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武侠仙侠 玉虚天尊

第四百八十九章玉虚宫开,紫极宫宴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22854 2020-09-25 10:22

  这次紫极大会,任鸿正式打出五莲仙府的名头。

  八宝沉香辇凌驾云空,菡萏、澹台云嘉、钧天、姚青囊、白寿、李昀及诸花仙相随。此外还有任鸿施展玉清道箓演化的玉虚护法道兵拱卫。

  浩浩荡荡五百众自莲花山而起,驶向大昆仑山。

  这一路有五湖四海仙家,施展仙光遁法往大昆仑山赶去。任鸿这一行倒也不算太突兀。

  且任鸿已修成紫府境,距纯阳只差一步。见沉香辇上方仙光云柱,一般仙家望而却步,不敢随意骚扰。而那些元神真人窥见这边仙光绚烂,道炁充盈,也知此人法力通天不敢冒犯。

  就这样,一行人顺利来到昆仑墟。

  和上次一样,昆仑派有一百零八位使者迎接各路仙家。

  任鸿吩咐下去,白寿、李昀亲自上前递上拜帖:“五莲仙府之主任鸿率众门徒到来。”

  昆仑守山弟子早前便得吩咐,四大真人中的卢神通和石萱亲驾白鹤,迎请一行人入大昆仑山。

  反正关于他执掌五莲仙府的事,昆仑上下也算人人皆知。

  他们这一行到来,立刻引起昆仑上下众人注意。

  若非妙玉仙姑正跟几位道君商讨佛门之事,怕是亲自出来和“小师妹”相见。

  一行人来到隐仙峰。卢神通安排的地点和上次位置相似,都处于碧游宫和玄都宫间,这片地界多是玉清道统。

  任鸿左右一看,心道:这次倒是没见弇妃大姐的仙府。

  李昀和白寿第一次到来,左右张望其他仙家布置的仙府,迟疑问:“师尊,我看其他仙家各自以随身仙府栖身。可咱们……”

  任鸿微微一笑:“你瞧,这不就是?”他手一指,“五炁玄都府”神通运转,五色元气莽莽涌动,在一块平地拔起仙府“小弥罗宫”。

  袅袅烟云环绕道宫,为一座座庄严宫殿裹上一层神秘纱衣。仙乐金钟徐徐荡开,更添三分清净与玄妙。

  本命神通?元神之前他到底炼成多少门神通了?

  石萱心中一跳,下意识看向卢神通。

  乾元峰一脉擅长神通秘法,卢神通倒是不惊讶。只是一味观察“五炁玄都府”,评估这道神通的品级。

  “五气运化仙府,法力生生不息,仙府随心布化,且府邸以两仪三才排列。这道神通的效果应该接近‘大神通’吧?”

  小弥罗宫立下,周边玉清各脉议论纷纷。

  “这座道宫的玉清仙光好精纯,是哪一位同道师兄来了?”

  “师兄?王师兄,你阴阳道算是九仙峰别传,乃上代昆仑掌教记名弟子。论辈分和昆仑再传弟子们平论。真要算来,这位怕是你师叔吧。”

  “听起来,葛道友知道这位同道来历?”

  “能让两位真人亲自相迎,且有这般精纯的玉清仙光。在我辈别传支脉里,怕是只有一家吧?”

  小弥罗宫立下,有青龙、白虎等五大神兽守卫。随着龙吟虎啸,天空云气动荡,五色仙光冲霄而起。

  “弥罗宫啊!”

  玉虚宫内,一声声长吁短叹。

  弥罗宫,这可是老师在玉清境立下的一处道场。转世为玉虚上人后,在女娲界并未留下这处道宫。

  换言之,任鸿绝对是得玉清大道尊真传,才有幸自玉清道韵中观摩道庭,演化小弥罗宫。

  “操纵五气演化道宫,在神通中并不算多高明的法子。至少远远比不得斡旋造化、开天辟地之流。但演化的道宫如果是小弥罗宫,那就不同了。”

  弥罗宫内万仙聚,玉清大道称元始。

  演化这座道宫便可演化道庭,自开玄门一脉。

  有这座小弥罗宫,纵然昆仑派联合玄都、碧游,也不能抹掉任鸿玄门嫡传的资格。

  “早些结束吧,稍后去见见‘小师妹’。”

