身上能不脏吗?

  唐很甜犹豫挣扎了一番,最后妥协:“我帮你。”

  听到她这么说的萧雨涧无声勾了勾嘴角。

  和他想的一样。

  “你先去浴室,我去给你拿衣服。”唐很甜要去做一下心理建设哎。

  她都忘了还有洗澡这件事情。

  原来何群刚才说的方便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哎。

  做足了心里建设,但看到光着上半身的萧雨涧,唐很甜还是差点流鼻血。

  萧雨涧这段时间明显瘦了,但因此肌肉看上去更加结实。

  他等了一会不见唐很甜过来帮他,所以索性自己洗头。

  听到声音,顺手把头发往后拢,一串串水珠沿着湿漉漉的头发落下来,沿着他的面部线条一路往下,划过凸起喉结和胸膛。

  性感到爆炸。

  简直就是个妖孽!

  唐很甜早就已经领教过了,但还是再一次被撩到了。

  没有一个女人能受得了这样的诱惑。

  而唐很甜还要帮他洗澡。

  简直就是遭罪。

  萧雨涧当然知道唐很甜在想什么,他虽然一只手不能动,但还没有到需要其他人来帮他洗澡的地步,所以让唐很甜帮忙只是逗逗她的。

  好不容易追到手的老婆,刺激过度又被吓跑了怎么办?

  他可不想冒这个风险。

  唐很甜一听他不要她帮忙了,当场重重松了一口气。

  因为萧雨涧的原因,浴室里的空气都变的稀薄了,他什么都不做,光只是站在那里,唐很甜的呼吸和心跳就全乱了。

  她急忙转身,不去多看一眼。

  就在她要走时,萧雨涧悄然无声的从背后靠近,当唐很甜感觉到时,萧雨涧的下巴已经抵在了她的肩膀上。

  唐很甜的身体猛的一僵,以为萧雨涧改变主意了。

  “很甜,我爱你。”

  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缱绻缠绵。

  听到这三个字的唐很甜呼吸一窒,回头难以置信的瞪着萧雨涧。

  “如果你也能对我说这三个字就好了。”萧雨涧笑了笑,唐很甜没有当场跑掉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

  “没关系,我有的是耐心,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对我说出这三个字的。好了,不要纠结了,我要洗澡了,你再这样看着我,我就当你是要陪我一起……”

  这次唐很甜没有给他面子,萧雨涧还没把“洗澡”说出口就落荒而逃了。

  到了外面,唐很甜腿一软。

  萧雨涧突然说出那三个字,差点吓死她哎。

  这个晚上她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他,拿上衣服没骨气的去唐青木的房间睡。

  两个人只隔了一堵墙,唐很甜如果竖起耳朵,能隐约听到隔壁传来的动静。

  直到隔壁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她才松了口气。

  漫长的夜终于被按下了快进键。

  时间在睡眠中过的飞快。

  唐很甜以为自己会睡不着,但出乎意料的睡的很沉,就连萧雨涧过来和她挤一个床都不知道。

  萧雨涧一躺下来,唐很甜立刻翻身过来。

  腿霸道的压在他的腿上。

  萧雨涧的呼吸有些不稳。

  她就睡在隔壁,萧雨涧怎么可能睡得着?

  但现在这种情况,好像更睡不着了哎。

  他简直是自己找罪受,但他又抵挡不了这种甜蜜的受罪,心甘情愿一边忍受身体的煎熬一边享受甜蜜。

  如果醒着的时候也能这么主动就好了。

  萧雨涧用没受伤的手揽住唐很甜,唐很甜在睡梦中砸了砸嘴,可能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

  这样的唐很甜,让萧雨涧看一个晚上都不会厌。

  他愉快的扬了扬嘴角,低头吻上她的眉心。

  晚安很甜。

  愿你的梦里也是甜的。

  第二天一早,萧雨涧早早就醒了。

  微微偏头就看到熟睡中的唐很甜。

  她依旧维持着昨天睡着的姿势,把他的手臂当成了枕头。

  但被子却已经被她踢到一边。

  萧雨涧略显艰难地用脚勾起被子,好不容易帮她盖好,下一秒唐很甜很不给面子的直接踢掉。

  如果他没有受伤,轻而易举就能帮她盖好,但他现在他一个二等残废,做起来非常不容易。

  可又怕唐很甜着凉,于是又用脚把被子勾上来,这一次唐很甜还是秒踢。

  并且不满的嘟了嘟嘴。

  好像对这件影响她睡觉的事情非常不满意。

  不会……是在装睡吧?

  萧雨涧盯着唐很甜的脸,忽然闪过这个念头。

  想到这里,萧雨涧勾唇一笑。

  他想到了一个叫她起床的好方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