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女生频道 盛芳

第三百零三章 扶不起

盛芳 须弥普普 3735 2020-09-17 22:59

  沈念禾见那贵妇人眼眶通红,眼泪不住往下落,神色间极为激动,然而自己却是全然不认识对方,只觉得甚是奇怪,便站得起来,问道:“不知夫人……”

  对方将眼泪抹去,道:“你……同你娘长得便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又上前几步,道:“我姓景,从前是在冯家出的阁,与你娘当年姐妹相称……”

  她勉强说到这一处,见得沈念禾行容举止,全不似冯芸,另有一份风流韵味在,可那张脸,明明白白就是冯芸同沈轻云的女儿,然而故人已经杳然仙踪,唯有遗孤存于面前,其中物是人非,实在悲恸,一时早忘了要说什么,却是难以自抑,快步进得房中,扶着沈念禾的肩膀,又去拉她的手,只往怀里抱,哭道:“孩子,你到得今日,怎的不来找我?”

  沈念禾实在不知道对方是谁,可其人说话、行事俱都像是真诚的样子,叫她颇有些手足无措,抬头见得几步开外有个同龄少女站着,便以眼神示意。

  那少女很是机灵,跟着上前几步将贵妇人扶住,劝道:“娘,你这般突然,把沈姐姐吓到了。”

  郑氏在边上早已忍耐不住,原是碍于礼仪,不好闹得太过难堪,此时见得那少女动了,连忙跟着伸手将沈念禾护在身后。

  景氏这才回过神来似的,问道:“你娘……是不是没有同你提过我?”

  ***

  此处得翠楼中景氏要与沈念禾认亲,几条街之外,其夫石启贤则是眉舒目展地看着面前的裴继安,擎着手中那一份折子,问道:“我听得左久廉说,这份文书全靠你下了大功夫才做出来,光是翻查宗卷、计算数目都花了许多力气――却不晓得你都查了什么宗卷,那宗卷又从何处得来的?”

  左久廉本来坐在一旁,听得石启贤这这般发问,表面上好似没什么,认真细品,里头藏的全是勾子,当真是冷汗横生。

  他是被逼无奈才只好把裴继安叫过来的,先前没有来得及做交代,此时便是想要找补也来不及,只得咳嗽几声,暗做示意,但盼此人不愧为是州县吏员上来的,遇事能懂得机变。

  裴继安站在桌案前,自然听到那左久廉那一处的异动,不过他并未回头,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回道:“此份文书虽是我写的,却也多得左提举提点。”

  石启贤哈哈笑道:“你也不用给他说好话,我与他共事多年,虽是个能干的,却未必能把事情说得这样透……”

  他语毕,直接将此事略过不提,又把那文书摊开放在桌案上,次第指了几处地方,一一问其中数字来历并口径。

  裴继安只扫一眼便全数对应解释了,毫无迟疑,对答如流,一面说,一面还顺手取了笔架上的笔,又抽过一张纸,在上头计算给石启贤看。

  他这一处写写画画,先还把步骤、细节都列得出来,后来见石启贤不但对术算之法十分了解,便是对历朝历代的酒税乃至酒业,都颇有研究,说起话来就跳跃了几分。

  两人一个说,一个听,俱都十分投入,那左久廉坐在一旁,先还时不时咳嗽两声,欲要吸引裴继安注意,后头见得一个人都不理会自己,偏他们说的话,稍微分一下神,就再跟不上了,连忙站得起来,立在裴继安身边看他再纸上写的内容。

  左久廉术算之法远比不上裴、石二人,对酒业、酒税的研究也只有三分,用了十二分的力气才没有全然掉队,满腹心思都放在了听裴继安解说上头,自然无心其他。

  他难得如此专注,连头都忘了抬,又只看内容,忘了留心其他,自然没有发现随着裴继安所写的东西越多,砚台里的墨汁已经越发少,到得后头,在纸上的笔画已经写出许多分叉来,更不知道站在一边的石启贤正看着自己。

  石启贤着实有些嫌弃。

  他是唯才是问的人,听得裴继安说,也时常提出自己疑问,两人讨论得热火朝天,然而饶是如此,还是注意到了砚台里墨水不足,抬头看左久廉,本来是觉得此人应当有些眼力,晓得叫人进来磨墨添水,哪里料到对方半点没有反应过来。

  此时裴继安正在纸上写一处数据的验算方法,一看就投入得很,石启贤不愿将其打断,又怕打铃之后,左久廉不知道交代,最后要自己分心事小,最怕会叫面前这姓裴的小官人也分了心。

  石启贤自己也是从底下上来的,在度支司当中做了三四载,所有差事不过验算数字,最知道一旦算数时被人打断,想要重新进入状态会有多难。

  他并不做犹豫,等了几息,见左久廉依旧没有动静,也懒得再说什么,竟是自行悄悄拿起边上自己喝剩不多的茶盏,往砚台上滴了几滴,又取了放在一旁的墨锭磨了起来,一边磨着,一边还不忘留心裴继安的进度,等他写完了,复又提出另一个问题。

  此处一问一答,再问再答,遇得问题时还反复讨论,时间过得飞快,到得后头,便是左久廉绞尽脑汁,竭尽全力,也已经跟不上,甚至有些听不懂推导的方式同理由了,这才终于放弃。

  等他一回过神,因头低了半日头,脖子竟是有些发疼。

  还没来得及感慨自家到底年纪大了,比不得从前,左久廉才抬起头,就发现对面的石启贤一手指着桌案上的文书,同裴继安讨论其中一处地方,另一只手居然持着墨锭,在那砚台里头有一下没一下地磨。

  他登时心里一紧,急急上得前去,也不敢打铃叫杂役过来帮忙,只好自己暗暗将那墨锭接了过来,接替石启贤的位置磨墨。

  他虽然面上没有说什么,那一颗心跳的速度都快了好几拍――石启贤都亲自磨墨了,他这一个下头人在旁边站着,居然无动于衷这样久……虽然这一位不是什么讲究秩序规矩的,却也不能做得这样过分。

  石启贤顺势就把墨锭放了开去,心中却是不由得叹息了一回。

  虽然是多年用的老人,可左久廉这个人,到底还是弱了几分。

  要是能同这姓裴的一般,有真本事,那不消半点其他能耐,也不用察言观色,只要遇得识货的,就半点也不怕。

  可左久廉做事半吊子,察言观色也半吊子,虽然不至于称为烂泥,从前也的确做过许多事,但是扶不大起来,就是扶不大起来。

  看来……最多也就往上升个几道,再重要的差遣,此人还是经受不起。

  倒是另一个,虽然眼下资历还浅,人也年轻,不过……

  石启贤嘴巴还说着话,脑子里已是分心另想起事情来,还拿眼睛打量着裴继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