  ……

  任鸿立下小弥罗宫,五莲仙府众人安置下来。

  不久,弇妃娘娘带侍女到来。看到小弥罗宫,她玉颜一惊,也察觉这处“弥罗宫”对玄门的意义。

  曾经某劫,玉清教主不立清微、不号玉虚,而是单把”弥罗天尊”这个称号用了一劫纪。

  “看来,我这小师弟颇得玉清老师垂爱啊。”

  当然,可能也有太元老师的面子。

  她在小弥罗宫左侧立下仙府,跑过去跟任鸿招呼。

  至于齐瑶和董朱,他俩不用来隐仙峰落脚。人家直接在西昆仑、南昆仑开府,紫极大会时过来转一转即可。

  而这次,齐瑶作为西昆仑之主更亲自采摘蟠桃仙果,以供紫极大会诸仙食用。

  任鸿和弇妃相见,他亲取一份请帖:“大姐,三年之后我家举行开府大典,你务必赏光。”

  “好好。”

  弇妃收起请帖:“清媛妹子呢?她没一起来?”

  “她以太元仙府之主名义前来,应该还在路上。”

  这时,齐瑶和董朱得知任鸿消息,从西、南昆仑赶来。此外,凰公主也跟着董朱从南昆仑而来。

  弇妃娘娘见状,笑着打趣:“妹妹几次大会都是最后到场,这次总算来了一次大早。”

  凰公主面带红霞,羞恼道:“这次本尊不便活动,我以化身到来,还不知诸位道友如何道。万一恶了诸位道友,如何是好?”

  “妹妹放心,要是那些臭男人敢你,姐姐帮你出气。”

  凰公主以化身来又如何?反正她不需要更易紫极道相,只需高坐上观即可。

  这次紫极大会的重点,是地府诸神,外加泰山派的五岳之争。

  任鸿点头附和:“我那好友风灵武这次也打算以化身前来,他修行在紧要关头,不方便。”

  在场诸人听后,都笑了。

  他们这些人大多了解任鸿和风灵武的关系。

  这是因为任鸿本尊打着五莲仙府旗号。所以风灵武那一边必须用化身撑场子。

  弇妃:“弟弟这次以化身行动,三十六雷君或许有点麻烦,不如提前寻些帮手,以作联合。”

  “没什么妨碍,勾陈天君人缘不错,且这次让白寿出出力。雷祖大道相未来就是他的道标。”

  任鸿示意白寿出列。他幼时修行,如今还是一副少年模样。

  弇妃看到少年,眼睛顿时一亮:“这小子的神霄根基很浑厚,怕是能演化神霄雷府了?”

  “不错。这次让他过来亮亮相,表明一下态度。”

  弇妃沉吟:“上次紫极大会,昆仑派诸位道友便动了修改雷祖道相的念头,只是苦于没有雷道传人,不方便打掉五雷派的提案。这次你培养了这么好一位传人,或许……”

  “这次不成。”任鸿:“我们还没准备好。根据青玄师兄的意思,是在下一次动手。”

  届时立神霄九帝,把五雷派掀翻。这一次,昆仑还是给五雷派留了余地。如果对方知趣,未来九宸大帝还留有他们一席。如果不知趣,那么就彻底排斥出去。

  任鸿指着白寿继续道:“这次让白寿过来的目的,除却在雷祖亮相外,更是为南极寿老的道神格位。”

  弇妃:“寿老一脉除却衡山派有意,余者针对不大。师侄获取寿老阐道权不难,昆仑这边不会争。”

  弇妃目光随之落在李昀身上:“师弟,你这一脉如何考量?”

  任鸿笑道:“这次修改紫极神图,让李昀自己去拼!”

  反正自己已经铺好紫极帝君的路,其他事让李昀自己去撞头吧。

  “他二人修成金丹,也该出来历练历练。”

  “顺带,夺一个七大宗师的名头?”

