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女生频道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第542章:反抗

  言方泽跪着没有动,头低着。

  “生气呢?干嘛要生气,生气也是自己难受,错的又不是你。”夏千遇又踢了踢他,“起来啊,叫你你没听到啊?”

  “起来干嘛?他不是帮着外人吗?不是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吗?他不是说不让我起来吗?那我就不起来。”言方泽质气道。

  “你说傻你还真傻,你真不起来?”

  “不起。”

  看这人是真生气了,夏千遇叹气,“那咱们走吧。”

  “走?去哪?”

  “离家出走啊,他不是凶咱们吗?那咱们走,给他让地方好了。”夏千遇不以为意道,“你走不走啊?走我就去抱小遇,咱们三个一起走。”

  “走。”言方泽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来了气,站了起来,“我去抱小遇。”

  夏千遇点头,结果夏丰和小遇一起下来的。

  夏丰什么了没有问,夏千遇也没有说,三人带着小遇就开车走了,书房里言墨还在和童西说话。

  “这件事情是言家对不起你,好在没有发生什么事,还能挽回来,只是出了这事,就不能让你留在这里,你也不会留下,我会往你银行卡里打一百万,你拿着去创业做点什么,你既然出来了,也是不想再回去,在城里有了自己的事业,再将你父母接来养老。”言墨还给了承诺,“在这边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也不算是自己在外乡。”

  童西吸吸鼻子,“言先生,我不能要你的钱,我自己出去找份工作,能养我自己。”

  “就这么说定了,你父母让你过来找我,也是将你交给我,我怎么能让你在外面乱走,就这么说好了,我现在先让人带你去住处,我给你安排好了,你放心住在那里就行,房子到时也会过到你的名下。”

  童西这才弱弱的应下了,等言墨给宋中意打电话,带着童西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发现客厅里没有人了。

  他有不好的预感,不过童西还没有安排好,他只能先将心里的不踏实放到一旁,直到宋中意过来,带着童西走了,言墨才揉着额角去楼上。

  楼上也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影。

  言墨叹气,走进卧室,在床上躺了下来,一边掏手机去打电话,电话通了,不过马上就被挂断了。

  言墨笑了笑,不敢再打,他怕小女人关机,所以只能发微信,“生气了?我也是没有办法,童西这样的人不好处理,又是他父母让她来找我的,他父母是我的恩人,我能怎么办?只能让言方泽受点委屈,让童西心里平衡。”

  那边没有回信,言墨也没有指望,“带着小遇在外面,要注意安全,别再摔到了,西餐厅里又出了新菜,想吃的话可以去尝尝,原本今天打算带你过去,已经订好了位置,你若是顺路,就过去尝尝。”

  另一边,坐在车里的夏千遇看到言墨的信息,心里的不快淡了,“去西餐厅吃饭吧,听说有新菜了。”

  言方泽拒绝,“我脸肿成这样,不去。”

  “那就回住处吧,路过超市停下来买些吃的,我做给你们。”夏千遇顺着他。

  言方泽满意了。

  夏丰抱着小遇,安静的坐在一旁,言方泽现在肿着脸,这么狼狈,他们也知趣的不在惹。

  几个到了夏千遇原来的房子,之前上官宠一直住在这里,在出国之后就一直也没有回来,夏千遇到是和他打过几次电话,上官宠说要明年才回来,所以家里这边也就空了下来。

  三个人带着小遇回来,收拾屋子之后,言方泽一直呆躺在沙发上也不说话,夏千遇也没劝,在厨房里做饭,夏丰在一旁帮忙,小遇也想上来玩,还是夏千遇悄悄在女儿耳边说了几句,小遇这才跑到沙发那里去。

  小遇很乖的凑到言方泽的身边,“叔叔,我给你吹吹就不疼了。”

  言方泽对侄女做不到甩脸,“叔叔不疼。”

  小遇摇头,“叔叔疼的。”

  言方泽的鼻子一酸,“好,那小遇帮叔叔吹吹吧。”

  小遇就轻轻的吹着,夏千遇看了之后笑了,等饭菜做好的时候,言方泽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

  坐在桌上,言方泽并没有胃口,好在小遇一直往他碗里夹菜,他才吃了些东西,可小遇毕竟是孩子,夹了几次之后,就自顾的吃了起来,哪里还顾得上别人。

  夏千遇拍了拍女儿的头,看向言方泽,“伤心也要吃饱了才有力气伤心,为你做了一桌子的菜,你怎么也要多吃点。其实我明白你大哥是什么用意,童西那种看着本份的人,真要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你大哥也没完和她父母交代,所以才对你下狠手,这样童西安抚住了,事情也就解决了一大半。”

  “你站在他那边?”言方泽看她。

  夏千遇道,“我只是就事论事,并不是站在他那边,也是我看走了眼,我怎么也想不到童西这么老实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我问过医生,她头上的包是她自己撞出来的,这样的心思好在发现了,不然一直留在身边,真不知道日后会出什么样的事。”

  夏千遇一阵后怕。

  听了她这番话,言方泽不说话了,他只是低着头默默的吃饭,夏丰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递到夏千遇的身前。

  夏千遇拿过来,看到内容后,直接不快的回了一句发回去。

  里面正是言墨问夏丰他们在哪里,夏千遇回的是不知道,然后关机。

  夏丰摇头。

  言方泽问,“我大哥?”

  夏千遇点头,“问我们在哪,我回说不知道。”

  言方泽不语。

  夏千遇以为他是自责了,便道,“和你没有关系,你大哥的想法我是赞同,可他这样做很不对,打人哪有往脸上打的,再说你又没有错,童西这样的人放过她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你说我大哥能不能就是放纵让她这样做?”言方泽突然问。

  夏千遇愣住了,“不会吧?”

  若真是这样,那言墨这一招捧杀可够狠的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