  “自然。”

  北昆仑机缘如何,任鸿一清二楚,当然要为两个弟子考量。

  众人话时,吕清媛携太元玉女们赶来。因为太元一脉和玉清的关系,他们也被分在这片营地,落在任鸿仙府的右侧。

  吕清媛从香囊取来一朵莲花,插在草地。立时莲花绽放,花心托起一座七宝香阁。

  “我来时得师兄嘱咐,特意从老师宝库寻出这座七宝芸香阁,看来还不错。”

  任鸿颔首微笑,弇妃打量芸香阁:“妹妹这芸香阁所用仙木,乃七宝树木心……唔……想是三清宗时从昆仑山寻得的仙木吧?”

  换言之,就是玉虚上人当年送的。

  任鸿:“不论如何,玲珑、五莲、太元三仙府并列,太元老师一脉的道统倒是齐了。”

  是啊,三座仙府交相辉映,太元道统真正复出。

  ……

  接下来,众人分头行动。

  “菡萏,你去寻一寻白璃,先把咱们家的铺子安排妥当,然后问一问寂灭天火的事。看看能不能最后努努力,设法提前拍下。”

  雷雄送来寂灭天火的情报,任鸿一行人本是打算和卖家协商。但卖家已报备昆仑,敲定拍卖,不乐意跟任鸿等人私下交易。

  任鸿如此做,也是试着最后努力一把。实在不行,便拍下来。

  齐瑶点头:“咱们一个个家大业大,倒也不差那点钱。帮董朱拿下寂灭天火才是紧要。”

  那卖家想要大赚一笔,也亏得这群人心性上等。不然换一个人,早就杀人夺宝,哪能让他顺利走到昆仑山?

  “至于其他人,四下转转吧。可以访友,可以游玩,昆仑紫极会乃玄门第一盛会,颇有些玩意。”

  众人称是,纷纷离去。

  钧天跑去找白洛询问昆仑近况;弇妃四下访友串亲;董朱、齐瑶和凰公主结伴游玩;吕清媛拉着云嘉外出;白寿和李昀跑去乾元峰拉上任魁一同玩乐……

  至于任鸿,他镇守仙府,以五莲仙府主人身份接待各位同道。

  时不时,他将一份请帖送出,请对方三年之后参加开府大典。

  约莫一个时辰后,姚青囊端着玉盅进来:“东家,你快尝尝这份毒龙汤。”

  毒龙汤,是以一条千年火候的毒蛇为主材,配合一千八百六十二种灵药熬煮,化去其毒性,仅留药性的特殊汤药。

  这一份毒龙汤,便能让普通修士增长八百年法力。

  任鸿刚送走一位同道,撮了口茶:“毒龙汤?这些东西你们服用吧,何必让我浪费?”

  以他修为,这毒龙汤下肚,怕是只能增进三百年法力。

  姚青囊优雅一笑:“菡萏姐姐,东家刚刚突破修为,正是补足精元,调养身子的时候,让我多准备增长功力的补药灵汤。”

  任鸿推脱不过,只好食用这盅毒龙汤。

  然后看着身边陪同自己的姚青囊和诸位花仙,任鸿道:“这边我守着,你们若无事,便出去玩吧。紫极大会的各种活动颇有意思,你们去见识见识。”

  他吩咐姚青囊,给花仙们准备玉露兑换云币。

  一群花仙们结伴出行,倒是姚青囊留了下来。“怎么?你不去?”

  “我不喜繁闹,左来云市盛会都是喧闹事,我在这里陪东家躲清静。”

  姚青囊如此,任鸿没有再劝,一同应付各路仙家。

  ……

  吕清媛和云嘉结伴游行。

  她们站在一个西荒修士的摊位前。

  眼前摆放一口十人合抱的大锅,里面冒着滚滚气泡,有一条火龙在高汤内游走。

  锅边搭建云梯,有人站在云梯上,不断往里扔投各种灵药。不时,还用一支玉杵搅拌乳白色的高汤。

  “走一走瞧一瞧,炎龙百灵汤呦”

  旁边好几个道童开口吆喝,二女站在旁边观看牌子介绍。

  “炎龙百灵汤,以炎龙精气配合五百种灵药熬煮,能滋润道体,补足精元。云嘉,这跟青囊的毒龙汤颇有同工之妙。”

  “怎么能跟青囊比?她的药汤耗费心力,有千种仙药,岂是这碗炎龙汤能比的?”

  旁边,道童揽客宣扬道:“各位仙长,这是我们家主人在西海得高人指点,制作的炎龙汤,对修行十分裨益。大家千万不要错过。”

  有几位仙家顿足,停下观望。

  吕清媛二人略看了看,又往前走十余步,来到一家花店。这花店贩卖西荒各种奇花异草。香气习习,远飘十里。

  “咦清媛你也在?”

  花店里,霍龙娇带着四位女仙走出来。

  她眼睛一亮,对四位女仙道:“妹妹们随便挑,回头姐姐帮你们结账。我先离开下”

  霍龙娇目光瞥见店门口的一株玉芙蓉。

  她采下芙蓉,随手扔下一块千年星辰铁:“不用找了。”

  霍龙娇来到吕清媛身边,将芙蓉递给吕清媛。

  吕清媛笑眯眯接过芙蓉:“霍家姐姐也来了?可要同行?”

  “好啊,好啊。”霍龙娇色眯眯看着吕清媛,直接挽住她的手:“我知道前面有一场天琴仙宗的琴会,咱们去听听。”

  云嘉站在吕清媛另一边,见霍龙娇举动,索性握住吕清媛另一只手:“清媛,我记得刚才东边有场霓裳舞,咱们去瞧瞧?”

  ……

  吕清媛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空中妙玉仙姑抓着黄龙,冷声问:“这就是你亲自查的,任鸿是小师妹转世?”

  “当然啊,当年那块信物感应,便是应对他。”

  妙玉仙姑咬紧银牙:“你就没查一查,他身边那个女仙?”

  “那个女仙?太元老师的女弟子?”黄龙一脸迷茫:“虽然她也算咱们师妹,但不需要查吧?”

  “她才是妍儿转世!”妙玉仙姑气得够呛:“怕是当日她在任鸿身边,所以引发信物感应。”

  妙玉仙姑从玉虚宫出来,准备去隐仙峰寻任鸿。可半路瞧见吕清媛三女,她一眼认出吕清媛身份。

  自己这些年暗中对任鸿的照拂,到底是错付了……

  “她才是?”黄龙看到霍龙娇,似有所悟:“这么,霍龙娇早就察觉了?”

  看到妙玉仿佛吃龙的眼神,黄龙干笑道:“原来吕清媛才是小师妹,而任鸿是太元老师传人。结果两位老师互换了传人?还成,还成,都是咱们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师姐,您对不……哎呦呦……疼疼,别打了,我错了还不行?”

  妙玉深吸一口气,淡定,淡定,跟憨货生气拉低自己的档次。

  她闭目沉思:我本以为任鸿是小师妹,他和霍龙娇不亲近。可如今看来,霍龙娇这小贱人怕是一眼就瞧出小师妹身份。贱人,转世后还这么颜控!

  她低头俯视,吕清媛调和二女矛盾。很快三姐妹先去看了霓裳舞,然后去天琴仙宗听曲。

  而路上,霍龙娇除却纠缠吕清媛外,也时不时摸一下云嘉的小手。

  在听曲时,霍龙娇看到旁边一个莲座里的美少年刘岳。便跑过去调戏,羞得那位年轻仙家水遁而走。

  霍龙娇,喜男色也喜女色。只要天地间长得好看的人,她都喜欢。据,她还曾跑去太阴清虚府给冷月仙子唱歌,以期一亲香泽。

  不行,不能让她们太亲近。

  妙玉仙姑当机立断:“黄龙,你回去给师兄弟们传消息,我去找她们。”

  “哎?师姐现在就去?我们原本不是商定,让吕清媛去跟小师妹。呸,小师弟联络吗?”

  呵呵,现在还顾得上这个吗?

  当年霍龙娇痴女到陪小师妹转世,更趁小师妹感动时,趁机定下来世之约。

  若二人转世为一男一女,便缔结鸳盟。

  这丫头才是大麻烦。

  妙玉仙姑不敢怠慢,真身落下,上前和吕清媛攀谈。

  看到妙玉远远走来,霍龙娇心道不妙:这老女人怎么跑来了?莫非她察觉妍儿的转世身?

  天地良心,自己和吕清媛之间如朗空明月,清白天地可鉴。都是这些人心生邪念,暗嚼舌根,导致师父误会自己二人。

  赌气下,自己二人才定下来世鸳盟。

  ……

  “妍儿,你要转世?那我随你,来世我若转为男身,就娶你当老婆。”

  “如果我是男身呢?”

  “那就你娶我。到时候我给你安排一个大大的后宫。当一个贤惠妻子,给你添上十几房美妾。咱们找那些长得好看,懂得服侍人的。”

  “……你这怕是给自己纳妾吧?”

  “别在意,别在意,夫妻一体,你的小妾也是我的小妾嘛!”

  ……

  但如今两人都是女性,自己又没有磨镜之癖,只是把吕清媛当做好姐妹罢了。

  她长得好看,自己天天看她,养眼啊。

  “这位妹妹看着眼熟,我们在哪里见过?”妙玉一身道袍,做女冠礼。

  吕清媛看到妙玉,心神激荡,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正要开口,霍龙娇马上道:“道姑,咱们不熟。这种搭讪话,不符合你世外高人的身份。”

  妙玉扭头看向她:“这位施主,你头顶乌云滚滚,想来不久霉运当空。若速速回家,还能化解劫数。”

  “呵呵…我倒要看看,这偌大昆仑山中能有什么劫数?昆仑派总不能连客人都庇护不住吧?”

  二人眼神碰撞,电光闪烁,即便是云嘉也察觉她们间的暗流。

  她偷偷问吕清媛:“莫非这两人有仇?”

  吕清媛拍拍她的手,对仙姑、霍龙娇:“两位姐姐。不如我们一起同行?”

  ……

  不远处,一位貌美女仙在挑选花钿。看到吕清媛这边的遭遇,“她”咂舌道:“吕清媛居然这么招人喜欢?连昆仑道君都出来了?还有霍龙娇,她怎么对吕清媛这么亲热?好帮我找东西呢?我看她来昆仑,是找吕清媛玩的吧?”

  余光瞥见齐瑶、董朱一行,女仙面色微变,转道一个角落。等再出来时,已是一位魁梧大汉。

  ……

  弇妃娘娘走亲访友,自少不了北斗神君姬辰。

  两人一边亲热,一边聊着自己这边的见闻。

  姬辰了泰山派的事:“金虹氏是天皇阁五代阁主,我这些年又查了查。他当年征伐东夷荒神,封禅泰山,背后可能跟四代有关。”

  “四代?”弇妃把弄姬辰散开的头发,给他编小辫。

  “我记得,天皇阁四代阁主的事迹,是熬煮西海,对抗咸池大魔君?”

  “不错。四代藏身于西海,似另有图谋。他当年窥见天皇计划……嗯,也可能是三代留下的信息。总之,四代早一步得知合道之秘,并果断舍弃肉身,神魂藏入西海。五代就是从他这里得到消息,然后躲在度朔山几千年。”

  “那么六代、七代也是?”

  “恐怕也是吧。尤其是六代,他可太幸福了,竟然拉着一位骊山圣女隐居。在合道时神魂转入提前准备的肉身,直接隐居西荒法界,连天皇都找不到。”

  “如今四代、五代联合,泰山派得金虹氏之助,恐怕这次五岳合并事宜,要真正摆在玄门明面上了。”

  这可是大事,要是泰山派统合五岳,金虹氏成就群山之祖,必可获得一群道君支持,和九代转世的姬辰分庭抗礼。

  “来,我这也有一个消息。”弇妃满意看着姬辰脑袋上的小辫,悄悄了自己在五莲仙府见闻。

  “白寿?神霄传人?”姬辰心中一动:“他修为如何?”

  “已经结丹,只是金丹品质不佳。”

  “神霄一脉的金丹品质不佳,并不是什么奇怪例子。当年灵寿子不也如此?”

  姬辰更在意白寿的象征意义。

  他暗忖:昆仑派的神霄九宸打算稳扎稳打,等下次紫极大会动手,但我不妨推一手?帮他们一把?毕竟九宸大帝中,必然有我北斗派一位。

  ……

  任鸿默运元神,感悟天道。

  直到菡萏仙子返还小弥罗宫,任鸿问:“如何?”

  “白璃让我看了一眼单子。那位道友已经把寂灭天火标记上去,打算以物换物,以天火求取他需要的功法,天书级。”

  “天书?他要求倒是高。”任鸿冷哼:“他路子是什么,问清楚了?””似是云仙法门。”

  “云仙?”任鸿眼眉一缓:“那倒是巧了,我前些年正打算推演一部《白云九步清霄绝》,到时候用来跟他交换。”

  菡萏随后提及自家玉芳阁的收益。

  “我托白璃贩卖玉芳阁的驻颜仙药,深受女仙们喜爱。还有,我看到好几头出自麟山雀崖的仙家坐骑。若是獬豸在,不若让他去联络联络?”

  “也好。”任鸿看向门外:“正巧勾陈一系的人也都来了。”

  勾陈天君一行声势比任鸿的五莲仙府更大。他一口气将勾陈神庭的上万位神灵拉来昆仑墟。

  昆仑派得知消息,赶紧在隐仙七峰清出一大片场地,以供他们落脚。

  任鸿的勾陈化身将天宫挪移过来,约束诸神道:“你等不可在昆仑仙山乱闯。白素、厉天,他们这些人有劳你们多多费心。”

  “是。”

  为了扩张勾陈神庭,任鸿点化众多精怪为妖神。在许多妖精洞府,甚至都开始尊奉勾陈天君为“妖皇”。

  若论龙蛇混杂,良莠不齐,他家比碧游宫更严重。

  这时,任鸿颇理解当年金灵圣母的想法。为何她频频谋算,先是设二十八星宿,后安插地府鬼帅。

  其为的,就是给碧游门人一个立命之机。

  任鸿把妖神们都带来,让他们录入紫极神图,也是给他们一个护身符,免得日后出事。

  但一群妖神出现在昆仑山,难免惹出乱子,所以要让白素等人代为管束。

  众神一窝蜂散开,任鸿的勾陈化身如本尊一般,和各路仙家打交道。

  这几十年来,勾陈神庭帮助许多同道伸冤,主持公道。勾陈天宫立下,立刻有仙家赶来道谢,人数比五莲仙府那边更热闹。

  直到紫极大会开始,拜见勾陈天君的人都没能一一接待完。好多仙家,都是在玉虚宫门前和勾陈天君进行交流。

  对于风灵武真身不来,化身出面。诸仙都深切慰问,化身一一含笑应对:“我本尊正在参悟天道,正巧这尊化身凝聚香火,能化身神灵,就让化身过来撑撑场子。”

  别,这勾陈神庭之主的化身实力,并不比一般真人要弱。

  诸仙在玉虚宫门前了一会儿,青玄和一众昆仑仙家到了。

  走了一个徐阴阳,昆仑来了一个不逊色徐阴阳的青玄大道君。

  他环视诸仙:“这次紫极大会由贫道主持。不过挺好,这次无须请凰公主法驾,倒是少了一件事。”

  大道君干脆利落祭起紫极神图,无量仙气洗刷天地,霞光纵横九天十地,镇压魔修邪怪。

  但紫极大会百年一度,时间颇有规律,魔教早有准备。许多魔人逃入九地魔域,又或者躲藏在魔教几处祖庭山门。

  剑冢,十八道魔煞剑气聚拢邪道阵法。空中乌云滚滚,抗拒着紫极神图的神威。

  轰隆

  空中雷祖法相若隐若现,三十六面玉鼓一一闪现。密密麻麻的神霄天雷打下,半个时辰后剑气渐渐崩散。

  神霄雷法,天地雷法极致,仙道伏魔第一雷。

  “噗”

  魔戮剑宗的几位长老纷纷吐血,十八道魔煞剑气被雷霆轰碎。

  “快撤!往九地走!”

  眼看下一重雷霆落下,群魔联手将剑冢下沉至九地,暂避仙道锋芒。

  南荒血海,茫茫霞光裹着血海,将无垠血海压缩成一枚拇指大小的丹丸。在无穷无尽的光辉下,血海艰难扛过仙光打击。

  天魔祖庭,一群天魔在浩瀚天音中挣扎。随着九天清悦之音响起,他们身影渐渐淡去,被紫极神图强制抹消。

  黑魔道没有山门,黑魔道的传人早早遁入九地,倒是逃过一劫。

  至于阎魔天子,他虽是天人真身,魔教顶级大佬。但阴魔一脉几乎全灭。他一个人在人间好不容易培养了一点魔子魔孙。结果仙光横扫而来,他刚升起魔宫邪域,就被虚空探出的一根手指按住。

  “阴魔主,你不会以为阎魔真身不死不灭,就能跟我们的紫极神图抗衡吧?不会吧,不会吧?”

  青玄大道君反手一掌,除却阎魔天子外的其他阴魔教徒,统统死于非命。

  鬼书生站在九地第三境,暗暗摇头:“早就告诉您了,人间水很深,不要自大啊。”

  天仙算什么?三清道统能拉出十来位。

  紫极神图镇压人间相当于十余位天仙联手,岂是阎魔天子一人可以抗衡的?

  青玄大道君出手解决阴魔后,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看向燃灯道人。

  他算出来,阎魔天子身上有佛宗布局,似乎佛宗打算以他为引,拉他入佛?

  不过这等魔教巨擘,还是打死最好。

  青玄大道君动了杀意,冥冥中引动天机,以天仙大能给阎魔天子设立生死大劫。

  诸仙对此仍无所知,他们震惊于青玄大道君的手段,也深刻感受到他和徐阴阳的不同。

  徐阴阳历次出手以镇压敲打为主,哪有青玄这般刚烈霸道?

  “开宫!”随着两位道君唱喏,大道君率先走入玉虚宫,高坐九重云床。

  其次是伊道人和金灵圣母。

  一如上次大会,三清门人在一侧,另一侧是玄门其他修士。

  而不同在于,上次任鸿坐在弇妃之畔,但这次和诸位府主真人坐在一处,只是位置十分靠前。而勾陈天君出于考虑,位置也被安排在元神真人一列。

  可能是恰巧,也可能是有心人可以安排,吕清媛就在任鸿右手边。

  他俩坐在一起,任鸿对吕清媛低语:“一会儿大宴开始,各路仙家彼此联络交际,你注意应付。”

  “嗯,我明白。”

  这场紫极宫宴和上次雷同,西昆仑的仙果、玄都宫的金丹玉膏以及碧游宫的龙肝凤髓。

  百年前,任鸿食用这些东西还能增进修为。但现在紫府境后,这些东西对他不过是吃食罢了,仅仅尝一个滋味。

  任鸿举着酒杯,遥望昆仑一方的道君们。

  这次昆仑一方最大变化,就是燃灯道人为仙首,率众道君坐在左侧。至于乾元峰一脉,目前只有一位道君和一头狮王。任魁并未坐在道君席位,而是坐陪在菡萏仙子身畔,和李昀、白寿在一起。

  为此,也彰显任鸿和昆仑乾元峰一系的紧密联系,让人不敢小觑任鸿。

  昆仑道君们一个个神情尴尬,对任鸿目光十分敏感,一个个别扭的转开头。

  因为黄龙那个失误,他们这些年一个个把任鸿当做小师妹转世。可到头来,任鸿只是任鸿,根本和小师妹无关!

  要知道,因为小师妹的猜测,他们这些年对任鸿十分宽容,还明里暗里给了不少照拂。

  这下彻底傻眼。敢情他们这些年抛过去的好意都白费了?

  原本他们认为,纵然任鸿和九仙峰有矛盾。但有前世关系在,那点矛盾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如果任鸿仅仅是任鸿,当年那件事的恩怨,恐怕会成为他和昆仑派之间的心结。

  唯一庆幸的是,任鸿和青玄大道君关系不错。诸位道君盘算着,让青玄大道君出面周旋,至少能确保他不跟昆仑敌对。

  毕竟,昆仑七子之一就是他徒弟啊。

  宴会期间,不时有仙家跑来询问任鸿和勾陈天君的态度。

  关于紫极神图,他俩的目标是什么?

  勾陈天君好,明确表明先天雷君之位。但任鸿这边,他笑着打哈哈,似乎没打算掺和紫极神图的订立。

  又过一日,宴会散去,青玄大道君敲击如意:“本次紫极大会分为三部分。首先地府一统,玄门入驻幽世,当于紫极重列神位。此乃赏功。”

  “其二,诸仙修改紫极神图,重立玄门法统,此乃根本之议。”

  “第三,畅谈未来百年事,我玄门未来百年需重定一个目标,进一步壮大我道气数。”

  青玄大道君的话让诸仙进一步感受,他和徐阴阳的不同。

  徐阴阳为人稳重,不会这般直白。但青玄为人激进,在地府已经成功后,立刻迫不及待开始下一个目标。

  地府向八荒开拓,征伐海龙族又或者针对极地妖洲,改造极北苦寒之地。

  总之,青玄大道君不希望玄门回归一盘散沙的格局。而是希望通过一个个大事件,将玄门凝成一股,为九阴绝日做准备。

  玄门势强,但千宗百脉内斗无穷。

  如果能消弭内斗,让玄门一致对外。那是足以让天皇侧目的力量。

  诸仙听后,默默点头,

  于是,青玄大道君再敲如意:“地府森罗图已交换各派,如各派没有意见,就由当事人们开始录入吧。”

  这次紫极大会,大道君刻意请来十位殿主、五方鬼王。

  在他开口后,吕清媛为首的十位殿主起身,将一尊尊地府诸神的形象刻入紫极神图。

  日后,纵然吕清媛不再执掌轮转殿。轮转殿主也是紫极神图上的三品道神,执轮回法度。

  因为这些都是玄门早已商量好的,整个过程很快。

  而真正的重头戏是青玄大道君定下大道相。

  地府诸神和玄都宫的城隍诸神体系融入紫极神图后,所有道君仙家看向青玄大道君。

  青玄大道君微微一笑,继续道:“接下来论我玄门法统。”

  “三清至高,这一点诸位不想改吧?”

  诸仙摇头。他们打不过三清道统数百真人,数十道君,自然要认命。

  青玄看罢,和金灵圣母、伊道人一同升起三清道尊神相。

  “那么接下来的玄门总纲,天皇垂道,恒定不变。群星幻灭,北辰永镇。后土承载,万世不移。雷祖参赞,造化之先……”

  晓澧道君笑道:“道兄,这些玄门总纲改无可改,还是赶紧下一步吧。”

  你立新的大道相,才是大家最好奇的啊。

  青玄:“关于这段话,我想改一改。这最后一句‘雷祖参赞,造化之先’应该改为‘雷祖神霄,阴阳参合’。”

  “而在这句话后面,还应该添加一句‘造化青玄,十方救苦’。”

  大道君自云座走下,身上清光腾腾,一道道仙真法身自脑后道轮走下。

  十方救苦天尊、泰山府君、东华帝君、清微雷尊、扶桑大帝……

  一切和“造化青玄”有关的道相统统被大道君显化。

  肉戏来了!

  任鸿正了正身子,他看到澎湃的青色仙光在玉虚宫内迸发,将所有仙家卷入青玄大道君这场铭刻大道相的壮举,拉扯入昊天元气之海。

  昊天气海,即世界本源。更确切,是玄门以紫极神图梳理天地本源,形成的一片源能世界。

  在这片世界,有三道至高无上的祖炁,分为始元玄三气,象征玉清、上清、太清三位道尊。

  三气之下,又有四道祖炁演化天地星雷。其中雷霆祖炁如龙似树,上次任鸿争夺先天雷君之位,便是在这道雷霆祖炁演绎的法界之中。

  这四道祖炁格位本在三清祖炁之下,是这方天地运行的根本。

  虚无缥缈的天之祖炁演化天命,恒宰众生命运。蒙蒙黄气象征山河,厚重的祖炁铺在昊天气海的下层,为物质基石……脱胎自天道的星雷两道祖炁演化星辰、雷霆,以阴阳三才格局,佐天地运行,风雨明辉。

  但此刻

  在四道祖炁之外,又有一片全新的祖炁升起。

  这就是青玄大道君的根本力量,一道青光攀升至天穹,演化全新的大道相。

  然而新的大道相存在,势必冲击当今体系。

  因此四大祖炁纷纷异动,有四尊神圣自发从昊天气海升腾,出手攻击青玄祖炁。

  任鸿以及其他仙家看到这一幕,总算明白大道相为何难以确立。

  “新的大道相确立,必须冲击乃至修改当今的四大体系。因此会受到大道反噬,被当今体系碾压?”

  那么,如果不能凭借一己之力压服四大道相。就无法确立新的大道相?

  可当今四大道相彼此相互组合,已经涵盖宇宙运行的方方面面。青玄大道君就如同以己之力抵抗整个九天十地。

  这……这怎么成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